搜索此博客

2018年7月17日星期二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机,只把事先准备好的想要说的话都说了,也不管记者提的是什么问题,呵呵!


我对英语不大擅长,基本没听懂什么,大家可以自己去看一看(美国之音在YOUTUBE上直播)。

 
——————————————
2018716日星期一 2350左右

2018年7月16日星期一

毁人名节 雷霆震怒——终于知道他们会遭这种报应


通过搞一场文化大革命,中华传统道德的经典,被共产党有目的、系统性的破坏了。尤其是,损德会遭到哪些具体的报应,这方面的法则和实例,几乎都被毁掉了。说实在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造谣者应该遭雷劈死(这一具体记载,见下文《毁人名节 雷霆震怒》)。那我就明白了,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和渣爹就会遭雷劈这种恶报吧!


信谣而仇恨、敌视好人也损德,更不用说传谣,那更是损德。造谣者间接害众人。

 
潘晶和渣爹明明知道我没结婚、没生育过、非常正派,他们还要在身边带着孩子在小区里进进出出、在这个地方招摇过市,给众人看,十五年多之久,毁我清誉?我对此提出意见,渣爹对我说“没用你养啊,都是我们养啊”,我当时给他指出“你们养的可是你们自己的孩子啊!你们可没给我养孩子啊!……”,渣爹自知理亏,连说“是!是!……”,其实渣爹心里很清楚:我本人没有孩子——我从来没生过孩子,因为我很正派,因此我也没有生活负担。



潘晶和渣爹日常带在身边的、招摇过市的杂种孙子,他们对我讲这个孩子的来源:潘晶的独子(流氓渣子王明海)跟一个“小姐”所生。这样的说法能给我造成一种错觉——这孩子跟你(指我)没关系;就是让我闭嘴不提这个孩子,众人只能听到他们说什么;至于他们背着我,跟众人说这个孩子是谁生的、跟我有没有关系什么的,我都无法知道,也无法反驳。其实,潘晶一手安排那个“小姐”住院和分娩的相关事宜,潘晶自己很清楚这孩子是谁生的,渣爹也都知道。
 

至于他们是不是专门花钱雇佣“小姐”给王明海生孩子,我可不知道;生这个孩子的目的是不是诬陷:王明海占过我便宜还致使我生过孩子,或者如文中所描绘的无中生有、捏造“通奸淫私”,这我也不大清楚。但是如果他们没有毁谤我这个好人的目的,怎么会雇佣“小姐”生孩子呢?只不过,本地警察(谷都派出所)半夜到我家里来砸门、(企图)强奸我那一天,我跳窗逃生了,他们没法把上述造谣坐实!神保佑我躲过实际的损害!他们的毁谤永远是毁谤!

 
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我住自己的房,花自己的钱。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但是我现在知道了,他们会遭雷劈!

 

《毁人名节 雷霆震怒》(转)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0109日讯】李叔卿,做官清廉谨慎,却遭到同事孙岩的嫉妒
孙岩为了
毁谤李叔卿,竟然散播谣言,对众人说:〝李叔卿这人空有其名,在我看来,猪狗不如。〞

众人问此话怎说,孙岩便无中生有,竟然捏造说:〝李叔卿的妻妹和男人有通奸淫私,这还怎么再做人呀?〞这个谣言一出,传得到处纷纷扬扬。

李叔卿听说后,想问妻妹,又不便开口;想辨明说清,又不便出口说这种事,不明不白受此谤辱,愤恚难当,结果郁愤而死。

他的妻妹听到了此谣言,也大为惊讶痛恨,无端蒙此羞辱与不白之冤,上吊自尽而亡。

在两人死后,不到几天,雷雨异常猛烈。

孙岩被雷电缠托到李叔卿的家门前,活活被雷击死。孙岩的尸体下葬之后,天空又放雷电,葬土和棺木再度地被雷劈开,坟墓被击塌,尸体暴露野外

只因一念
嫉妒,竟造谣毁人清誉、谤人名节、害人性命,实在是罪恶深重。

孙岩以一张嘴害了两个人的名节和生命,但报应如山,上天降此重报,孙岩也因此以一个身体两次被天雷击身,正是恶有恶报。

世人当引为戒镜,切莫心生嫉妒、造谣惑众、毁谤他人。




 


附:

 
《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警察半夜砸门也无法强奸受害人(女),因为受害人跳窗逃生了》


 

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

卧底的警察隔着两层楼,与楼上的受害人对骂!楼上的受害人太善良:要不然你们警察家里早被垃圾埋了


这楼里住了几十户人家,怎么我在自己家里厨房里大声一骂就是骂你们家了呢?我家住4楼,他家住2楼(指2楼住的一家卧底警察)。正常居民谁没事盯着两层楼以上的别人家吗?你还回嘴与我对骂?你们(卧底警察)暴露的还不彻底吗?你们有什么资格骂受害人(指我),没有我受难,哪有你们的狗粮?!

 
我家厨房窗户斜对着楼下他家的大平台,他们抬头能看见我——只要我在厨房窗前、水槽处做家务。


我如果早上6点进厨房,他家6点晾衣服;我7点进厨房,他家7点晾衣服;我11点进厨房,他家11点晾衣服;我下午3点进厨房,他家下午3点晾衣服;我下午6点进厨房,他家下午6点晾衣服。每天每次都这么“碰巧”?他们家人主要是装作晾衣服,往楼上看我一眼——把巫术(邪法)打到我身上。

 
你卧底警察家住在我家楼下啊,还是宽出来的大平台上啊!说实在的,我是不坏,我太善良,要不然你们警察家早就被垃圾埋了!你还怎么损德害人啊?或者,我不用到处找垃圾埋你们;给你们弄几方土从楼上倒下去,给你来个活埋!或者弄点水泥砂浆浇下去,给你来个死膛的!要不然,现在流行泼墨吗?墨汁还没有实名制吧?我多买它一些墨汁,没事就从楼上给你家浇一点,你还怎么搞巫术害人啊?。

 
就是你们警察不要脸嘛,我太善良、想不到去害流氓啊!楼上住的所有人家都太善良、想不到去害流氓啊!中国人都太善良、想不到去害流氓啊!把共产党流氓给惯坏了!——流氓吃着狗粮、骑在人民头上拉屎了啊!

 
有人说了,那卧底特务住在你家楼上多好,住在你受害人的头上,压住你,显示政府的权威吗?还不行!“巫术警察”必须看见受害人,才能把“巫术”打到我身上,离我太远不行,他妈嗯没有遥控功能,看不见我不行,巫术打不到我身上;就算是监视,也需要随时能看见受害人。住在我楼上哪能看见我呀!从上面看下来的角度,你们试试,肯定被楼板都挡住受害人了。所以他们只能住在我楼下,还得有角度(比如宽出来的大平台上),垂直楼下还不行,看不见我不行。


警察当初暗中安排这样的住房位置也是有目的的。我家买房的时候地点不是我选的,渣爹强行“帮”安排的,现在看来渣爹和渣警早就勾结,他们背着我早就反复揣摩过很多小区的地形了,最后选中这个小区的这个位置,把我强制安排在这个位置上,因为这个位置对于他们迫害我最“有利”。注意,他们不需要问我同意不同意,反正我的钱也不给我本人,都是他们吞了——用我的钱给我买房,他们说了算。

 
警察毕竟是流氓渣子啊!看看他们安排的,大家说一说,好人真都没有办法吗?

 


附:

⒈《“渣警”常年、大批量向我家里输送蚊子》


 

⒉《见谁都鞠躬(认罪):警察遭恶报了》


 

警察偷偷开锁、非法入室,拧坏了我家节能灯(大概是为了拆卸里面预装的窃听器)


今天晚上我开灯不久,节能灯就坏了,没人动它肯定不会坏。

 
根据我的经验,我今天下午出去买菜以后(家里就没人了),渣子警察开锁,非法入室进入我家里,至于渣警们是来拆卸窃听器还是来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是需要动卧室灯的。但是我家的卧室灯座和天花连接的缝隙,我不久前刚刚堵过了,他们如果打破这些堵塞料,那我一回家就会发现的,所以他们不能动上头(灯座),只能把灯给拧下来。


但是警察们毕竟是社会渣子,不懂爱惜东西,又是受害人(指我)家里的东西,不是他们自己家的东西;渣警们又着急,怕被回家的我撞见吧,因为我只是去买菜嘛,很快就会回家的,渣警们知道他们的时间很少,就下了死手想要快点做完。


渣警们下了多大力气啊,灯座上用来罩住螺纹的一个白色的塑胶圈都给拔下来了(这塑胶圈本来跟灯座是连在一起的啊),他们看错了地方,以为是从那里拔出来的。发觉错了以后,又去拧灯上的U形管(这种节能灯也有螺旋状的,我买的时候只有U形的,也就买了这个了),就把灯给拧坏了。

 
渣警们当时也没有办法了,如果把这个“白圈”扔掉,那也会被我发现了——少了一个小部件,那肯定有人动过这个灯了。所以,当时他们就只能把这个“圈”放在灯的上头,将就着把“灯”和“圈”一起都拧上去。等到我晚上开灯以后、发觉灯坏了以后,才能发觉这个圈也掉下来了,是放在上头的。渣警们是想制造一种“假象”——这个圈自己掉下来的,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没人动,灯座在棚上,灯座上的小配件自己就能掉下来吗?谁一想这个事都会觉得不可能的!就是渣警(非法)入室犯罪!

 
有一个可能,我不久前堵塞灯座和天花之间的缝隙以后,他们装在里面的窃听器(或监视器)被堵住了,不能正常窃听了,渣警们着急了,过来拆卸“执法器材”了?但是他们用力过猛,搞坏了我家的灯(如前所述)。


非法入室、进入我家的只可能是两个地方来的:派出所的,或居委会的。警察当然能肆意开锁。但是,我家一扇门上两把锁呢,要两把锁同时打开才能把这扇门打开,一般的贼很难打开我家的门。


居委会也损德——监视民众,有些物业公司所有雇员都是居委会派来的,吃狗粮、蹲守在每一个小区(非法)监控民众。也可能他们(居委会)雇佣了专门的锁匠,两个锁匠同时开锁,才打开了我家的门,因为我堵住灯座缝也有很多天了,他们才来“处理后事”,也是看见我家的门难开吧?!他们也想了很多天,才付诸“行动”的。


怪不得我今天下午回家时,那个保安班长到小区门口来监视我一下,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因为做坏事,心虚了!我走到家门口时,旁边邻居403的两个卧底“渣女”都出来——装作出门,实际是监视我,也都是因为他们做贼心虚吧!

 
我还想到一个细节,渣爹在我装修房子,连我用什么建材都要管?!房子哪里用白水泥,哪里用腻子粉,在哪些地方买什么样的材料,等等事情吧,渣爹都要决定,我这么多年都觉得很奇怪,其实有些缝隙用什么材料堵住都是可以的,没有严格的规定啊!现在看来就是渣爹在“收集情报”!渣爹跟渣警互相勾结了,他们要偷偷的到我家里来安装、拆卸窃听设备等,弄完了还要补回原样的!这就要求使用一些与原来同样的材料,他们事先必须知道、备货(跟我买一样的材料);而如果我自己决定用什么材料,他们不知道我具体用的是什么材料、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买的,就可能无法备货!!!就可能补的不像原样,就可能暴露渣警们的窃听我的犯罪行为,这次我就明白了。


从这个角度入手考虑,从时间上观察,渣爹这十几年,甚至更长期,一直都在勾结渣警、蓄意迫害我的,不是警察出来绑架我时(2013年开始),才临时勾结的,他们迫害我是有系统安排的——锁定目标、长期(秘密)迫害的。

 
但是我与渣爹断绝父女关系以后(20171014日,全文见附),不许渣爹再来往了,渣爹也无法获取我的一些日常信息了,我这次堵住缝隙用的材料也跟过去不一样,渣警们来了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动我家东西;不得不动的时候还露马脚了。(见前述)

 
看来,我断绝父女关系,对我的安全有利!

 

附:

《【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

见谁都鞠躬(认罪):警察遭恶报了


斜对着我家窗户的楼下(2楼)住着一家渣警:老两口和儿子媳妇一对小夫妻(也可能是女儿女婿?我不大清楚,反正是年轻的),还带一个小孙子。据我观察这一家五口没有一个好人。

 
老头子弯腰90度:见谁都鞠躬(认罪)。他不损德能遭这么大报应?他搞巫术常年向我家输送蚊子、干扰睡眠,我经常是一夜都休息不了。(详见附1)因为他养蚊子,所以怕下雨,所以他也有巫术阻雨。我们这里是南方本来是多雨滋润的地方,就是他要搞巫术,为了害我也害了这个地方,我们这个小地方一到夏天就闷热无雨,让这里的老百姓都要承受闷热的天气,怪不得,他弯腰90度,见谁都鞠躬(认罪)呢!

 
老太太经常躲在柱子后面“念咒”,具体起什么作用,我不大清楚。

 
其实他家的儿子我也能看见,我刚一看见他家儿子就觉得也不知道哪里怪怪的,仔细看呢还没发现异常。我现在猛的明白了,哎!他儿子总是拔着腰板!!!呵呵!正常人平时是放松的,至少,你总有放松的一刻,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笔挺的站着、坐着或走路,他儿子不是,不论我什么时候看见他,他总是那么拔着腰板。也是他知道自己那渣爹是遭恶报的——见谁都鞠躬,所以他刻意拔着腰板生活。

 
他家儿媳妇一只眼睛瞎了,有没有全瞎,我不大清楚,反正她那只眼睛,谁一看见都知道是“玻璃花”。

 
他家小孙子,现在也就2-3岁吧,射天!射天!射天!2-3岁的孩子就懂射天了,这孩子先天带仇恨降生到人世间的吧。那天下雨,我看了一下窗外,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我看见他家孙子正在打平台上拿一把长雨伞当作枪,向天上瞄准呢!下雨怕什么,下雨很正常呀,正常孩子能这样吗?下点雨就把老天爷射死?这孩子的生命来源不善,他长大了能是什么好人啊?(见附2

 
不论他们家是不是编制内的警察,有几个吃狗粮的——有稳定的狗粮收入的;他们的情报支持、资金支持、人员支持等都是来自警察系统;锁定目标的受害人(比如我)也是公安(或国安)警察系统根据国家的迫害政策来确定的。

 
所以,他见谁都鞠躬(认罪)就是警察损德遭恶报的例证。也可以说,他们全家都遭报应了,可能殃及祖宗了!但是,他们也没有悔改的意愿,还在不停的损德,他们每天麻木的干着害人损德的事情,好像他们不害人,他们就不会生活了。这样的渣警还会遭更大的恶报吧,直至形神全灭!

 

附:


《“渣警”常年、大批量向我家里输送蚊子》


 

《有些孩子生了还不如不生呢!》


 

 

 

2018年7月9日星期一

“约会总统”特朗普快要跟英国女王见面了?!


据传,“约会总统”特朗普邀约英国女王了?!还是英国女王邀约“约会总统”特朗普?!谁知道呢。


英国女王全家都是纳粹党徒,这个事情在几年前已经在媒体上曝光过。(见附1)后来英国女王公开宣布退位。怎么她还在发挥作用?


特朗普最爱与一些不光彩的人见面:习近平,金正恩,普京。这次是英国女王。约会嘛,多少带点隐秘的色彩……。

 

附:


《英国女王全家都是纳粹党徒》


 

《美国总统特朗普缘何投入中共的怀抱?!》


 

《不忘初心=不忘画饼:特朗普已经学会画饼》


 

《为中共擦屁股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我妈是幸福的,我妈少吃二十年苦


我妈被害死时刚刚年满50岁,我记得那时葬礼司仪对我说“你妈少享了二十年福”。我当时真的一愣,这话……至少不善啊!好人能这么说话吗?他得有一颗心——恨不得我也跟我妈一样、早点死了的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便衣警察那样的流氓渣子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我家(指渣爹家)的亲戚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我周围的卧底的渣警还真不少呢!连“亲戚”都被收买和吸收去吃狗粮了。

 
我妈少吃二十年苦——我妈是幸福的。


从我妈被害死(1995年)到现在,中共的制度没有变,在这套制度里好人能好吗?怎么干也不富,没被当成维稳对象反复迫害就不错了。我妈这样的好人在这套制度里能享什么福啊?这是从大的形势上讲。


再看一看,在这二十年中我遭受的迫害,如果我妈活着,哪一次我遭受任何形式的“国家迫害”,我妈能不操心?这苦吃大了啊!大学毕业不让我工作,6年后又让我工作了,但是强制我失业十几二十次,我全国找工作、走到哪里都能找到我、找不到借口也要强制我失业——经济截断式的迫害。警察是全国联网的嘛,而且警察在暗、我在明,我根本不知道谁在害我。——秘密国家迫害!(我是专业翻译,如果没有这么多警察害我,我当然能活的很好了,见附2。)


除了暴力威胁(绑架、半夜砸门等),还有纠缠骚扰:脑控迫害、窃听、监视、跟踪、投毒、破坏日常生活、破坏家庭物品;强制失业十几二十次。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想方设法迫害好人,瓜分受害人财富、瓜分维稳费!渣爹、渣警互相利用,在枪口的背后,暗算受害人,妄图永远暗算好人(直至害死)。

 
好在,上述这一切,我妈都没看见,也不吃这个苦了!而我在受迫害过程中展现出的大善大忍的光辉,我妈在天上可看的清楚呢!

 

附:


我妈是幸福的,因为有我陪她走到最后


 

受害人懂几国外语:中国人收入的90%被吞的真相




 

2018年7月8日星期日

老百姓对“贸易战”什么的不感兴趣!老百姓只对“割地”感兴趣!


每个中国人都想让自己这个省,先被割出去!

争相摆条件,证明自己这个省(适合先被割出去)!

哈哈!老百姓终于看见一线希望……?!

 

还不能像李鸿章那么笨!

那个租期多签他个几百年,不行吗?

 

 

网络图片(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

2018年6月29日星期五

为中共擦屁股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又要为中共擦屁股了——会见普京,他上一次(为中共)擦屁股——会见金正恩。

 
特朗普会见金正恩的结果有多糟糕,大家都知道。“特金会”落实的是中国长期呼吁的“双暂停”倡议: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而不是美国主张的“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的弃核原则。又实现了金氏王朝几代人的夙愿:与美国平起平坐,让政权“合法性”得到国际认证。


吞并克里米亚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际社会臭不可闻。几年都没有出国访问过,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国家愿意邀请他!普京已经成为无法走出国门的总统!特朗普此时会见普京,就是帮助普京摆脱这绝境,帮助普京实现出国“零的突破”!也将证明侵略者的“合法性”获得国际认证!


这擦屁股的工作都让美国总统特朗普给做了!


“特金会”后我们不知道韩国怎么想?台湾怎么想?那么,“特普会”后我们不知道乌克兰会怎么想,特朗普把美国的盟友放在眼里了吗?

 
共产主义的邪恶中心已经转移到中国来了。俄罗斯再也不是“老大哥”,而是堕落为和朝鲜一个级别的中共走狗了。中共就操控这些残存的共产穷国到处“拉屎”:金正恩玩弄核武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等等。

 
中共给特朗普安排的都是擦屁股的“工作”!关于美国总统投入中共怀抱的个人原因我已经写过(见附1)。

 


附:

《美国总统特朗普缘何投入中共的怀抱?!》


 

《不忘初心=不忘画饼:特朗普已经学会画饼》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