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

枪口下的救赎


如果,警察绑架我时,我爸也在附近,躲在某一部车里、或者躲在某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如果,我被警察抬上警车进入派出所、被关进密室时,我爸也跟进派出所、与警察在监视器里观察我。我在明,我爸在暗——父女双方都在场,就等于警察为我们家“调解家庭矛盾”?只不过我爸是自愿去(派出所),而我是被绑架进去的。警察大白天在大街上公开绑架我、4个“缺德警察”公然把我抬上警车的犯罪行为就可以被扭曲成“求派出所介入、调解家庭矛盾”了?

怪不得那天,在派出所密室里,我刚一开始喊“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来了,谷都派出所不要脸”,派出所的所长立刻就像一阵风一样,打开门、把我释放了,因为“缺德警察”再也无法诬陷“矛盾的双方自愿来派出所调解家庭矛盾”了。警察心里是很清楚的,根本不需要询问受害人(指我)任何问题。(谷都派出所“缺德警察”绑架我的具体犯罪事实和详细过程见附1

父母(或一方)在场的绑架也是绑架,警察实施的犯罪也是犯罪。谁绑架谁是罪,谁犯罪谁负责。(我爸郭德源,下称“缺德爹”,个人信息见附,)。

如果,警察半夜到我家里来砸门、暴力入室时(非法入侵公民住宅罪),“缺德爹”也在附近,躲在楼下、或者躲在某一层楼梯上,反正是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还能算是我们家父女双方都在场——我在明,“缺德爹”在暗,谁求警察半夜到我家来“暴力调解”家庭矛盾?

警察半夜砸门那天,虽然我跳窗逃生、逃到邻居家,还是被“缺德警察”搜索到,绑架到派出所密室里。我被强制关押派出所密室时,“缺德爹”也跟着去派出所,在监视器里观察我!这也算我们父女双方都在场?“暴力、强制调解”家庭矛盾?

我请问我家有什么样的矛盾需要这样的暴力调解、迫害式调解?往死里调解我?

如此一来,不论绑架我多少次,关押我多少次,都是强制调节家庭矛盾,只要有“缺德爹”配合(签字等),警察就能暴力绑架我、非法关押我,多少次绑架、关押都不算犯罪?都算强制调解,直至把受害人(指我)害死,就算警察完成“调解”了?

只是“缺德警察”没法把我送进正规监狱,因为没有受害人,根本构不成犯罪,“缺德警察”也没办法去法院控告受害人(指我),他们只能强制把我送进精神病院,还被拒收了,人家一看我就是正常人嘛!(我已亲身经历过)。

“缺德警察”的暴力威胁、纠缠骚扰,伴随了我的整个前半生。除了暴力威胁(绑架、半夜砸门等),还有纠缠骚扰:脑控迫害、窃听、监视、跟踪、投毒、破坏日常生活、破坏家庭物品;强制失业十几二十次(经济截断式的迫害)——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想方设法迫害好人,瓜分受害人财富、瓜分维稳费!勾结了“缺德爹”的“缺德警察”在枪口的背后,暗算受害人,妄图永远暗算好人(直至害死)。

我于20171014日断绝父女关系(《断绝父女关系声明》全文见附3)。

精神病还会断绝父女关系吗?会断绝父女关系的还能叫做精神病吗?精神病的谣言不攻自破了!没有精神病的成年人还需要“监护人”吗?无法独立生活的人,还能主动断绝父女关系吗?这个谣言也不攻自破了!一个独立生活的成年人还需要“监护人”吗?不论你们给我造过多少谣,都不攻自破了。你“缺德爹”连我的生活都无权干涉!你“缺德爹”还有什么“身份”去勾结“国家暴力机器”?!

断绝父女关系对我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只要我一公开宣布就行了,我不会失去任何东西,我本来就是住自己的房、花自己的钱,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然而我由此可以摆脱一切“捆绑”。


也许,我为救赎他们的灵魂而来,我的存在就有意义:就在给他们表态得救的机缘和时间。为了他们的生命能够保留下来,我在中共的枪口之下承受巨大!像“缺德警察”、“缺德爹”这样的人,你还想让神派谁来救他们?也许,神就是安排我来这样救他们,派我来做最后的挽救——枪口下的救赎。


附:
1、《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4、《如果我有枪,恶警们还敢到家里来绑架我吗?》


附:个人信息:

郭德源:生父,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我(3次)、劫持到精神病院。 

潘晶: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

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商委系统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女干部也是这样吧!这是组织行为?真让人恶心!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3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我妈是幸福的,因为有我陪她走到最后


一些人对我说过“你没妈”、“你缺少母爱”、“没人真心爱护你,你有事的时候也没人真心帮你”……。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出,他们最看重的是我遭受的迫害!这也是他们道德水准低下的真实体现。

我的安全就是我妈的幸福,在我成长的岁月里不要说我被迫害致死了,就是我出一点什么事,我妈都没法活了;可是,我从小到大的20年里就是一点什么事都没出,平平安安的考上大学,直到陪我妈走完最后一段人生之路。

在至亲的人中间,先走的那一个才是幸福的,因为有亲人送他。我妈是幸福的,还因为有我陪她走到最后。有最亲、最爱的女儿、也是最知心的好朋友,在身边陪伴着自己走完最后的一段人生之路,这是有钱也买不来的“人生福分”。哪个人敢说自己永远没有死的那一天,他就可以不看重这一点。单从这一点上看,我妈也是幸福的。更不用说我妈走后,还有一个好去处!

只要我妈走的好、走的放心,我承受一点也很值得了。我妈在天有灵,会为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的。神的保佑,把我妈和我生命中的苦难都升华成了彼此的幸福,这就是天赐洪福吧!!!

我已经知道有卧底监视过我的特务,(与我同龄的)已经遭报应、早死了。她妈死的时候能跟我妈比吗?到她妈死的时候,想着自己早死的女儿已在地狱里受刑,那是怎么样一种死法?!还有的特务得恶病、怪病、邪病,他们本人都没法再来见我了,他们的妈死的时候能跟我妈比吗?!

恶意祸害别人家孩子的人,他自己的孩子会变得很差,这也是一种报应吧。(见附1)后妈潘晶的儿子王明海——流氓渣子(小学也没毕业),酗酒至酒精中毒,还在酗酒,什么在强制他害自己?这就叫“作死”吧!由于损德、业力大,王明海的外观,严重变形,眼睛外凸,大肚皮都能掉到脚面上,一看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它造出的两个弱智孩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潘晶到死都要看着这些败类儿孙,潘晶是怎么样一种死法?!(王明海和弱智孩子或许遭报应、早死)

还有报应在孩子身上的,有些孩子一出生就带有“先天疾病”,有的孩子变成败类,也都是报应吧。

那些害死我妈的,迫害我二十多年的警察们、脑控特工们,还有帮助他们、参与迫害过我的“亲朋好友”们,大体都是各种遭报应的命运。他们妈死的时候能跟我妈比吗?现在我与没救的生父断绝父女关系了,我爸死的时候能跟我妈比吗?(见附2)他们已经没有这样的“人生福分”了。

共产党能保你不死吗?共产党能保你不生病吗?共产党说没有报应,就真的没有报应了吗?到你遭报应的时候,共产党能保你什么?共产党最喜欢这样的人,做坏事不怕遭报应!共产党培养了一大批这样的道德低下的人——缺德党徒,他们只想怎么迫害别人,从来不考虑一下他们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附:
1、【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2、《遭遇谋杀》——1987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我与生父断绝父女关系!

我是唯一婚生女儿。生父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1992年被工作单位除名,现藏匿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生母郭玉兰(已被杀害,1995年),身份证号码:23010319441006094,生前工作单位:哈尔滨市第七医院(哈尔滨市太平区南直路),主管药师。

郭德源:我不欠你什么。你吞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所有勾结郭德源、后妈潘晶(姘头转正,共产党烂逼书记)做出的对我本人的损害、迫害的犯罪后果,由犯罪者负责。
(2017年10月14日)


附:个人信息:

郭德源:生父,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我(3次)、劫持到精神病院。 

潘晶: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

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商委系统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女干部也是这样吧!这是组织行为?真让人恶心!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3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



照片说明(共2张):

1、生父郭德源(2009年拍)



2、后妈潘晶和她的杂种孙子(用来诬陷本人,已经被揭露的,2009年拍)







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习近平的政治失败——从“二会”到“三会”:现有的政治制度已经不再支持习近平了


今年“二会”前,中纪委先开一次全会,即,在正式开会之前增加了一次“会前会”,“二会”变“三会”了。目的是什么呢?怕通不过呗,怕“中纪委工作报告”会被很多代表否定,所以先开一个“会前会”,让一些领导人先同意,再拿着这个“同意”去压制全体代表,谁再不给通过就是不尊重领导意见了、就是不遵守组织纪律了?!那我就奇怪了,如果“会前会”同意的东西,大会就必须同意,那还开大会干什么?只开“会前会”就行了呗;如果,不论“会前会”同意或不同意,都需要大会最终表决,那还提前开个“会前会”干什么?直接开大会就行了呗?!

在我的印象里,围绕这个代表名单,一些关键的人物落选曾经在公众中引发揣测。当时还以为习近平布好局了,万无一失了。其实恰恰相反,被媒体上曝光的落选的几个关键人物是少数,留在名单里的多数代表都不是习近平的人,大家也都不支持习近平。如果这个“报告”拿到大会上能全票通过(或者能做到高票通过),如果习有这个把握,也就不存在用少数领导的“同意”压制其他代表也“同意”的问题了。他也不会费力搞这个“会前会”了吧!换句话说,现有的政治制度不支持习近平,而正是这套制度把他选上台的呀!仅仅是5年前,就是这样的“二会”把习近平确定为最高领导人的呀!现在,连这套制度都不再支持他了,这还不算是其政治上的失败吗?

一个本质上的原因,习近平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江泽民血债集团》的接班人,而不是过去在媒体上宣传的“各派折中的结果”。5年前很多妥协过的人,不再妥协了,即不再认同他的身份是“各派折中的结果”了,人家还会觉得当初自己是被欺骗了才同意他、支持他的。(详见附12)。而习本人在台上5年中为江的血债斩草除根的种种行为,大家也都逐渐看出来了。

习近平的外交失败,简直无法形容,领着戏子老婆到处撒钱,还不受欢迎。逼得韩国彻底倒向美国一边;逼得台湾人民彻底绝望,选择台独领导人上台。习近平不但没有任何办法,一味的强硬,反而让韩台越走越近了,我的天呀!这不等于让自己(中共)越来越孤立了吗?从没见过在外交上如此失败的领导人。

5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习近平只想把住朝鲜这一张牌,一旦朝鲜开战他就不用下台了。(见附3)被揭露了以后,这张牌也失效了。就算按照习近平的如意算盘,美国真的对朝鲜开战以后,你中国再宣布参战也有一定程序的,也不是一天之内你想参战就参战的,我看时机早已过去了。

习在9月急于出书,也是担心自己没有下届了!习是在利用自己在台上的最后时光,完成政治任务吧!——帮江泽民解妒嫉之恨。其实还是为着他真实身份所附带的真实目的——为《江泽民血债集团》服务。(见附4

中国共产党最强调的经济,在习近平手里已经快要被搞死了。应该说破坏经济不是习的根本目的,习是为了在经济上截断受害人群体,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斩草除根——饿死受害人群体,所以习在不断的高喊经济改革的同时,在实际做法上却是不断的限制经济、把经济往死里搞(详见附5)。如果连搞经济这点“共识”都抛弃的话,我不知道共产党还能靠什么糊弄民众?!

鉴于上述诸多原因,人们对习王(岐山)的所谓“反腐运动”的真相——只是清除薄熙来的人,看的也比较清楚了,所有腐败落马的都是涉薄的!其他派的人根本打不动(在附2里已经分析过),那这样的“工作报告”还能被通过吗?习迫不得已在二会前增加了一次“会前会”,“二会”变“三会”是习在政治上的垂死挣扎!



附:

1、《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的延续: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是《江泽民集团》继位之争》

2、《习近平《江泽民血债集团》继任者的真实身份暴露:习近平资源耗尽》

3、《习近平的“救命稻草”——朝鲜开战》

4、《习近平急于出书的目的是帮江泽民解恨,他的书永远也战不胜《转法轮》》

5、《习近平搞的什么经济?限制经济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整人害人!》





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

习近平搞的什么经济?限制经济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整人害人!


经济是人类社会的客观存在,按照经济规律在发展着。经济不存在改革的问题,只要你不限制经济,经济它自己就发展起来了。所以只有专制国家才有“经济改革”的说法,其本质是“放宽”、取消限制(经济)。世界上多数国家里没有“经济改革”的概念,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限制过经济,其经济本来就是自由发展的状态,因此,也不存在取消从来没有过的“限制”的问题。

习近平大喊“经济改革”,推出1660条的庞大“经济改革计划”;实际的措施却都是在“限制经济”,举两个例子吧,第一个,根据公开信息,中国目前已有3000多家国企把加强党组织建设列入公司的章程,习近平的这个政策的重心在于加强党对国企的领导,而不是提高国企绩效。第二个,习计划里最强调的“供给侧改革”,这个“假改革”完全抛弃了市场机制,而是直接通过国家干预、行政规定、国家给各省直接下达的指标来完成的。这两个政策都是非常明显的“反改革”政策。

自相矛盾吗?如果从本质上和其真实目的来看,就会觉得“恍然大悟”了。这些“反改革”的本质是——限制(经济),如果这样限制下去,到最后不是把经济搞死了吗?对!饿死——这是习近平的真实目的。

习近平想饿死哪个人?哪些人?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集团的接班人,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我以前分析过,详见附链接);习近平做的就是为江泽民的血债斩草除根——灭种式镇压法轮功,这就是他限制经济、最终想要饿死的人群。大法弟子在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都有,你习近平怎么能杀绝他们呢?

为了在整个社会经济中强推“饿死政策”,即,各行各业都要辞退法轮功人员,停发、少发退休金,收回所居住房,没收财产,冻结银行存款,强令各单位为监控法轮功人员,安排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这就是“加强党对国企的领导”背后的真实目的,谁不执行迫害任务,单位同事停发奖金,单位领导停止晋升,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胁迫各行各业统一行动整人害人。表现的看起来就是限制经济了、削弱经济改革了,好象自相矛盾了,其实是对其真实目的不了解。

请注意,是共产党限制经济,不是法轮功限制经济。法轮功从没掌权,不可能推出任何政策;是共产党镇压法轮功,而不是法轮功镇压共产党;法轮功也没做过任何对中国不利的事情。共产党为了镇压法轮功,不惜限制经济、搞死经济,让更多的人跟着倒霉。其实共产党完全可以不镇压法轮功呀,法轮功很好,全世界都在炼,世界各国也没有为了法轮功而限制经济呀!

习近平的这套做法不是先例,毛泽东以前用过的。那时候是政府完全控制经济,毛泽东搞文革时,全国各行各业都要拥护文革,谁不拥护整人、害人的文革,谁就会也被划成“敌人”,也被饿死,不就是这个做法吗?如果任由习近平在限制经济这条路上走下去,就会走回那条老路上去!

换句话说,限制经济的唯一目的——整人害人,没有整人害人的目的,就没必要限制经济!大家都自由的赚钱多好!最近听说习近平想恢复“主席制”,那不就是恢复毛制吗?像毛一样更大范围的整人害人,每次整5%的中国人,到最后100%的中国人都被整被害!习近平敢于“遗臭万年”!

有人说习近平在台上这几年时间里也做了一些事呀!那他上台还能一点正经事都不做吗?社会上很多事情已经到了非做不可的地步了,他在其中选择了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做了,还可以起到麻痹大众、掩盖真相的作用嘛。

习近平这么一限制经济了以后呢,可把“吃狗粮的”给乐坏了,好人赚钱都那么难,他们还能有稳定的“狗粮收入”,他们更加卖力镇压法轮功了,为了狗粮也要主动去仇恨法轮功了!把整人、害人当成工作来做、当成生财之道了!这个现实,大家都看得出来!



附:

1、《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的延续: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是《江泽民集团》继位之争》

2、《习近平《江泽民血债集团》继任者的真实身份暴露:习近平资源耗尽》

3、《习近平的“救命稻草”——朝鲜开战》

4、《习近平急于出书的目的是帮江泽民解恨,他的书永远也战不胜《转法轮》》





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面对警察骚扰时要强调自己的无辜性


从公开的报道中,很多大法弟子被警察骚扰和绑架时,比较强调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无罪,这个当然是对的,但是我认为如果强调自己的无辜性、不提到大法,讲真相的效果会更好。

我认为在与骚扰警察的反复诘问的回合中,要特别强调“我又没什么事”、“你(找我)有什么事?”,或者直接说“我出来买菜的”(或者提出一个日常活动)作为理由来强调,而不提大法。

那有的大法弟子说了,这不是一个给警察和周围群众讲真相的好机会吗?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不提大法?

不是这样的,原因有四。

1、你一提大法,在中国这个特定的环境里,有些受蒙蔽的群众,立刻把你划到政府对立面上去了,他立刻觉得警察的骚扰和迫害都是“对”的,是执行公务,是国家不叫练了。你反而把这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推出去了,谈不上救他了。

如果你说“我又没什么事”——言外之意,我是好人,你凭什么骚扰我,大众反而容易接受你这个人,他们会看警察怎么辩解、处理是否得当。如果警察说“你自己很清楚”对付你,你还可以说“你有什么证据,你有立案手续吗?”——你反过来当场质问警察。你甚至可以说“我没义务配合你(警察)”——这就很主动了。如果警察还赖着不走,你还是要把住“我又没什么事”反复讲,把握住时机去质问警察:“你们(警察)凭什么骚扰我?你们(警察)为了狗粮不要脸!”——这等于现场揭露警察的本质给群众看!而对于警察问你的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全部回避,不要给他们正面回答。

2、如果你一提到法轮功,一些不练功的群众就算不把你推到政府的对立面上去,他也会觉得跟自己没关系了,他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就算你被抓、被打、被冤判,他不会再关注你一个跟自己没关系的人。那这也等于漠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吗?也是对大法犯罪啊,而你当时的做法完全可以避免这些人对大法犯罪——先不提大法,只是把住“我又没什么事”……去讲。这样,人们就会认为是好人被“误解”、“骚扰”了——好人被冤枉这可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自古就是这样的。他们会回过头去看警察怎么辩解、处理是否得当?你又主动了……。

3、那我们大法弟子怎么能不讲真相、救人呢?这不是没做好吗?不是这个道理。如果这些人中间真有跟大法有缘的,师父还会给安排机缘的。真相以后还可以讲嘛,在平和的环境里也可以讲嘛,不一定非在自己受到骚扰、迫害的时候讲。如果你在很被动的情况下主动提到你是大法弟子,反而给群众一种印象——炼法轮功都会被迫害、被举报、被带走……,这样反而效果很差吗?

4、那对于来骚扰的警察,那他们平时也接触不到呀,这次不讲可能没机会救他们了?不是的,如果这个警察事先知道你是大法弟子,那他就是故意来害你了,这人没救了,你也不必要暴露自己、冒什么生命危险。如果他事先不知道,你当场一提到大法,那不是也把他推出去了吗?(与第1种情况类似)在保护自己的安全的情况下,可问警察的单位和联络方式等信息,等自己安全了再想办法救他(她)。


所以我认为在一些场合大法弟子不提大法,反而能保护大法形象,铺垫好世人得救的机缘!即,更理智、更好的救人。

2017年10月4日星期三

中秋节勿忘理智看待中国共产党


共产党在杀害我妈时,可没讲过亲情!也不考虑我能不能承受。

共产党在恶意强制我失业时,可没讲过人情!一点不在意我的感受,把我赶出来就行!

共产党在屠杀大学生时,可没讲过亲情!丝毫不考虑大学生的至亲能不能承受!

共产党在镇压法轮功时,可没讲过亲情!亲人不服的都被推到对立面上,进一步镇压!

善良的中国人,在中共的伪善宣传面前别糊涂!那是为了麻痹中国人,掩盖种种迫害罪行。

如果我妈还活着……
如果我还在上班……
如果大学生们都活到现在,成为中国最年富力强的栋梁阶层……
如果大家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个个都与人为善……

我们中国人还会受共产专制之苦吗?!


p.s.就是在今天,中共还用脑控武器攻击了我一整天,“脑控特工”们过节都不休息,加班迫害中国人!


祝全球华人中秋节快乐!

(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