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物业公司是共产党指派的“特务公司”:他们都是不公开的地下党员?!

 

华丰物业的保安队长张永龙公开说“我们这里都是共产党”!我听了一愣!我们这里是商品房小区,按照法律规定是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选聘物业公司,是业主付钱,雇佣来为业主服务的,怎么会是共产党指派呢?按照他的说法,物业公司是“特务公司”咯?!在物业公司上班的人都是不公开的地下党员?!张永龙这不是自我暴露了吗?

 

其实并不是张永龙有意要暴露自己和“特务公司”的本质,他在理屈词穷的情况下不得已把主子搬出来压制业主。我讲一下具体的过程。

 

今天(2017129日)我换了一个新的水龙头。这次,水龙头坏的不一般。其实水龙头把手上有一个螺丝,如果水龙头漏水,可以把这个螺丝拧开,把里面的阀门拧紧,大不了加一条“止水胶带”,水龙头还能用,不用把整个水龙头都换掉。我经常自己修水龙头。

 

这次,我也想这样修,但是我发现,这个螺丝被焊死了(或者粘死了),也就是有人到我家里来破坏了水龙头以后还把水龙头上的螺丝给焊死(或粘死)了,就是不许你修了,逼你换新的,以此造成受害人(指我)的经济损失、麻烦。能这样祸害人的可不是一般的贼,是有目的来的,门窗也没有被撬的痕迹,也没有失窃任何财物,就是专业的“便衣警察”损害居民利益,这一点是比较明显的。那没有物业的同意,卧底的“便衣警察”能来的了吗?所以给物业讲一下真相是完全必要的。

 

我就到物业公司的门口去讲了一下真相(物业公司照片和名称见附图):“我已经断绝父女关系,“狗特务”们还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迫害我?再迫害下去,就是你们自己损德、害人,你们明明白白在犯罪,必遭报应!”——我刚讲了这几句,前台的女孩子(现在看来是女特务、女地下党员)就进去把保安队长张永龙叫出来了,这是要“镇压”我吗?!我就继续对大家(也包括张永龙在内)讲:“我什么都不要跟亲爹断绝关系不行吗?精神病还会断绝父女关系吗?会断绝父女关系的还能叫做精神病吗?”、“你们还凭什么在这里迫害我呢?”张永龙实在无言以对了,就说“这里没有特务害你(指我),都是共产党”,我当时真的一愣,我刚刚讲过的话里并没有提到共产党呀!现在回看张永龙说的话,大概有两个用意,一个是,把主子(共产党)搬出来压制我、不叫我再讲下去;第二个是,他想说明他们做的事是共产党政府叫做的,以此增加其种种迫害行为的合法性?

 

我过了很多天,再去回忆这段对话时,猛然明白,张永龙说的是大实话呀!物业公司是共产党指派的“特务公司”:他们都是不公开的地下党员呀!

 

怪不得他们对待业主(居民,即,老百姓)的态度就像对待犯人一样!还用加密锁把楼门都锁上,居民回自己家要请保安给开门(详见附1),都是共产党撑腰叫他们做的呀!

 

这样的地下党员在纳粹德国叫做“盖世太保”(意:秘密国家警察),在中国叫做“便衣警察”。原本我只是看他们不像好人,种种事实也证明他们是有问题的,苦于没有证据,共产党也不能承认自己的地下党员(便衣警察)有组织的祸害老百姓了!这一次全都证实了!

 

我家里的所有家电几乎都被便衣警察故意破坏了:笔记本电脑坏掉两部,空调坏掉两部,冰箱,吹风机,电熨斗等,不一一列举了。空调被破坏后没有再买新的,以前写过详细过程(见附2)。

 

在这个小区里便衣警察(谷都派出所)的罪行:

 

【暴力威胁】多次绑架、半夜砸门等,暴力威胁好人(指我)

 

【纠缠骚扰】:脑控迫害、窃听、监视、跟踪、投毒、破坏日常生活、破坏家庭物品;强制失业十几二十次(经济截断式的迫害)——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想方设法迫害好人。瓜分受害人财富、瓜分维稳费!勾结了“缺德爹”的“缺德警察”在枪口的背后,暗算受害人,妄图永远暗算好人(直至害死)。

 

派出所介入“流氓式调节家庭矛盾”必定需要“缺德爹”配合(签字)等,“缺德警察”们才有“理由”暗中迫害好人,而不受法律制裁。现在我已断绝父女关系(声明见附),便衣警察“狗特务”们还有什么“理由”赖在我周围,围困、维持迫害?怎么骂也不要脸!怎么叫滚也不滚,便衣警察不要脸!(本地派出所,即,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

 

地下党员(便衣警察)总不能直接挂牌“特务公司”吧?!正经公司能随便让“便衣警察”使用自己的名义吗?我真的不知道“枫帆公司”有没有这样一个部门“华丰花园管理处”?(见附图)是便衣警察冒用“枫帆公司”的名义?但是“枫帆公司”让他们挂靠、使用自己的名义,那地下党员“便衣警察”们犯罪,“枫帆公司”也有连带责任,这里面有多肮脏的交易呢?!

 

 

附:

 

1《警察利用“加密锁”祸害老百姓:把老百姓都当成犯人对待》


 

2、《共产党公安特务破坏空调《雪种密封容器》:干扰中国人的生活》


 

 

【照片说明】

我真的不知道“枫帆公司”有没有这样一个部门“华丰花园管理处”?是便衣警察冒用“枫帆公司”的名义?便衣警察没有自己的公司,总不能直接挂牌“特务公司”吧!但是“枫帆公司”让他们挂靠、使用自己的名义,那地下党员“便衣警察”们犯罪,“枫帆公司”也有连带责任,这里面有多肮脏的交易呢?!

 
 

发表评论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