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9月2日星期三

流氓治国的共产党羞辱、矮化国人的事实


 
共产党流氓治国,渣子们装逼辱民;天灭中共不算远,鬼哭狼嚎下油汤。

 

在中国大陆到处都要检查身份证,包括坐飞机、火车,现在买手机都要检查身份证了,你没罪也要随时检查你,把中国人都当成犯罪嫌疑人啦!需要吗?一点都不需要!一般消费品有钱就可以买,根本不需要记名。身份证是共产党政府发的,共产党公安的电脑系统里有国人的一切信息(带照片的),二代身份证里有芯片,他们甚至在警车里都可以随时监控每个中国人。那么为什么还到处检查身份证(个人信息)呢?就是羞辱、矮化国人,你没罪也随时检查你身份证,说白了就是耍流氓。

其实姓名本身不保密,但“直呼其名”是对人的羞辱,“名讳”是做人最起码的教养,好人是不会“直呼其名”的。检查身份证类似于“直呼其名”,你在家里对你爹妈也“直呼其名”吗?共产党特务们对自己的主子也“直呼其名”吗?更有甚者强迫中国人“自呼其名”,也都是耍流氓!中共是把全民都当成孙子一样肆意羞辱、矮化,使用的是极其卑劣的手段。好人能这样耍流氓吗?这样的羞辱、矮化不正好暴露了共产党自己是最大的流氓吗! 

有人说你明知被羞辱、被矮化还不反抗?仿佛我这个受害人也得负责任?这是一种流氓逻辑!受害人不承担责任,这是一般常识。错的不是不反抗,而是加害方(指共产党操纵下的流氓特务们)的流氓犯罪。流氓特务们有共产党的流氓政策撑腰,在受害人面前是不会害怕的,加害方还会反咬一口、加重迫害。羞辱、矮化好人的过程中暴露的是共产党的流氓本性,我作为受害人被迫受辱没有教训可言,想激怒受害人的恰恰是加害方——中共。

中共为了羞辱、矮化我指使狗特务到家里检查我的身份证(个人信息),还逼我“自呼其名”,所使出的手段可谓花样翻新,装逼辱民的渣子们与共产党狼狈为奸,执行辱民政策的狗特务确实都是些臭流氓。

 

1、军队(党卫军)辱民:我爸充当告密者,烂逼书记(后妈潘晶)调动军队大动干戈;

 

2005年我在广东省惠州市找到工作,工作是我自己找的,经公开招聘、面试合格后被录用的,入职程序合理合法。我所在的地点离深圳很近,从我们这里坐大巴半小时就到布吉(深圳),交通方便,固定线路的旅游大巴,票价便宜、乘坐舒服,呵呵。因此我差不多每个周末都去深圳逛一逛,也就是买买东西啦。我去深圳是正常买票乘车,属于一般消费行为,我一点不特殊,我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

布吉以前是海关,边防证取消(2002年)以后,这个海关取消了,可以自由通行了,但是因为高速公路(布吉)收费站还存在,所以与之相邻的海关楼房没有拆,作为收费站的“路障”使用。我当时觉得我这工作还不错,离深圳近买东西方便,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有一个周五的晚上我给老爸打电话,闲聊的时候我爸就建议我去深圳玩一玩,还跟我说了走哪条路,当时我听了觉得可笑,我爸在东北家里呆着根本不了解我这的情况,还要给我指路,我爸指的路恰好是最绕远的一条路,我就随口跟我爸说“其实我们这里离布吉很近,明天是周末我过布吉……”。我当时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并没有想到跟我爸泄露行踪会招来羞辱和矮化。

第二天早上,我跟每次一样在大巴车站正常买票乘车。走到布吉收费站的时候司机忽然放进车里一队全副武装的军人说是要检查身份证,我们当时没多想就拿出身份证给武装军人看了。一个《流氓军人》看过我的身份证后,又要看边防证,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边防证取消两年多了,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谁能拿出来?《流氓军人》就开始耍流氓了:

《流氓军人》:“你的边防证?”

我:“边防证取消两年多了,根本不存在。”

《流氓军人》:“这里是海关,请出示边防证。”

         我:“这里是收费站。”

            “边防证取消了两年多了,你不知道吗?这车里有几十人谁有边防证?”

《流氓军人》:“我们不知道边防证取消了,其他人都跟你没关系,我们是抽查,你拿不出边防证就下车。”

             我:“我是正常买票乘车,我不下车。”

《流氓军人》:“你不下车,这个车就不许走,看你下不下车?”

 

虽然我是正常买票乘车,司机还是配合《流氓军人》把我赶下车。下车以后我被引领到收费站“路障”大楼里,在楼里看见一两百人排着队被检查身份证,我也就排在队伍里给《流氓军人》看了看身份证,没再提边防证的事情,因为边防证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流氓军人》的目的是编造借口把受害人赶下车、羞辱中国人(指我)。

 

这么多年(2005-2013年)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件“怪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结恶警半年两次绑架我,关集中营、劫持到精神病院以后(详见附件链接1),这件“怪事”才暴露出其本质是共产党操纵的、有目的的、有组织的流氓行动,《流氓军人》们是受共产党操纵参与这次辱民行动的渣子,从受害人的角度都看得出来啦:

第一,受害人(指我)在明,告密者(指我爸)在暗。我爸故意跟我说了一条不靠谱的线路,是为了套出我的话,他这样做就能在“聊天”中套出我的真实路线,而不会给人一种要口供的感觉,比较容易成功,也比较容易隐藏身份,如果不是后妈潘晶暴露,我至今不会识破我爸。就因为我前一天跟我爸说了我要经过布吉进入深圳,才遭到这样的羞辱,以前我多次过布吉很都没跟我爸提起过,所以没受到羞辱。我爸是告密者!

第二,《流氓军人》目的明确、手法卑鄙而熟练,是故意耍流氓。《流氓军人》只检查我一个人的边防证,他们提出边防证这件事本身也证明这些人了解深圳的情况,他们知道“边防证”,肯定也知道这是一个已经取消的、不存在的东西,就是故意用这个不存在的东西装逼。因为他们要身份证我拿出来了,人人都有的证件我也有,你能特殊对待我吗?这样就没法羞辱、矮化我了(指当众赶下车);紧接着他们要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已经被取消两年多的边防证),别说我了谁都拿不出来,但是武警特务们只跟我耍流氓,当时没跟别人耍流氓。借口是抽查,就是不赖别人专门赖我一个人,实际上他们是直奔我来的,潘晶给他们的情报上应该有我的照片。

第三,司机早已换成了共产党特务了。正常的司机肯定知道这里是收费站,海关早已经取消了,检查不存在,肯定不会放进不是乘客的武装军人上车。我是正常买票乘车的乘客,司机有义务把我送到目的地,但是那个司机丝毫不考虑正常运营,完全配合《流氓军人》的辱民行动,证明司机也是共产党的特务,在配合党卫军耍流氓。

第四,党卫军最垃圾,连战俘待遇都没有。中国的军队是党卫军,为主子——共产党服务,执行共产党的流氓政策羞辱、矮化国人,《流氓军队》根本不要脸。烂逼书记虽然是商委的书记,但是她是共产党的一部分,臭烂逼(指潘晶)都能调动的军队是最下贱的。

第五,收费站大楼里那一两百人的队伍应该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特务,因为这次检查是不合法的,没有任何法理依据,军人也没有执法资格,要这么多特务充当“群众演员”制造假象。这一两百人的队伍是见证羞辱、矮化国人过程的《特务证人》。

第六,我爸、后妈和我的个人情况。

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郭德源:我亲爹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告密,勾结共产党强制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的情况: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独立生活多年,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一生堂堂正正,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揭露中共邪党迫害我的这些事实是我做的最大善事,这样做可以让更多的人不再相信邪党的造谣欺骗,回归人类应有的善良本性。

 

虽然我不知道《流氓军人》们的真实姓名,但是他们的主子——共产党知道呀,这大动干戈的调动部队羞辱、矮化国人,应该都是有记录的,派谁耍流氓也是有报酬的吧,有报酬就有记录!说不定在内部清洗的时候已经把他们都处理掉了呢。

 

2、共产党操纵的《快递员特务高辉》到我家里来羞辱、矮化我:淘宝快递(韵达快递)违法要求检查买家身份证及哄骗买家收货的事实;

 

本人于201252日在淘宝网上购买商品,详细交易信息如下:订单编号: 133357499028830;支付宝交易号:2012050218459990;发货时间:2012-05-02 16:31:42

成交时间:2012-05-02 11:54:31;付款时间:2012-05-02 12:02:57 物流信息如下:快递公司:韵达快递;运单号1600135557382;快递员:高辉15918233189(手机号码)。

55日高辉事前没联系我的情况下把货送到我们小区,之后给我打电话说他一刻也不能等我(因为事先没通知,我没在家),高辉要求把货放保安室。这是送货上门的邮件,保安室谁给你签字呀,谁能为别人的货负责呀?我当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并跟他约好明天再送。

56日我等了他一天,他都没给我送来,我在网上与掌柜联系并多次打电话给高辉,他才在晚上送来。付货时高辉要求检查我身份证才给我货。此要求当时就被我拒绝了,所购商品自然也拒收了。高辉不是执法者,他有什么权力检查公民的身份证,送货上门的邮件只要地址对了就可以了,其检查公民身份证的行为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是耍流氓,有此可见高辉不是真正的快递员,是以快递员作为公开身份的流氓特务-社会渣子。

57日早上,自称快递发件公司的人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0512-87688103)说要再送一次,让我在快递单上签字证明外包装是完好的,我当时就觉得这是无理要求,我已经拒收了货物还要证明什么呢,证明完了还算是拒收吗?这是明显的圈套呀,想诱骗我收货,之后再退货就比较麻烦了。听到我拒绝签字的时候打电话的女孩子歇斯底里的狂叫起来,态度非常恶劣。如果正常联系工作,就算谈不拢也没必要歇斯底里呀。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不并不想与任何人吵架,就挂断了电话并在淘宝网页上办理了退款。

此单是我用支付宝预付了全款,店铺掌柜说要等他们收到了退货才能给我退款。这货自始至终在掌柜和快递公司手里周转,从来没有到过我手里,因为是拒收,不是退货,就算是货出现什么问题也跟我无关,按道理都应该给我退款。他们还要求我等一件与我无关的货才能把我预付的钱退给我,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恐怕这种做法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合情理。按照淘宝网的规定,我要在申请退款三天后才能申请淘宝客服介入。这是明显的对买家不利的霸王条款。为了一件我从未经手的货,我必须预付全款还要按照卖家的无理要求等待退款。

《快递员特务高辉》借上门送货羞辱消费者不成又打算把钱骗到手,所以就骗我签字,其实我签字就等于收货,拒收的流程就变成退货的流程,在退货过程中还有可能要求检查身份证(羞辱、矮化国人)。不但钱照赚,还可以完成共产党交给他们的辱民任务。

从上述过程来看,淘宝商家、快递公司,《快递员特务高辉》被共产党操纵着不讲道德。目的并不单单是骗点钱,他们要求检查身份证是用快递员渣子羞辱好人,矮化国人。你看看我共党的渣子都能羞辱你这样的好人!不只是专职特务,其实一切流氓渣子都可以随时被共产党利用着狼狈为奸,羞辱、矮化国人。

 

3、共产党流氓特务到(小区)居民家里辱民(检查身份证)

 

20121115日,大约下午一点多,有两个人按我家门铃,边按铃边敲门。我打开内门(我家是双层门,里面是木门,外面是不锈钢管门),隔着不锈钢门见到两个年轻的男人,大概也就20出头的样子。他们自称是圩仔居委会的,并给我看了他们的工作牌,高个的叫郭伟华,矮个的叫黄敏恒。但是,他们的工作牌上没有公章,可以断定是假证,1块钱过塑的那种。

郭伟华:“你好,我们是居委会的,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登记一下信息。你不是叫GXX”(姓是对的,但是名字不对)。

        我:“你为什么要登记信息。小区里根本没有贴出通知呀!”

    黄敏恒:“我们不能贴通知,如果提前贴通知的话那些“大肚子”就跑了!”

        我:“!~·##%……????什么“大肚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黄敏恒:“就是你们办的那个绿本子,我们中午不休息来给你们办证。”

        我:“什么是绿本子?”

黄敏恒:“就是给小孩子读书用的绿本子。”

我:“你的证件上没有公章,我无法相信你。”

 

    什么“大肚子”“绿本子”,这么愚蠢的借口也想骗我开门吗?听这语言,还“大肚子”,小孩子读书还用绿本子吗?天下有这么一种证件吗?这两样东西也是风马牛不相及呀,我本人从未申请过办理任何证件。很明显的骗子,但是他们知道我姓什么,还知道我住在这里,说明他们是通过一定渠道获取了我的个人信息了。他们两个走的时候也没有敲其他邻居的门,在他们敲我家门之前也没听见他们敲其他人家的门(我们这栋楼里门和门离的很近,如果敲邻居的门还登记信息,必然有一定交谈,我肯定能听见),可见这两个人并不是搞什么居民信息登记的,而是专门冲着我来的。我也就赶他们走了。

我打中山市110报警,中山市110的《流氓接警员》根本不问情况,更谈不上按程序做好记录,抢话问了我在哪里,不等我说话,也不给我留一点时间说话,直接就跟我说:“给你转到三乡,你跟他们说吧。” 三乡110的《流氓接警员》并不问我实际情况,也不做记录,根本不让我说话。她自己说的话也非常可笑。

《流氓接警员》:“你是不是华丰(小区)的?我们已经派队员去你们小区核实过了,那两个人真是居委会派去的。”(她问都没问我有什么事,直接就说了这句话)

我:“我刚刚才打通电话,你就处理完了?你连什么事都没问就处理完了?”

《流氓接警员》:“你们刚才有人打电话来报警的时候,我们就派队员去处理了。”

               我:“你什么时候派人来的?”

《流氓接警员》:“不到一点钟的时候。”

               我:“不到一点的时候,这个事情还没发生呢,你怎么就派人来了呢?”

                  “你怎么不问一下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呢?”

啪,《流氓接警员》挂断电话。

 

你们见过这样的臭流氓吗?连话都不让说!

 

我没给流氓们开门,实际上他们的羞辱、矮化(指肆意检查身份证)我的流氓行动失败了,所以《流氓接警员》气急败坏了,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郭伟华和黄敏恒确实是共产党派来的,不一定真是居委会的,可能是狗特务,反正一切渣子都可以被共产党利用、狼狈为奸,给渣子们什么职位就是什么职位了,职位置渣子们耍流氓的公开身份,装逼辱民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狗特务黄敏恒》提到了小孩上学,我当时一头雾水,我没生过小孩,我一直独立生活,其实这话是暴露了《狗特务黄敏恒》的情报来源——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潘晶跟自己走狗也造谣?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

共产党的流氓特务们此后来过多次,特务们有时候说是《治保会》的,这个机构也是党务组织。黑保安张东北就放他们进来,本小区的物业是无合同敛财的黑物业,跟政府有勾结,张东北是特务们的联络人,专门配合流氓特务到小区来耍流氓“工作”的。最可笑的是“潜伏”在11702的一对老夫妻居然也是流氓特务。有一次《治保会》特务又到我家里来要求检查身份证,“正巧”702的老头子从我家们前经过,哪有这么“巧”的?《治保会》特务还跟我说这个大爷刚刚登记了身份证,(转过头问702老头子)“是吧?”,那702老头子居然说是,都那么大岁数了还不要脸,唉,只有渣子才能当特务吧!甚至在我被绑架两次,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彻底暴露以后还恬不知耻的来耍流氓,有一次我上楼的时候《治保会》特务居然要跟上来,我一看他们也太不要脸了,就地大声喊起起真相:你们的主子——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结警狗、伪造公函传唤证到我家里来武装绑架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我家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暴力犯罪,《黑物业》连合同都没有就在小区敛财,因为有中共政府撑腰。我喊了好多遍,特务们就跑了。

 

4110《流氓接警员》辱民:流氓式恐吓国人自呼其名,羞辱、矮化国人

 

2013630号本人拨打110报警。我是小区业主,出租一处40平方米住房,报警原因:流氓租客恶意欠电费及其他费用,想赖帐逃跑,找来同伙强行搬东西,我要求小区管理处保安制止偷搬,但未能制止流氓租客团伙。为防止流氓租客赖账逃跑拨打了110报警。110的警察先是不来,再次拨打110之后,接电话的警员要求我必须当场说出我的真实姓名,就是当着流氓租客团伙的面大声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否则不接警。用“不接警”威胁报警人说出自己的名字,这是流氓式恐吓!

    那么让我说出自己的名字有什么用处呢?没有用!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实证明,这个流氓租客也是烂逼书记安排的狗特务,他们跟恶警是一伙的,便衣特务的情报上都有我的个人信息和照片,派出所连全国有16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都知道。那还恐吓我说出自己的名字干什么?就是羞辱、矮化我嘛!要我在流氓面前低头,因为流氓治国了!

 

5、供电局也可以辱民;

 

2015年初我去供电局查询租客的缴费信息。我一点都没想这么普通的一件事都能变成受辱经历,呵呵。经历了共产党三番五次的羞辱、矮化后,我对受辱反而看淡了,不觉得屈辱了,只觉得可笑了!

我很自然的走入营业大厅,在拿号机上拿了小票,当时没什么人,直接就轮到我了。我说想查一下这个月的电费。

《流氓柜员》:“请您说出您的名字。”

我:“按地址查吧!”

《流氓柜员》:“我们的系统不能按地址查。”

 

靠!每户一个电表,不能按地址查???这《流氓柜员》装逼装成傻逼了。

 

 

4、全民受辱的流氓政策:手机实名制

 

手机实名制是最典型的授权流氓特务检查、折腾、羞辱人民的流氓政策。

实名制能促进手机(和SIM卡)的销售吗?不能!手机实名制对国家有利吗?对人民有利吗?手机实名制能让任何人从中受益吗?不能,只能给大家找麻烦,消费者麻烦,商家麻烦,相关事业的所有人都会麻烦一些。

手机实名制只强迫人民登记身份证信息,但是没有规定每个中国人只准买一部手机(指SIM卡),我认为在现代人类社会除了朝鲜以外任何国家都不会做出这样的规定(指每人只许买一部手机)。据说中国现在允许每人买5-10个手机(号码),那OK了,登记了身份证买了就是我的了吧?我可以给别人用呀!别人的也可以给我用呀!白送给别人不违反任何法律吧!那实名制还能限制住人吗?你能根据登记手机号码的身份证给人治罪吗?我还真没听说过哪个国家根据电信讯号给人定罪的!好像法律都是根据行为定罪的,一定要有犯罪行为才能定罪,不能因为使用的手机号码登记了谁就定谁的罪。也就是说实名制对于中共维持统治也没有任何意义,跟社会治安更没有半点关系,那还搞实名制干什么呢?就是羞辱、矮化人民,让人民低头。有了这个政策,流氓特务们就有权力了,你没罪也得被检查,不只是执法者,只要是我(共产党)支持的流氓就有权力检查你,你消费者就得在流氓面前低头,因为他们是中共流氓治国的一部分,耍流氓就是在执行政策。而人民并不知道羞辱他的特务姓氏名谁,特务们上班也不挂牌。就是说共产党手下的流氓特务们都可以骑在人民头上拉屎了。

这个《实名制流氓政策》不得人心,都到了赶人受辱的程度了!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不知道的,呵呵。我感觉我自己就像流水线上的零件一样被赶到他们的地盘上受辱,如果不赶就没人受辱了。

各个充值点上一般都拒绝充值,一律赶到营业厅去充值。营业厅里的自动存款机经常坏,真坏假坏不知道,营业厅放进了大量的狗特务冒充顾客,一个《特务顾客》呆在一个窗口半小时都不走,《流氓柜员》也配合《特务顾客》,因为他们是一伙的,都在表演耍流氓这出戏,目的是让好人等下去,等一个钟头两个钟头都是经常的,这也是一种羞辱、矮化手段,正常顾客得遵守流氓们定的规矩。好不容轮到你了,把手机号码告诉《流氓柜员》了,《流氓柜员》会当面读出你的名字——直呼其名,这样既羞辱了你,又装作正常办理业务。哎呀,装逼装到死皮赖脸的地步,苟延残喘的共产党不可怜吗?

 

 

上文所述各类流氓渣子(狗特务)们都是故意耍流氓,为共产党的流氓政策服务。他们目的明确、手法熟练,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耍流氓。好人不跟流氓斗,谁跟流氓斗谁不就跟流氓一样了吗?!我作为受害人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也没有教训可言。中共只靠羞辱、矮化是害不死我的。共产党《流氓恶警》们歇斯底里式绑架我两次也没能害死我。天灭中共是天定的,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

 

附件链接: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