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讲真相:在楼里播放录音讲真相

 

我今天做了一个新的讲真相的项目,我把我想讲的真相用电脑录音,再用小音箱放在门口播放,就像前几天“半公开”播放《九评》一样(见附)。只不过我这次播放的内容是自己录制的真相。这样一来,就算我不是每天出去讲真相,也可以在楼里不停的播放真相。我的做法不违法中国大陆现行的任何法律,因为我是在自己家里播放,我不属于公开传播,因为我本人没有出去、播放设备也没有出去,但是确实能让其他人听到。

 

今天我录制的内容如下,今后还可以录制更多的真相,我主要结合我的亲身经历揭露共产党对我这样的普通人的有组织的迫害犯罪:

 

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你不要个逼脸!潘晶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卖逼损德、丧尽天良,每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块,我工作三年工资过万。我赚一万的不用赚一千的人养活。我的钱是我自己挣的(工作是我自己找的,工作是我自己干的),我的钱自然存在我的账户里,不会给潘晶,也没必要给她知道。”

 

“我现在花的钱是我多年工资的储蓄,我住的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吃住用的都是我自己的,跟潘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从没求过潘晶帮忙,潘晶不害我就不错了。”

 

“潘晶妒嫉我!潘晶看不得我过一点好日子,找上门来害我。潘晶勾结派出所长、公安(分)局长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烂逼潘晶纵容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半夜到我家里来砸门,暴力入室、暴恐犯罪。潘晶卖逼给派出所长、卖逼给公安局长,所以没人处理她儿子。”

 

“本地派出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本地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他们都跟潘晶狗打连环、狼狈为奸,勾结犯罪”

 

“对共产党编造的谣言,有脑子的人都可以想一想,潘晶一千块钱一个月的收入还能养活别人吗?自己花都不太够。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她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本人没有任何生活负担”

 

“潘晶妒嫉我才给我造谣,你们大家好好想想,不要再信烂逼书记的谣言,不要再受毒害。共产党是从德国来的法西斯杂种,他们对中国人带有先天的仇恨。共产党政府看不得中国人过一点好日子,共产党就是来害中国人的。

 

“本栋楼已经暴露出的便衣特务《藏身处》有401403502602702,好人能住特务房吗?公安便衣特务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非法搜查。这么多警狗,这么庞大的害人机制不是给我一个人准备的,是针对每个中国人的。他们想害谁就害谁。”

 

“保安室是公安的特务据点,非法监视这个小区里的每一个居民。黑物业的臭烂逼——韦仲英早就对我讲过,这个小区门太多了不能保安。既然不能保安,还设置一个保安干什么?这小区几百户人家,一个保安能保护谁呢?那还搞个保安干什么呢?——非法监视小区居民,非法监视好人。”(所以我说)保安室是便衣特务的据点,黑物业是特务的分支机构。”

 

1302是小区门口《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里有个摇篮;进入小区左转第一栋三楼白色窗户也是潘晶的家”。共产党最喜欢潘晶、王明海和狗特务这样的流氓渣子,因为这些人做坏事不怕遭报应。天灭中共时这些人渣都会入地狱陪葬。

 

 

 

附:《由“半公开”播放《九评共产党》联想到的》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讲真相:潘晶大打出手和编造新谣言以后我是这样讲真相的


 
我讲真相的延续时间已经有一年多了,我从来没有讲过钱财方面的真相。今天潘晶忽然制造新谣言说她养活我了,还对我大打出手了,看来我不讲一下我的财务状况是不行了,因此我今天主要是针对这一点讲真相。此前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比潘晶赚钱多,我天生不喜欢谈钱。

 

1、 我讲真相的具体内容;

 

 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你不要个逼脸啊,潘晶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卖逼损德,每月工资一千多块,我工作三年工资过万。”

 

“潘晶妒嫉我,潘晶卖逼给派出所长、公安(分)局长,本地派出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本地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

 

“我赚一万的不用赚一千的人养活。我的钱是我自己挣的(工作是我自己找的,工作是我自己干的),我的钱自然存在我自己的账户里,不会给潘晶的,也没必要给她知道。”

 

“对共产党编造的谣言,有脑子的人都可以想一想,潘晶一千块钱一个月的收入还能养活别人吗?(自己花都不太够)”

 

“潘晶妒嫉我才给我造谣,你们大家好好想想,不要再信烂逼书记的谣言,不要再受毒害。共产党是从德国来的法西斯杂种,他们对中国人带有先天的仇恨。共产党就是来害中国人的。公安便衣特务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非法搜查。这么多警狗,这么庞大的害人机制不是给我一个人准备的,是针对每个中国人的。他们想害谁就害谁。”

 

“保安室是公安的特务据点,非法监视这个小区里的每一个居民。黑物业的臭烂逼——韦仲英早就对我讲过,这个小区门太多了不能保安。既然不能保安,还设置一个保安干什么?者小区几百户人家,一个保安能保护谁呢?那还搞个保安干什么呢?——非法监视小区居民,非法监视好人。”(所以我说)保安室是便衣特务的据点,黑物业是特务的分支机构。”

 

2、 今天我讲真相的原因;

 

我今天本来没安排讲真相,我想出去买菜。走到小区门口时看见潘晶堵在门口。我屏蔽了所有带芯片的证件后,他们利用大量特务监视我,每层楼都有特务非法监视,我一出门潘晶就知道了,那正好,我就跟她喊了一下真相

 

“大家都来看看啊,这就是烂逼书记(后妈潘晶),潘晶勾结派出所长、公安(分)局长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你丧尽天良;烂逼潘晶纵容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半夜到我家里来砸门,暴力入室、暴恐犯罪。潘晶卖逼给派出所长、公安局长,所以没人处理她儿子。”

 

“大家都来看啊,这个就是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

 

潘晶忽然对我大叫“现在是我养活你。”——呸,我是外企高级白领,我月薪是潘晶的十倍以上,她养活我,她也不要个逼脸啦。这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造谣,我当时对此嗤之以鼻。

 

后来潘晶冲过来动手打我了,我也还手了,潘晶就没再继续打下去,也许她只是试试力道,为了以后派她儿子、她弟弟、她弟弟的儿子来打我吧。既然不打了我也就出去买菜了。

 

在路上我忽然感觉不对劲了。出了小区就看见两队警狗(共4个),我现在的做法是看到警狗、特务就骂“呸,狗逼养的渣子”。这还不算完,去超市的路上经过公安(分)局,保安室里外聚集了三个黑保安,其中一个看见我走过来就抄起电话,看样子是跟烂逼书记汇报,我又骂他们“不要脸的杂种”。回来的路上一个警狗装作跟别人闲聊,有警狗开着警车出来闲聊的吗?我又不得不骂他“你个狗逼养的渣子,不要脸。”这个警狗回嘴“你有病吧?!”我说“你才有病呢,好人能当流氓渣子吗?!”

 

一共8个了吧,平时没这么多警狗出来装逼。怎么回事呢?我忽然想起了潘晶刚才的造谣“现在是我养活你”。啊!!!明白了!潘晶又给警狗们打鸡血了,共党恶警们以为又找到我的新“罪证”了,啊,这个好人(指我)没饭钱啊!这下共产党走狗们可以大摇大摆的出来装逼啦!共产党的警狗就幸灾乐祸、就这么不值钱!!!所以我才想要这样讲真相。

 

3、 关于我个人收入的证明;

 

我在讲真相中提到的那份工作和相应的工资性收入是真实的,具体情况如下,我本人保存相关的证明文件至今,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20082月,经公开招聘、面试合格后我入职法国法孚集团“斯坦因(上海)工业炉有限公司”(FIVES STEIN (SHANGHAI) INDUSTRIAL FURNACE CO.,LTD,以下简称“上海公司”),公司地址:上海市宝山区蕰川路1398号,公司网址:www.fivesgroup.com 。我的工作地点是上海和俄罗斯的斯塔夫罗波尔州,项目名称:俄罗斯“YugRosProduct”公司浮法玻璃生产线热端,250/日。我的职位是俄语翻译(生产线建设现场),承包商- 法孚,分包商-上海公司,我做的具体工作是在分包商“上海公司”在国外项目上(俄罗斯境内)现场翻译(技术翻译),就是为“上海公司”外派的指导专家做现场翻译。

 

我是法国总部的代表直接面试的,我的工资由法国方面单独结算,并签订了劳动合同,给我的《工资确认函proposal》上有具体的工资数目,有法国代表的亲笔签名和“上海公司”的公章。

 

这其中有一个故事,面试后当天就告诉我被录取了,第二天当面给我《工资确认函》。当时法国代表(上海公司的财务总监)把带有亲笔签名的《工资确认函》递给我的时候,我看见上面没有公章,就让她给我补个公章,她当时蛮不开心的说“欧洲国家就看签名”,意思是不用公章,可能还埋怨我不够看重她个人签名的权威。我当时比较坚持“这里是中国,中国国情就是这样,就看公章”。呵呵,现在看来我的坚持很有意义,所以我的这张《工资确认函》是带有双重确认的:签名和公章。入职后又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签订了《劳动合同》。

 

《工资确认函》和《劳动合同》这两份有效的法律文件我保留至今。一年后我遭受共产党特务的强制失业的迫害离开这家公司。我走时公司经理对我说“法国人没辞退你……”。

 

4、 潘晶偷文件:特务从我家里偷走的是“烟幕弹”

 

潘晶派特务到我家里偷走了一份《工资证明》,什么时候偷的我不知道,我是后来才发现的,我发现时大概是1-2年之前,就是第一次被绑架后,我回家以后有一次整理文件时发现少了一页《工资证明》。潘晶早就准备这样造谣了,她不择手段破坏我的工作,又偷走了能证明我收入的文件,就是为了造谣我狗屁不是、靠她养活,为进一步迫害我制造“借口”。

 

但是,天意弄人吧!潘晶偷走的那张《工资证明》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烟幕弹”,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反而没被偷走。我讲一下具体情况。

 

我被强制失业迫害以后,不得不重新找工作。20094月,经过网上公开招聘,笔试面试合格,我被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合同期限三年,职位俄语翻译;公司名称:嘉汉板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Sino-Panel (China) Invesements Limited);公司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东宝大厦2003-20081905-1906室,1711-1712室;这公司实际上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公司多个高管同时在嘉汉林业上班,以下简称“嘉汉Sino-Forest”。我在“嘉汉Sino-Forest”工作8个月,于20101月被强制失业迫害而离开公司。

 

我离开公司后从公开渠道获知:2012年在多伦多上市的“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遭受欺诈诉讼后破产,此后其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不承认自己存在违法行为,但同意支付1.178亿美元的和解费,这将是加拿大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涉及审计纠纷的和解费。

 

我进入公司时不知道这家公司是为共产党朱镕基洗黑钱的党公司,是潘晶的主子——朱镕基的公司。我走正路入职的(如上所述)。入职当天“嘉汉Sino-Forest”要求我提供上一家工作过的公司的《工资证明》!!!听听,这公司还管得着上家?!当时不止是我奇怪,连“上海公司”的P经理都不拒绝这个要求。按正常我离开上一家公司了,就跟人家没什么关系了,人家怎么“证明”我的情况呢?因此“上海公司”的P经理当时就不同意给我开出这个《工资证明》,我是找了以前的总监为我说情才开出的这个证明。

 

这个《工资证明》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这一页证明上的落款日期是2009XX日,这个日期我已经不在“上海公司”,我到新公司上班了,我跟开出此证明的“上海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难道一个外企有资格证明一个与其毫无关系的中国人的任何情况吗?简直笑话啊!

 

那么为什么这样一个毫无法律效力的文件会被潘晶的特务当成“重要”文件偷走呢?很简单呐,这个文件上写有我的工资数额,潘晶以为偷走这个文件,我就死无对证了,无法证明自己的收入水平了。就算警狗、法院也得以潘晶的造谣(指她养活我的说法)作为迫害我的依据了。

 

真正的《工资确认函》的标题上带有英文单词proposal,而且字迹较潦草,特务大概没看懂,也就没偷这一页。而假的《工资证明》是打印出来的,“一目了然”,潘晶的特务以为偷对了文件,所以就没有翻查其他文件了,反而使得那两份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得以留存。

 

那份后来才开出来的毫无法律效力的《工资证明》客观上起到了“烟幕弹”的作用。

 

我整理文件时发觉少了一张,也引起我的警觉了,我就把这两份有效文件另放别处,保留至今,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因为这两份文件上均有大量个人信息,不便公开,如果诉诸法律肯定可以作证)

 

 


无巧不成书吗?!这样的“巧合”人力安排怎能达到?!天意啊!
我现在花的钱就是我多年的工资储蓄。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中共公安《狗特务》非法入室、偷用我的吹风机(风筒)


 
刚刚发现公安便衣特务非法入室、偷用我的吹风机(风筒,洗头发以后用来吹干头发用的),这样看来特务也在我家洗头了,至少用水了,要不然吹什么?!真恶心死人了,那狗特务说不定有肝炎、梅毒、淋病,甚至艾滋病,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人,好人能当特务吗?!

 

妈了个逼的!狗逼养的渣子——公安《狗特务》,你们也不要个逼脸了,你妈逼让人操烂了啊!操出你这么个杂种渣子!

 

可以想象,公安狗特务们夏天偷用空调,冬天偷用电暖器。怪不得,我家空调的雪种很快用完,怪不得电费总是超过我的计算。

 

我用完风筒,都是先关掉开关再拔掉电源,我不会(开着风筒)直接拔掉电源插头,那样对电器的寿命有损害,这是一般常识。所以我在下次用的时候,也是插电以后再打开开关。今天我用吹风机的时候,我刚一插电风筒就开始转了,那我就明白了,是别人用过了,因为不是我上次用完时放起来的样子了。狗特务是故意的,因为不是她的东西,她也不爱惜,根本不考虑什么电器的寿命,特务不会爱惜老百姓家的东西。

 

狗特务们还搞坏的我的(蒸汽)电熨斗,大概往电熨斗里加入了沙子,熨过的衣服都沙沙的,根本没法再用了。这个电熨斗是我亲自去买的,刚买回来时我在一件衣服上试过的,没问题,怎么放在我家一段时间以后就不行了呢?经常到我家非法入室的特务大概不喜欢烫平衣服,不讲究,是个渣子,所以她故意破坏我的电熨斗。

 

狗特务们还曾经在我家下水道里塞进旧牙刷。怎么这下水道自己就堵住了呢?我也没有掉进什么东西,就是水呗。我用那种带手柄的螺纹探条把旧牙刷缠住拉出来了。我那时还奇怪了很长时间,这些旧牙刷从天上掉下来的啊?!我家水龙头损坏的频率都很高,我每年都要换新的水龙头。我那时还不知道公安狗特务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

 

提醒国人:

 

如果你家下水道经常堵,水龙头容易坏,或者家里不论什么东西经常损坏,千万不要以为是别的原因,那就是特务经常光顾了,趁你不在家时与你共用你家的一切。不论什么东西,用的人多了,自然易损坏,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对于你家里的狗特务本人不喜欢的东西就可能搞破坏。这是针对一般物品讲的,至于贵重物品尽量不要放在家里,家里并不安全,都被公安特务翻查了。公安特务对你家财物比你本人更清楚。派特务到每一家搞破坏大概是中共政府独有的犯罪行为,其他的正常人类国家的政府应该没有害人的职能。

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讲真相:潘晶妒嫉我是她迫害我的原因


 

今天下去我在小区公开讲真相时,加入了我分析出的潘晶迫害我的原因:

 

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你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你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

 

“潘晶妒嫉我,我工作比她好,素质比她高,品德比她高尚。潘晶连我妈的一个小脚趾头都不如。”

 

“本地派出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本地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他们跟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狗打连环、狼狈为奸,勾结犯罪: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

 

“潘晶因为妒嫉我,跟派出所长卖逼,跟公安分局长卖逼,所以纵容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暴恐犯罪,公安恶警先抓受害人,都没人处理王明海,流氓渣子王明海至今逍遥法外。”

 

“那么大一个派出所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吗?那么大一个公安分局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吗?不是!我根本没那么重要。里面养了那么多警察都是为了害我一个人吗?不是,他们是针对全体居民的,他们想害谁就害谁。”

 

“保安室是公安的特务据点,非法监视这个小区里的每一个居民。黑物业的臭烂逼——韦仲英早就对我讲过,这个小区门太多了不能保安。既然不能保安,还设置一个保安干什么?者小区几百户人家,一个保安能保护谁呢?那还搞个保安干什么呢?——非法监视小区居民,非法监视好人。”(所以我说)保安室是便衣特务的据点,黑物业是特务的分支机构。

 

我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爸在一边说我是精神病患者,我就大喊“让潘晶下楼,当面对质,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到底是不是说疯话?!”我爸就跑到一边去了。

 

我今天还加入了一个真相:

 

“公安的便衣特务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只要我一出门他们就到我家非法搜查,为罗织罪名搜索所谓的“罪证”。”我没有特意加入这一条,只是在揭露特务对居民的迫害时,顺便说出来的。没想到这一点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有一个大叔特意走到我跟前,问我“特务怎么能开你家锁。”,我就告诉他:“(公安便衣特务)有《万能钥匙》,不但能开我家锁,也能开你家锁,能开每一家的锁,如果他们想开的话。”

 

其实特务用万能钥匙开锁是常事,很多时候留下蛛丝马迹,比如,撤出的时候忘记关空调,衣柜门没有关紧,或者电脑文件没有复位,或者床头柜抽屉上留下了豁口(因为我的床头柜抽屉的拉手坏掉了,很难打开,所以特务们会用螺丝刀等工具敲开,有时会留下新的豁口)。

 

公安用《万能钥匙》开锁、非法入室,暴露最明显的是派出所企图偷回《罪证》的那一次:

2013124日我爸忽然让我陪他出去旅游一天,我想也无所谓吧,去就去吧。我们早上9点多出发,下午4点回来,就是一整天都没在家。我到家以后忽然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卫生间的窗户被打开了?我出门前特意关好的,是什么人打开的呢?一定是有人进来过。可是没有丢失任何东西,门窗都没有被撬的痕迹,很显然进来的不是一般的贼。公安恶警都有《万能钥匙》,就可以开每一家的锁、非法进入别人家里。那么非法入室的目的是什么呢?派我爸把主人(指我)骗出去一天非法入室还不偷钱,那他们一定是想要找别的东西。我想了一整天终于想明白了,他们就是要找那份伪造的公函传唤证,那可是罪证呀。他们来了很多人,四处翻箱倒柜的找,忙得直出汗,所以就把窗户打开吹吹风凉快一下。我的分析有道理吧!在集中营时我就觉得那传唤证是有问题的,我不是学法律的,一时也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于是我一回到家就把那张伪造的传唤证扫描了,我当时打算没事就拿出来看看,看到多了总归能看出到底哪有问题!扫描之后就把这个传唤证放在扫描仪的盖子下面忘记拿出来了。恶警们翻遍了我家就是没有翻扫描仪盖子的下面,所以他们也没找到,也就没有偷回这个《罪证》。天意吧。

2015年12月23日星期三

由“半公开”播放《九评共产党》联想到的

 

今天我尝试了一种新的讲真相的方法。我们这个小区的所有门是由开发商统一定制的,外门是用不锈钢管焊成的,门上安装有防蚊纱网,从房间里可以看见外面、听见外面,内门是木门。我只开内门,不开外门,外门锁转两圈锁死,这样可保证我本人在房间里的安全,我在门口摆放电脑和小音箱,播放《九评共产党》电视片,音量开大,电脑和小音箱都放在门口旁边的地方,不是正对着门,这样一来,楼上、楼下的人都可以听到,但看不到我的播放设备,这样可以防止特务们现场搞破坏。我家在4楼,正好是整栋楼的中间,上面和下面各有三层,我想他们都能听见。

我的做法不违法中国大陆现行的任何法律,因为我是在自己家里播放,我不属于公开传播,因为我本人没有出去、播放设备也没有出去,但是确实能让其他人听到,所以我称其为“半公开”播放。今天播放了3部分:1、共产党是什么;2、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3、共产党的暴政。时间上总计两个半小时吧。明天和后天再把剩下的6部分播放完。这样3天就可以播完一遍,循环往复有助于大家认清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我首先联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在听?!我们这栋楼里有多套房产都是公占房(公安占用的便衣特务《藏身处》),已经暴露的这样的房子有:(11栋)401403502602702,这些房子里肯定有人,因为特务们呆在《藏身处》就是在上班,不可能擅自离开的。想到这里我忽然发觉,差不多每层楼都有公占房啊!!!共党公安对人民的非法监控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每层楼都至少有一户特务!有的楼层更多。我就在想这些房子的价格是不是分摊在正常买房的居民身上了?怪不得房价居高不下,是因为购房者不单要负担自己家房子的房价,还得给特务房买单,买一套房至少付两套房的钱,呵呵,中国特色的害民:欺骗人民供养特务非法监视自己。如果共产党的制度垮了,特务们都去陪葬了,那现有的房价至少降低一半,这很容易!怪不得官媒上那么怂恿中国人买房,还搞出个“丈母娘刚需”的概念,其实是为了分担流氓政府豢养的庞大的特务机构的费用。

那么全国这么多公占房里都是些什么人充当特务呢。有人说不可能有这么多特务,其实有这么多。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早上用火车拉进城,每天早上都能拉来一火车,没有火车的城市,用大巴拉进来,改开初期当“托”的那些人都是这么来的。有些特务在工作过程中可能有“立功”表现,比如害死过人,或者做过别的坏事,就可以固定下来住进《藏身处》,这就是特务生存的主要形式,他们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也没什么人性。这样的人的来源,我举一个例子,据已经公布的学者调研结果,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数量大约在一亿左右,大都已经痞子化,这些孩子长到15-20岁时,男孩子多数成为“吃血饭的”,为黑社会(其实黑社会也是公安控制的)看场子、打架、搏命,女孩子多数出去卖肉,这样的少年年纪再大一点就出来当狗特务了,因为这样的人没有其他出路,能当上特务对他们来说都是“提升”,我见过不少这样的年轻人,他们由于从小缺少传统的家庭生活和基本的教育条件,这些年轻人看外观都有点变异了(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拍一些照片传上来)。我这只是说出狗特务的一个来源,数量至少有一个亿,还有城市里原有的流氓渣子,还有因为身上有罪跟公安妥协的各阶层人士,还有没有生活能力又有暂时性被利用价值的各类人,等等吧,在中国可以充当狗特务的人的数量是很多的。  

这些狗特务由于分工不同,有些会充当“影子团友”随旅游团出国,按照中国的指令败坏中国人形象。有些国外的人士说他们见过大量的中国人的不文明行为,不可能都是特务干的,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看见的不文明行为肯定都是特务干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中国大陆的真正的踏踏实实过日子的老百姓,赚钱不容易,就算有点积蓄也舍不得出那么花钱。一个旅游团里几十人,能有一个或两个真正的游客就不错了,媒体上不是报道过一个香港的游客不买东西被打死的新闻吗?!为什么非要他买,不买就打死呢?很多人大概没有往纵深想一想,呵呵,其实那个团里就他一个人是正常游客,其他的“游客”都是特务——所谓的“影子团友”,所以死逼着他买!!!有些特务也假装买东西,那是剧情需要,到最后都可以找商家退,商家也配合特务们,因为要在这套制度里赚钱,旅游点上的商家都是需要认证的,要不然导游不会把游客往你这家店里带。

我亲眼见过一个败坏中国人形象的事情。那小女孩大概也就2-3岁那么大吧,那父母也不找个没人的隐蔽地方,就当街端着女儿的屁股让她撒尿,那女孩的隐私部位全都露出来给路人“观赏”。你们当了爹妈的网友扪心自问一下,你们家的女儿随便让人看啊?!我怀疑那女孩子是被特务们拐带的。哪个国家的人看到这样的父母和孩子能不“动心”?! 还有我们楼里的狗特务602让孩子在楼梯上拉屎,每隔几步台阶让孩子拉一坨。我知道602是特务,所以我才这样确定。602的事情以前写过了,就不再多写了。

中国的公安局为什么不叫警察局呢?因为警察只是公安局里的一部分。所谓的“公共安全”是保障共产党的安全,在中国所有能活下来的大众都是不能威胁共产党安全的,有威胁的就要清除,所以公安局的本质是镇压机关,跟正常国家的警察局的本质不同。公安局里的警察是用来糊弄民众的,其实公安主要就是靠特务做工作。

公安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如果你家丢了东西,千万别报警,警察是贼的后台,你等于跟流氓头子告流氓,那还有好结果啊?!警察来敲门千万别开,你自己有没有案子你自己最清楚,不论警察拿出什么文件、证件都不要给警察开门,都可能是伪造的,中共的警察为了害人根本没有道德底线!

 

中共特务们听到《九评共产党》也就明白了,他们的主子——共产党政府已经臭不可闻、臭名远扬了,不要再抬出主子出来压老百姓了,你们和你们的主子都是流氓渣子,你们就不用再装人了,是个人都比你们强。

另外,正常人邻居肯定有,如果没有正常人也没必要安插这么多特务搞非法监视了哈。因为《九评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的公开渠道是拿不到的,都是翻墙才能找到,听到的人都会受益吧,真相对人总是有益的。

 

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20多年里我不敢相信一个事实:我爸丧尽天良的决意害死我


 

20多年里我不敢相信一个事实:我爸丧尽天良的决意害死我。不论我爸流露出怎样的《故意》,多么明显的圈套,我都用一个“奇怪”来解释,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我想信任父母是任何物种的先天本能,我没有错,虎毒还不食子呢,难道有人连畜生都不如?!至于我因为不相信这个事实而遭受的种种迫害,我作为受害人是没有教训可言的,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直到我爸和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结警狗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并亲自押(囚)车把我劫持到精神病院去,我才开始相信这样的事实:我爸丧尽天良决意害死我,我爸早就想害死我。因为我爸自己暴露了。我想我爸不是有意暴露自己,潘晶也不是有意暴露自己,他们就是想翻脸了,这一次真的就是下死手马上要害死我了。只不过我没那么容易死。

 

其实在已经揭露的一些受迫害的事实中,哪一次迫害我没有我爸的参与呢?!(见附),只不过我没有直接写我爸而已。还有很多事实我正在写。

 

 

 

附: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

2015年12月21日星期一

把水阀捆上就没法赖小孩儿啦!


 

我中午出去吃饭时在门口“碰到”我爸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因为今天早上我大骂了《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所以今天特务的监视特别严重,大量特务都出洞了,我一出门连我爸都被通知了。目的嘛,不外乎让我爸出来给狗特务们“擦屁股”。

 

正好!我爸问我的时候,我将计就计又骂了一回《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果然我爸说不是保安搞的,是小孩儿淘气,哈哈,听见没有,赖小孩身上了。我们小区旁边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小学,我们小区一楼的商铺房很多都出租给托管班,很多托管班在小区院子里开有后门,小孩子进进出出的很多。那么多小孩儿你知道哪一个?!赖小孩——最好的脱罪借口哈!哪个小孩会有选择性的开水阀?根本不可能嘛,这个问题我爸就不说了。我爸这种人最适合“擦屁股”(俗语:指处理那些败露的破烂事),给狗特务——《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擦屁股”,给黑物业“擦屁股”,给共产党一贯的流氓行为“擦屁股”!

 

其实我前几天碰巧看见一个邻居在用粗电线捆绑水阀,我当时还对他哈哈大笑,这水阀还捆起来干什么,一笑也就过去了,我当时没往自己身上联想。被《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迫害了这一回以后,我就明白了,我不是第一个,那邻居也受过这种迫害,黑保安-狗特务们也赖小孩,邻居没办法就把水阀捆上了,现在我还真佩服这邻居的智慧哈!这样一搞有一个好处,如果真是小孩淘气搞的,这样一捆呢,显然小孩玩起来不方便,也就不玩了,小孩总不能随身携带钳子、扳手之类的工具出来玩吧。说是这样说,其实在我看来,就是给狗特务们看的,让他们不方便搞迫害,也不让他们再赖小孩了。

 

 

附照片:被捆上的水阀,

注:这个水阀不是我家的,我拍完这个照片以后把我家的水阀也捆上了。
 
 
 

讲真相:当面骂《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


 

我今天上午必须出去买水龙头、水管,要不然我没法用水,这一点全体狗特务也都知道,所以院子里布满了特务,有的在明、有的在暗,我看不骂是不行了。

 

我正面对着《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就开始骂了:

 

“你个狗逼养的,你是共产党公安的狗特务,你破坏我家用水,你把我家的水阀开到极限,搞坏我家的水龙头和水管。”

 

“这个保安室是公安狗特务的黑据点,专门非法监视好人,流氓骚扰好人。”

 

“黑物业的《臭烂逼》——韦仲英公开对我讲过,这个小区门太多了,不能保安啦,不能保安还设置一些保安在这里干什么呢?明显就是监视好人,破坏好人的生活。”

 

“这个特务据点不是给我一个人设的,我没那么重要,共产党的流氓制度也不是为我一个人建立的,公安的特务们也不是为(害)我一个人存在的,是针对所有居民的,大家都听清楚啊,共产党的狗特务想害谁就害谁。”

 

骂《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的过程中,他跟我对骂,我就骂的更凶,我还说:“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姓毛的黑保安我住在哪一楼哪一号,他就知道我住在哪一楼哪一号,就去破坏我家的水阀,你说他不是特务是什么?情报都是共产党公安的监控中心给他的。”

 

附照片:《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
 
 

《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偷偷摸摸开到阀限——搞坏了我家的水龙头



刚刚发现,我家楼下的总水阀被开到极限(大概扭开十几圈吧,反正到阀限了),导致我家水压过大,水龙头和水管都爆了。

 

这水压大到什么程度啊?!水龙头都跟牛叫一样,我奇怪了半天,怎么这水龙头还能叫?我也不知道有人偷偷摸摸开大水阀了!后来水压越来越大,水龙头干脆关不住水了,连接水龙头的(室内)小水阀也关不住水了,我就觉得可能是楼下的总水阀出了问题。我不得不半夜跑下楼去,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总水阀开到极限了。我当初只开了3-4圈,《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偷偷摸摸多开了十几圈,到阀限了。共产党特务害人的流氓行为也已经到阀限了!!!

 


P.S.《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白班时做的坏事,但是受害人(指我)不会马上发现的,事实上我也没有马上想到是总水阀的问题,这样到晚上水管爆的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我才会发现问题,就会把责任推给夜班的保安了,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连自己人都害。但是这水龙头确实是从白天就开始叫的,而且,白天是间歇性的发作,一会儿好一会儿坏,就是水压时高时低,这样的做法对水龙头、对水管的伤害最大,可以想象,《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一会儿把水阀开大一点,一会儿关小一点,这样折腾了一天,到晚上水龙头、水管终于都爆了,这个过程我见到了,所以我就明白了,是《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故意搞的。

 

P.S.2我中午出门的时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还说1点钟停水,我下午回来时他又“热心”的说来水了,原来是他做了坏事了,丧良心了,还舔个逼脸说出来,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也不要个逼脸了。

 

P.S.3.我明天白天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拍照,他是白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