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访问俄罗斯的乌克兰议员称莫斯科为地狱

 

(媒体新闻报道原文见附)

 

我从地狱回来了——萨辅琴科讲述俄罗斯之旅

 

在开庭审讯乌克兰人尼古拉卡尔比欧克和斯塔尼斯拉夫•克里赫的前一天赴莫斯科的人民议员娜杰什塔•萨辅琴科宣布,她已经回国了。

 

萨辅琴科在脸书上沟通:

 

“今天1027日。我又一次活着从地狱回来了。我行程的最重要事情是与卡尔比欧克和克里赫在法庭见面并交谈,虽然视频通信也一样”——她说。

 

萨辅琴科补充,卡尔比欧克给了她任务“不要给他寄催人泪下的信”,而要为乌克兰做一切,哪怕这不是为了政治犯的利益。

 

“这是一个坚强的人的谈话!尼古拉——这是一个还会给乌克兰带来更多益处的真正的爱国者,为了他而斗争值得,就像为了我们所有的政治犯和被克林姆林宫俘获的人们一样。

 

提示,议员娜杰什塔•萨辅琴科为了会见乌克兰政治犯访问莫斯科。

 

 

 

媒体报道原文地址:


 

 


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FACEBOOK太恶劣了

 

20161025日下午当我登陆我自己的FACEBOOK账户时,发觉FACEBOOK删除了我账户内所有我发布的内容之后,强制我上传身份证(如果不上传身份证就不许我登陆自己的账户)。请注意这个过程,是先删除了我所发布的所有内容后,再强制我上传身份证的。我当时是通过朋友核实的,其实这个过程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很容易就能核实。


我本人从未收到多任何投诉通知,FACEBOOK也未指明我发布的内容有任何问题,就算不让我再用了,也就是不许我公开发布了呗,有什么理由把内容都删除掉呢?这不是太恶劣了吗?


作为一个社交网站FACEBOOK会急于抹掉我所发布的真实信息吗?那么FACEBOOK为谁抹掉这些信息?既然已经抹掉了所有真实信息,为什么还要我上传身份证?拿我的个人信息转给谁去?这些还不是昭然若揭吗?我来自中国大陆。我的FACEBOOK账户:净植


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

左兜倒右兜:《职业游客》充当中共洗钱工具

 

最近的很多年里,关于中国大陆游客的不文明行为的报道屡见不鲜。除了新闻报道里不文明的行为,我还多想了一点。既然不方便到这种程度,有些孩子连厕所都没的用,有些孩子连饭都没吃好,要在不适合的地方随便吃点,如果条件非常好的话我看这些人也不至于这样“不文明”吧。那这些人还坚持出国旅游干什么?幕后的原因不简单吧?!

 

这些游客都是《职业游客》,说白了就是便衣(卧底)特务,旅游是他们的“工作”,条件差一些你就不“工作”了吗?克服困难也得干“工作”啊!这样一解释就合理多了吧?!这些特务们可能是公安的,也可能是其他情报部门的,贪官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洗黑钱大都要通过这类特务机构吧!

 

那么特务出洞一定有原因,因为他们跟正常人的个人行为是有本质不同的。这个从《职业游客》的行为也可以看出来。正常人旅游的目的是了解当地文化、欣赏风景等等文化活动。而《职业游客》在做什么呢?买东西!!!就是花钱啦,《职业游客》的突出特征就是花钱,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这看的还不清楚吗?把钱花出去才是他们“工作”的主要目的。

 

再清楚不过了,《职业游客》把国内的钱带到国外,再送到指定的“消费地点”,《职业游客》起到了《运钞车》的作用。至于从国内带出的钱是不是赃款,谁也没法知道,因为这些钱分散在每个人手里,这些《职业游客》可以说是自己的积蓄,也可以说跟亲戚借来的,那可以编造很多理由的,人家来旅游你还能说不让来吗?

 

这些《职业游客》不论在哪个国家,都是在旅游团指定的地点购物,有些市场和商场是专门为大陆游客建立的。让你在哪里买你就得在哪里买,让你花多少钱你就要花多少钱,因为这是“工作”,不能按照特务们的个人喜好来干“工作”。也就是说当地的《中资机构》“转弯抹角”也会接收到这些钱。这些《职业游客》没有行动自由,连上厕所和吃饭的自由都没有。这也是他们随地吃、拉的一个关键原因吧。

 

这样看的就更清楚了,这些卧底特务——《职业游客》把一些来源不明的黑钱从国内带到国外,通过定点购物的方式送给国外的《中资机构》,说白了就是左兜倒右兜,这个过程也是国内黑钱在国外洗白的过程。

 

我曾经见过一篇报道(见附1)说一个游客在香港不肯购物被打死。我当时还挺同情那个游客,现在我可不是那样看待他了。如果这是一个《职业游客》的话,他的钱可能是分配给他需要他运送的“工作款”,他不想花出去就是想要私吞了这些钱!自然不会有好下场啦!这个报道能在国内见到,应该也是故意放出来的,是让他的同类看一看,私吞主子的钱就是这样的下场。果然这件事没有了下文,因为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他的《职业游客》们已经都看到他的下场了嘛!这样恐怖的手段也表明,中共左兜倒右兜的洗钱没有任何风险。

 

我上班的时候,公司的一个女同事周末去香港买化妆品、衣服等。我当时还奇怪,这个女孩子很普通,她哪来的那么多钱高消费呢。现在看来,她也是个《职业游客》,跟随组织去洗钱去了。那这样的人在我们公司里上班,不也是卧底特务吗?——身兼双职的特务。这家公司里还有多少卧底特务啊?(公司里其他特务的情况见附2

 

那就又出现一个问题,旅行社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我说一点我知道的情况。旅行社聘用应届大学毕业生,给出的底薪是800元人民币/月,你要想多赚点,就得按照上头的吩咐做一些《职业游客》的团。户口是集体户口,什么是集体户口?就是你不能结婚,你不能生孩子,你要想正常结婚、生子就要把户口迁出来。如果你是城市出来的你的户口回家还问题不大,如果你是农村出来的你的户口还回不去,因为多一个人就多分一份土地,当地村委会都不欢迎你回家的。那你想结婚、生子就要在大城市买房,背上贷款,还要你工作的旅行社给你办手续,就这样这些大学生一辈子都解脱不了,都被控制在这个圈子里。这也是旅行社只愿意聘用没有社会经验的大学生的原因吧,操控起来比较容易。这就是中国的旅行社!

 

不论《职业游客》,还是旅行社、旅行社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中共洗钱机器的一部分,是中共的洗钱工具。

 

 

 

附:

1、《内地游客在港拒绝购物被打死》


 

2、《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共产党统治下的经济全靠外资,外资一撤走中国经济立刻就垮掉。日本企业已经要求“抱团撤出中国”,并要求中方简化(撤出)手续了(见附1新闻报道)。中国的外汇储备90%以上都是外企临时存款,共产党都给人家开出过《存款单》,人家撤出中国的时候必然取走这些临时存款,因为是人家的钱人家当然可以取了(见附2新闻报道)。到时候还有什么钱付给这些公安特务?!这个宇宙中下场最惨的生命,就是中共〈公安卧底特务〉们了。包括埋伏在我家附近的《特务邻居》,小区门口的《特务保安》,我不论去哪里都能“遇到”的《特务路人》……

 

至于外资撤出的真实原因,根本不像中共官媒上说的那样。从我的亲身经历来看,进入中国的外企都被安插了很多中共的《公安卧底特务》,我已经写出了一些(见附3、附4),还会写出更多。也就是外企本身也受到中共公安流氓的迫害。当年外企是大举进入中国后才发觉自己受骗了,无法立刻就撤出,也就只能承受了。当外企渐渐发现中共并没有改善的意愿时,除了打入企业内部的卧底特务的迫害,中共官方的政策对外企的限制也越来越多时,人家还能不下决心走吗???也就是说,养活了中共(及其走狗特务)的外企也遭受中共的迫害,说白了就是中共用你的钱害你,谁也不是傻子!中共的“恩将仇报”是外资撤出中国的真实原因。

 

因此,外资的撤出对中国受迫害的善良百姓而言是有利的,共产党没那么多黑钱养活《公安狗特务》了,也就是没那么多黑钱维持迫害了。我看〈公安卧底特务〉们的下场是最惨的,有些报应已经来了,还有些报应很快也要来了吧!现在,无论受雇于公安的卧底特务怎样监视我、跟踪我、绑架我,我都看不起它们,鄙视它们!公安狗特务们永远丢人!

 

那么卧底的狗特务们具体会有些什么报应呢?从我这个普通人的角度能看到出来的报应至少有以下几点:第一,特务们已经拿到的钱都是些“不义之财”,这样的钱财是会胡花乱花的!因此特务们不会有什么积蓄,就是财来财去,一旦拿不到现钱就活不下去了。第二,有些年轻的特务是生了孩子的,生孩子的目的可能是为了扮演夫妻搭档,也可能因为特务本身的滥搞——能当特务的都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些流氓渣子,他们在一起就是群婚乱伦,生了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我不会浪费精力去分析这些人渣。很多这样生出来的孩子,一出生就是有病的,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巧合,这本身就是一种报应——报应在孩子身上了,我都亲眼见过这样的《特务邻居》,那些孩子一看就跟正常孩子不一样。特务们还能拿到黑钱的时候不会把这个“病孩包袱”当回事,等到他们自己都活不下去的时候这个包袱更显严重吧!病孩送人、灭口都是罪上加罪啊!病孩包袱是要跟他们一辈子的。第三,就是特务的主子——共产党也不会让特务们有好下场的,共产党的大清洗从未停止(现在叫“反腐”),不用好人动手,哪次大清洗的运动一来就把他们都清除了。第四,特务是损德职业,德损多了必然也会给他们自己招来病、灾等厄运,死后入无生之门。

 

跟我一样的好人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就过正常的生活,迫害我们的共产党自己就会维持不下去的。而好人是不需要维持的,好人本来就是这样生活的,只有害人者才需要维持。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共产党肯定有维持不下去那一天,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天灭中共是指日可待的!

 

 

 

附:

1、新闻报道:《日要求中共简化日企撤出大陆手续》


 

2、新闻报道:《撒食制造的春天留不住候鸟——外资离场之忧》


 

3、《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4、《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html 




5、《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

江苏江阴海达集团邹承惠嫖娼被抓后充当公安卧底特务



本人于20041220日至2005521日在《江阴海达集团》工作。公司地址:江阴市华士镇,法人代表徐友才,部门经理邹承惠。

 

工作期间我听老职工说邹承惠找小姐被当地派出所抓过。我当时也就那么一听,根本没往自己身上联想。

 

《谷都派出所》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劫持到精神病院的犯罪行为暴露后(详见附1),我再回忆这段工作经历就明白了,当年的邹承惠是因为嫖娼被抓后,有把柄在公安手里,就充当了公安的卧底特务,被利用来加害好人(指我)。怪不得当初我亲爹郭德源不同意我自己找工作,极力劝说我去这家公司工作,实际上是利用尚未暴露的家属身份把我骗入“圈套”让特务害我。

 

邹承惠周围至少还有两个卧底特务:张玉(女)和孙小梅(女),这两个女人明明不懂英语,连英语发音都搞不准,还总喜欢在我面前卖弄英语,我看她们只会说不会写。因为我是专业俄语翻译,看的出她们是什么货色。公司还“规定”必须两个人一间宿舍,明明有空房间也不许我自己住,就是强制我与特务张玉共住一间,便于监视迫害我吧!也因此我知道张玉铺床铺的很好,大概她以前是宾馆服务员出身,做了暗娼特务,引诱邹承惠嫖她后带回公司上班的。

 

当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在公司受气,明明我比他们的素质都高,怎么这些渣子这么嚣张、总给我气受,现在看来它们是故意害的,因为它们是特务而不是正常人。后来我找到其他工作就离开这家公司了,特务们没来得及设局害我,也就没暴露。现在是特务们的主子——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系统暴露了,才把这些特务都暴露出来了。

 

由此可见中共制度里都是些什么人啊,都是像邹承惠这样的屁股有屎的人。不论嫖娼的还是被嫖的都是屁股有屎的人。共产党的体制内都是屁股有屎的人,屎越多位越高。共产党最喜欢这种人,利用起来很顺手。一旦抓住其把柄后它们自己就会主动配合政府制度害人了,罪上加罪,它们自己就会害自己了!!!共产党就是来害人的,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利用坏人害好人,让坏人害自己。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我亲爹郭德源跟这么个臭烂逼结婚了,屁股上还能没屎啊?!跟多少人共用潘晶了?说全身是屎都不过分。

 

那为什么我“有幸”成为共产党制度的受害人呢?很明显我屁股没屎嘛!!!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就算派出所半夜砸门要强奸栽赃,我都跳窗逃生了。绑架我3次都没赖上任何罪名啊!(具体事实在附1里有描述)

 

我不单要说明我个人的清白,更想说的是这样的事在中国不是什么个别现象,是共产党政府在全国的既定政策,利用屁股有屎的卧底特务管制好人,是中共在现阶段的一种主要统治手段。从江苏江阴到广东中山,再到全国(见附23)!哪个公司没有这样的卧底特务?好人想赚钱得被特务管着,好人只有吃亏受气的份,因为屁股有屎的人渣们是政府(公安)的、是中共制度的一部分,好人本事再大一个人还能干的过政府啊???中国的公司能好?中国的经济能长久?只要有共产党在,中国人创造出的一切早晚被共产党破坏掉!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3、《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跟保安鬼混的没好人

 

谁家老人不在自己家里享福,跑到小区门口跟保安鬼混?!除非狗特务——身背监视好人的罪恶任务。谁家为了钱让老人干这种损德的、无耻的事情。

 

谁家孩子放学不回家,在小区门口跟保安鬼混。除非学生特务(职业学生),身背监视好人的罪恶任务。这样的孩子在小学和中学以致大学都有,表面上看和其他孩子没什么区别,实际它们已经拿收入,为邪党特务机关服务啦!平时监视同学和老师,也接受其他特务任务,比如监视我这样的好人。这种孩子从小是渣子!永远是渣子!

 

有的孩子干脆站在保安室的窗户旁边,看见我以后转身就走,什么意思呢?他(她)已经看见受害人(指我)了,完成定点监视的任务了?!可以“成功”撤退了?!共产党最喜欢这样的老杂种和小杂种,它们做坏事不怕遭报应。

 

好人谁没事不在自己家呆着该干嘛干嘛,跑到小区门口跟保安鬼混???也不要个逼脸了!!!

 

保安公司(物业公司)是各个地区公安派出所的特务部门,保安的职业本质是流氓特务(详见附)。凡是派出所不方便公开监视(公开迫害)的好人都由物业保安这类的狗特务出面监视。好人能跟保安鬼混吗?!

 

 

 

附:

1、《《物业公司》是《公安派出所》外设的特务部门》


 

2、《正经做生意的商场(超市)会喜欢这样的狗特务们吗?!》


 

3、《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


 
照片说明:跟保安鬼混的老人,这个破沙发好像是够特务专座

2016年10月4日星期二

我亲爹郭德源有他的下场,我又怎会执着于亲情呢?

 

为什么特务们搞的这样准,知道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呢?万一我家里有老人或小孩(或其他人),特务们还敢来吗?毕竟他们是犯罪——非法入室!还不是因为有我亲爹这个《钩子》嘛!我亲爹郭德源隔三差五就到我这里来,看我的生活有没有变化,给派出所通风报信——我还是一个人,我一出门家里就没人了,空了,让特务们趁我不在家时用万能钥匙开门、非法入室。怪不得他每次来都要求进来看一看呢!他有他的下场,我又怎会执着于亲情呢。我跟郭德源全家也只是一世的亲缘,他们都遭报应以后我还有未来!

 

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养了十几年的杂种孩子赖不出去了,她已经把那孩子打残打傻了,灭口还是养一辈子都是罪!这不是一大报应吗?!这人间的报应还不算完!

 

谷都派出所绑架我的恶警也都有他们的下场!我又怎会把它们当成人呢?!

 

我家周围监视我的狗特务也都有他们的下场!我又怎会把它们当成人呢?!

 

到他们不能得救得到那一天,它们所作过的一切都算其罪!它们入无生之门,永受痛苦,层层灭尽,形神全灭!它们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震耳欲聋,全宇宙的生命都会知道它们遭报应了!!!

 

 

 

注:

 

郭德源:我亲爹,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共产党制度害人犯罪的卑鄙手段——《家属配合》》


 

3、《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4、《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