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窃听法轮功的秘密警察提前5年送入大学“镀金”


众所周知,公开宣布镇压法轮功是在1999720日,此前5年的1994年,负责窃听我的秘密警察已经被送入大学“镀金”。他们就在我的周围——充当我的同学,低我一个年级,我是93级的,他们是94级的。一方面为了近距离了解受害人(指我),另一方面为秘密警察们“镀金”,为将来镇压我以后立功、提拔做准备。也就是镇压法轮功,提前5年多就已经定岗定编!

秘密警察班级一共20人左右吧,为什么低我一个年级呢?高我一个年级不是更能压制我吗?在我判定是这样,为了共产党镇压法轮功的人员编制是94年才部署到位的,也只能这样安排了。

我考取的是“黑龙江大学”俄语系,不知何故我被“强制委培”至“哈尔滨师范大学”俄语系。背后的原因,我当时不知道,强制手续也不用我本人去办,我也没有知情权。现在看来是公安镇压机关强行安排的,大概哈师大有能力为秘密警察们开办特招班、而黑大不能,所以受害人(指我)也得配合镇压自己的安排。

秘密警察的班级还得找关系、走后门才能上,因为镇压法轮功可以让他们一步登天:脱离社会渣子的社会地位、还为将来提干做准备,你想一想,有多少警察和贪官家属等着这样的“机会”迫害我以后拿好处呢。

这样的强制安排在当时看来对我也是一种迫害,因为降级了嘛,黑大是省级大学,哈师大是市级大学;我本来是本科,为了降级(镇压)特意把我的高考成绩减掉很多分数——降级为大专,是因为秘密警察们只能读大专,因为警察们没有文化,很多是从小学、中学直接拔上大学的,我这个受害人不能比镇压我的秘密警察高的太多。(只是高了一个年级,文凭不许我高)

多年以后我回看这段经历,和当时看自己的境遇,截然不同。我“因祸得福”,得到了双学历、双专业(黑龙江大学本科,哈尔滨师范大学专科)。至于为什么在我大学毕业8年以后,镇压机关通过我爸,主动把属于我的本科毕业证书补发给我本人,我就不得而知,公安机关一直扣留这个本科毕业证书,因为镇压我嘛——不能给我一点好的。还有最重要一点,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落马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那时正在掌管黑大俄语系,如果我正常入学一定落到他手里,所以公安机关为镇压我而强制我降级,在客观上使我远离了淫官的魔爪。如果那时落到衣的手里,不要说双学历呀,不“献身”恐怕连一个毕业证书都拿不到,以中国的黑暗教育制度,衣俊卿绝对可以办得到的。

那个班级的所有同学们根本不学习,一个是因为他们没有文化基础、他们也学不会外语(我是俄语专业的,秘密警察们肯定要跟我一个专业的),另外一个他们当时就知道毕业后的去向,不用学习也都有好去处,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可能有特殊训练,跟正常学生不一样。他们毕业后都被“分配”去了省安全厅。一个大学老师徐英平告诉我这个消息“没办法!你(指我)那一年分配的不好,他们这一年分配的就非常好,他们都去搞监听了。”徐老师告诉我这个消息显然不是为了安慰我,而是为校方开脱,因为哈师大没有给我正常分配工作,而我的同学都给分配工作了(大学毕业几年后我陆陆续续了解到这些真实情况)——这也是一种迫害:不给我公平待遇,经济上截断。这是大学方面按照共产党指令配合公安、镇压我的一个步骤。

很多年里我感到很奇怪,他们学习那么差,怎么去监听俄国人呢,他们能听懂俄国人说什么吗?现在看来是我太单纯了,他们哪是去监听外国人呀,根本就是监听我的!!!他们自己很清楚。

他们的“幸福”建立在好人的痛苦之上,没有迫害就没有他们的一切,他们比他们的主子更需要迫害好人。这样的人最拥护镇压、最拥护中共统治!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无理镇压维持了二十多年(从我上大学就开始了)。这二十多年以来,在(公安)“监控中心”监听我的就是这一批人,他们不大可能让位的。

他们因为镇压好人(指我)而“发达”了二十多年:上大学、工作安置、房子、收入、升迁,都是因为镇压我有功才得到的。他们的脑子里考虑的问题根本不是受害人(指我)所承受的巨大苦难:十几二十次的强制失业、颠沛流离,多次被绑架到派出所、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恰恰相反,是好人(指我)的巨大苦难换来了他们光鲜的一切,二十多年中他们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攀比名利,也许还在为科长、处长的职位争斗……,他们因为这些而更加拥护镇压、忠于共产党,而更加按照党的旨意迫害好人、羞辱好人,还认为自己有能力,甚至认为自己是权势的一部分。他们全然忘记了他们的人生基础却是中共的血债和滔天大罪,他们只是西来政党的奴才,他们损德、毁根基才换来表面的名利,他们失去的是永远。


为了窃听我一个人,提前5年招收一个几十名秘密警察送入大学“深造”,这还没有计算大批的行动队的成千上万的便衣警察,动用各类设备的费用,全国跟踪、潜伏、监视、绑架的费用,长达二十多年给这么多人的待遇(见前述)、费用,花费巨大只为害人!怪不得中国的维稳费超过军费!我刚上大学那一年患上了咽炎,咽炎患者的一大特点,就是录音和本人声音不像。即使他们全天候窃听我、给我录音,也没有用处——因为不像也不可能成为证据。这也是一种天佑好人吧——巧妙的保护!只要我存在,他们的一切都是罪,我的存在就有意义。


附:
《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镇压名单》就已经秘密拟定了》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这个狗特务(秘密警察)不了解小区情况,暴露了:带孩子的不一定是好人


今天下午出去买菜,一出楼门就看见一个“狗特务”。他身旁的儿童车里有个小孩(见图片)。正经人能在路上、哄孩子呀?!来往车辆这么多!——就是为了监视受害人(指我)比较方便嘛。旁边10米就有一个小花园——走几步就能走到,只要不是个傻逼都知道应该把孩子推到那里去。好人能这样?带个孩子就能骗人了?如果他真的是从楼里出来,要穿过这条路,去小花园,那前面有路他又不走。他看见我以后还拿出手机来,看样子是在发信息、报告受害人(指我)位置。

果然他怕拍照,我说我拍风景,把你拍在画面里头不怕的,他说他不喜欢给人拍。我顺便问他哪里的?他说“这栋的”。我再问那一户的?他说不出来。我没见过他!他为了证明自己,还说他认识老张(保安)。老张几天前就走了——辞工不做了。这人如果真是小区居民,还能不知道老张已经走了?!怎么这么巧,一句话就暴露了!

再补充一点特务带孩子的情况。有些特务专门带孩子,为了掩人耳目,把孩子当成“道具”。一看就是流氓渣子,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杂种孩子??这方面还有一件“趣事”。

有一天我去超市买东西,公安的便衣《卧底特务》从我一出家门就监视、跟踪我,跟到了超市里,还委派了扒手要偷我的钱。这个扒手是个胖女人,身上(前)背着孩子,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我在卖场里装苹果时,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扒手已经到我身后了。这时,扒手背着的孩子忽然哭起来了,我闻声猛一回头、正好看见她,她还没来得及离开我太远,我一看就明白了!从这件事以后我就知道了,有些孩子是“道具”,带孩子的不一定是好人,也可能是特务便衣(秘密警察)、公安操控的扒手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杂种孩子。(注:当时卖场里人很少,不存在拥挤的问题,如果是正常的顾客完全可以站在我旁边装苹果——很多空位,她专门站在我身后那就是扒手了!孩子意外的哭声暴露了她。)

另外分析一点,孩子也可以成为特务的标志!因为是特务,不能穿统一的服装,不能统一戴帽子,不能背一样的包包等等,也不能公开点名。就都弄一个孩子背着、抱着、带着,一看就知道可能是同伙。那正常人家也可能有小孩呀!对,大人一见面一对暗号就知道了呗——正常人不知道暗语,而特务就知道了,对方不是一伙的,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区别开来了——还不用暴露身份。其实正常小区里不会有这么多小孩的。一个小区里的很多居民统一行动——生孩子???不大可能吧!

这些傻逼特务(便衣警察、秘密警察)都归派出所管控——《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小琅环山边。全国9万多个派出所,全国联网,我全国找工作都能遇到这样的傻逼特务,他们像苍蝇一样跟着我。太赖了!你们为了狗粮不要脸——你们不要个逼脸!

一些生意人、邻居也被收买和吸收,充当公安派出所的奴才、监视好人,你们为了黑钱不要脸——你们不要个逼脸!


照片说明

傻逼特务为了狗粮不要脸——不要个逼脸1



傻逼特务为了狗粮不要脸——不要个逼脸2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的延续: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是《江泽民集团》继位之争

 

习近平一直重用的王岐山是姚依林的女婿,后者有六四血债。(网络爆料,见附图)这样看来,习近平是《江泽民集团》血债帮的继任者。那么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就是江家帮内部继任之争,薄熙来倒台不能证明习近平无罪。二者“比坏”的结果决定了谁上:即,谁的方案更能掩盖血债、更能洗白罪恶,谁才能上台。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习近平做的事情就是为江泽民的血债“斩草除根”,这要看他的真实的行为,而不能看其收买和吸收的媒体的宣传。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起诉江泽民运动。2015年发动的这场运动,主要是煽动法轮功学员去法院起诉江泽民,观其实质,就是让大家去请求法官审判他们的主子——江泽民。这样做的一个直接后果,使起诉者的个人信息外泄,抓捕起来就容易了——按名单抓人。很明显,其针对的对象——没有暴露身份的法轮功学员。(见附1

 

李洪志师父也明确讲过这件事:“其实我也主张那些个关键的学员、能起大作用的学员不要暴露。”(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20151016日)。一年后的201610月传出消息,邪恶之徒意图行刺李洪志师父(未遂)。是什么人要行刺?现在就看的很清楚了,刺杀的指令来自中共现任最高领导人,他的真实身份是江泽民的继任者,他要为江泽民的血债“斩草除根”,谁阻碍他这么做,他就要杀谁!李洪志师父用简单的一句话、较隐晦的、不点名的揭露了其行为的本质,这也是他要行刺师父的真实原因。但是,那天师父根本就没有去会场。

 

而李洪志师父做的是要保护自己弟子的安全!师父用了“暴露”这个词,这是非常罕见的,师父是教人向善的,从来不用这类语言。我刚一看到这句话时也着实一惊!实际上,师父点明了要保护的弟子是哪些!相对的,也等于揭示了加害方是谁!加害的方式不言自明!连保护的方法都说出来了——“不要暴露”。师父用一句话就巧妙的做到了,师父的大慈大悲、大智大慧都让我落泪!

 

另外,从我本人的亲身经历中也可以看出,他老子(指江泽民本人)在台上时都没有这样迫害过我,那时只是不让我出来工作、不给我公平待遇!习近平上台以后,不但恢复了上述迫害方式,还动用国家机器系统性的镇压我本人(这方面的内容我已经写过很多了,这里不再重复,见附2中给出的链接)。凭什么这样迫害我?我也没什么问题;我也没求你什么事,我都是自己找工作、自己生活;我是一个普通人、离权力核心远着呢,在我身上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个人恩怨。就是习近平继承了江泽民的残暴本性——故意害人!

 

一些媒体上把江泽民说成是迫害的唯一,那是为了麻痹受害人吧。把血债的矛头指向江泽民一个人身上,使其继位者有空间和时间为其血债“斩草除根”,受害人都死了这个事也就完了?!

 

以上是国内的情况。在国际上习近平政府把教宗方济各拉下水,为活摘器官背书,企图在国际社会洗白活摘人类器官的罪恶(见附3)。

 

至于习近平搞的反腐,用反腐的名义把“比坏”落败的对方人马全部清洗掉。而真实的习近平为血债活着!

 

 

附:

1、《我本人不参与向邪恶法院递交起诉材料的运动》


 

2、《也谈依靠谁的问题》


 

3、《教宗方济各公然为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背书:你会邀请恐怖分子参加反恐大会吗?!》


 

 
 
 

照片说明(网络图片)

王岐山是姚依林的女婿,姚依林是中共极左的代表人物之一。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八九年镇压学生运动,维护苏联的利益,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维护中共极大家族的利益,都有他的身影。你想王岐山能好的了吗?让此人掌握生杀大权能好的了吗?所谓反复就是能更顺利的抢夺更多的财富,让他们的政权更稳固。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也谈依靠谁的问题


我不靠大法(师父)还能依靠谁呀?
共产党已经在迫害我了,难道谁害我,我就依靠谁?
谁绑架我,我就依靠谁?
谁强制我失业,我就依靠谁?
谁来我家来踢门,我就依靠谁?
谁装逼、耍臭无赖,我就依靠谁?
谁活摘我器官,我就依靠谁?
残酷迫害我的人把我推出来了:推向了“真、善、忍”,推离了恶党(指中国共产党)。
慈悲的人大多会感谢自己的“敌人”,也是这个原因吧。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在大法与共产党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他还没有成为中共权势的奴才;
只要他还没有变成一个傻逼;
我想他都会得出跟我一样的结论!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5、《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6、《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7、《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8、《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9、《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10、《呸!呸!呸!》

11、《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美联航强拖乘客下机是否阻止了另一桩罪恶——活摘人类器官?


美联航3411航班发生乘客被强行拖下飞机事件。据报道这名乘客是个医生,为什么他偏偏是医生?他当时拒绝下机的理由是“他还有病人(等着他)”

是什么病人这么重要?是否需要移植活体人类器官。这名《医生乘客》此行是否涉入活摘人类器官的罪恶 ?!“被强行驱逐下机的乘客名叫陶大卫(David Dao),现年69岁,是美籍越南裔,居住在肯塔基州。事发的UA3411班机正是从芝加哥飞往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公开的新闻报道见附)

“陶大卫十年前曾因违法开药而被吊销行医执照”、“越共执政期间,陶大卫抵达美国。”(见附)。这名《医生乘客》有共产党背景?中共以政府行为活摘中国人器官的。此《医生乘客》的越共背景与活摘器官的中共有着微妙的联系,不得不引人思索。

最后,简单谈一下美联航的“奇怪”做法。个人认为航空公司方面完全没必要如此处理这个问题,扩大化、公开化的展示负面——明显对自己不利。他们有时间和能力选择很多方式:提前阻止部分乘客登机、给高一点的补偿金劝说下机、最差方案也可以让航警抬乘客下机,完全没必要把这件事处理成流血事件。

是否为了阻止另一桩罪恶——活摘人类器官,才使用了极端手段。如果这名《医生乘客》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签订一份活摘别人器官的“医疗合同”等涉入活摘器官罪恶的活动,那他被打成这样,就是救了别人的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不是一件坏事。


附:
《越南也恼了!美联航再次道歉能有用?》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哪些群众比“间谍”更“间谍”:政府煽动诬陷,还给奖金?!



本周一(410日)北京国安局发布《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线索被采用的举报人将获得最高50万元奖金。

“真间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国安局”都找不到线索,群众能找到?“真间谍”还能让普通群众发现吗?如果真有这样能力的群众,那么这些群众比“间谍”更“间谍”!在我看来,这样的《办法》根本就不是为了“真间谍”,而是为了煽动诬陷——利用“人民群众”的名义把不是间谍的人诬陷成间谍。

有时,目睹这个我已经生活了10年的城市,我就在想,如果没有大批的秘密警察(特务)无孔不入的监视民众,一夜之间全城都能贴满《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以中国目前的民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真相是最让共产党恐惧的。

可是,张贴真相本身不是间谍行为,张贴真相者根本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处罚的。“国安局”也知道没有法律依据、定不了罪,甚至都不在其管辖范围之内,更何况把本国人民诬陷成间谍也是非常可笑的。于是搞出来这个《办法》——群众举报的!这样“国安局”就有理由受理了!你看一看,我国的人民群众举报你了,就可以把你化为另类了……!!!下一步把你定成间谍问题也就容易了。就这样,“假间谍”在政府煽动的诬陷中诞生了!!!

既然是有奖举报,就不能匿名。因此不是所有“人民群众”都有权举报(诬陷)别人是间谍,只有得到政府“信任”的人民群众去举报才能被“国安局”接受吧。中国的秘密警察(特务)密度之大,已经达到超饱和的程度。每个小区都配备了《特务保安》多个,每栋楼里都安排《特务邻居》多个,每条街道、每个商场、每辆公交车上的《特务路人》很多……。我想,这些人是举报“假间谍”的主力吧。还有,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一些中国人被中共的权势所吸引,甘心充当权势的奴才,丧失人伦道德的底线,依靠权势迫害家人,这样的人也会借助《办法》的东风,前去举报吧。(见附)以此洗白其害人的罪名!更有,中国历来就有那么一批人,狭隘、妒忌、虚荣的人,一有点机会就会整人、害人,这个《办法》也给他们方便了。这些群众比“间谍”更“间谍”!!!


附:

《老人要知耻》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老人要知耻


我见过一些这样的老人,他们为了钱、为了一点好处,被中共的权势所吸引,充当中共的秘密警察、监视民众、伺机折腾民众,这已经是不对了,还不讲一点公德,人老了要知耻!

周日那天(49日)我乘坐公交车出去购物,在总站经历了这样一幕。我到达公交总站时,有空车等待发车,车门关着,车门口的地上放了两个大袋子,分别放在两个滑轮车上,我一看就明白了,这就是占位的。不远处有两个丑陋的老太太和几个小混混,他们都是等车的乘客?不在车门口等着,跑到旁边去?!OK,我大度点,不跟他们计较,我站在袋子后边“排队”。几分钟后司机来了,我跟那两个老太太说“有司机了”,那俩老太太也不快点过来。门一开,我后边的人已经上车了,那我也上去吧,这俩老太太也不正常上车呀,就在我走到车门口的一瞬间,那两个老太太好像忽然醒了!疯子一样跑过来,一脚踩在我脚上、抢先上车了,踩了我的脚也不道歉。其实当时等车的一共也没几个人,你最后一个上车也会有座位的。何况我还叫过她们过来,何苦来争抢成这样呢?如此老人要知耻!

再举一个例子吧,也是我的亲身经历。大概十几年以前吧,我刚到广州时,上下班高峰期那公交车挤的要命。偏偏有一些老人,看起来七八十岁了吧,坐车免票的那种,你们白天有多少时间乘车啊?!你们根本也不用上班了,非得在上下班时间跟“上班族”挤公交干什么?别人还得给你让个座,因为你们老嘛。你们活了几十岁了不知道什么叫自觉吗?!

这个例子很能说明本质问题。有的老人带着小孩乘车,看那老样子他(她)孙子都上高中,领着一个4-5岁的小孩坐车,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反正是上了车了,别人自然给他(她)让座。给你个座位你就抱着孩子赶紧坐下吧,他们不!先让小孩坐下,他(她)自己还站在过道上晃来晃去,到后来前后左右座位上的人都得起身,让他(她)挑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

这些老人显然不是正常乘客了,他们也没什么正经事,甚至都不是为了出门散心。他们就是专门在公交车上监视、折腾民众的秘密警察。这样的与权势互相利用的老人在中国还有多少?

我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以老人身份勾连共产党《黑帮政府》迫害我本人。这还不只是一个知耻的问题,而是违法犯罪的问题,是沦丧道德的问题。(个人信息见注)

二十多年以来,共产党反复使用暴力镇压我本人的。《谷都派出所》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见附1);《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2);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被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3)。这些不都是政府犯罪——镇压行为吗?! 

在上述暴力镇压之前,我曾经多次被强制失业。我大学毕业在家呆了很多年,他们都要害死我了还能让我找工作吗?怎么我忽然间能找到工作呢?!还找到那么多工作呢?!其实是警察、便衣们自己没法承认——他们在幕后给我安排工作,那不就等于承认他们事先磨好刀,才“公开招聘”我入职,为达到镇压目的吗?!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就业,我将计就计才找到工作。我原本不知道西方国家对中共统治的绥靖政策里包括承认、并配合共产党《黑帮政府》镇压中国人的妥协。我是在工作中发现了,镇压中国人的不止是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机器,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的在华企业都必须配合这种镇压:接纳执行镇压任务的公安便衣警察(特务)、并配合便衣特务的镇压行动。他们都属于“镇压有功人员和集体”吧!仅写出两例(见附4、附5),大家看一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共产党甚至造谣说我的储蓄存款没有合法来源,为非法扣留做“舆论准备”,甚至还派特务来我家偷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他们以为偷走了这些证明文件我就死无对证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但是天意弄人吧!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那张《工资证明》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烟幕弹”,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反而没被偷走(详见附6)。

难道老人自己犯罪“教育”子女吗?!政府犯罪“教育”人民啊?!现在我说一句“好人才有未来”也会被歪曲成“宇宙毁灭论”(见附7),明明我没罪也当成有罪?!目的无非是找理由让权势的走狗——警察出面“收拾”我。依靠权势迫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指我),不惜充当权势的奴才,丧失人伦道德的底线,这本身就是中共长期奴化教育的恶果、长期洗脑教育的恶果。我曾经总结过我揭露的受迫害事实、讲真相一些过程(见附8),如果我这样做都不能让老人醒悟,还有什么办法能拯救不知耻的老人?!


本人声明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就算共产党活摘了我的器官,我也还是一个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
▓我自己找的工作也不让我干,强制失业——全国范围内都能找到我,十几二十次强制我失业。中国人生存能力强,没有共产党迫害我自己就能生活的很好。
▓共产党【黑帮政府】是外国人杂种,谁请你们来了?!谁选你们了?!凭什么祸害中国人?!共产党滚出中国、滚出人类、滚入地狱!呸!


注【个人信息】: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5、《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6、《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7、《好人才有未来≠宇宙毁灭论!》

8、《笑谈晋级“战斗佛”》——总结、列表:讲真相、揭露便衣警察狗特务







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没报名就成立的《筹备组》涉嫌程序违法:三乡镇华丰花园小区业主大会筹备组



这份公告(见附图)暴露了其程序违法行为。首先,公告中并无指出合法的报名过程、及结束时间。没报名就出结果了???也就是这个《筹备组》没有经过合法的报名程序,是由一小撮人自封的,仅凭这一点就能证明这个《筹备组》是非法的,是不被业主承认的。第二,公告中只说了“根据有关法律……”(见附图)——“有关法律”是什么法律?!什么样的傻逼才能写出这样的通知?!


本小区多年来由便衣警察扮演物业公司,颠倒“主仆关系”强行将业主生活用水断掉,是对业主合法权益的侵犯,其行为已涉嫌违法。你们别颠倒了“主仆关系”——暴露你们秘密警察的真实身份!(见附1)暴力殴打业主(见附2),我现在每天回家先过暴力殴打这一关,才能安全到家。监视、迫害小区业主(见附3456)。秘密警察被多次揭露其违法行凶行为后,又搞出这个假象欺骗业主了。大家千万别上当!!!


我本人在小区里从来没见过报名通知——《业主大会筹备组》的报名通知。合法的报名程序本身就是对业主资格的一种审核过程,至少要拿出房产证才能有效登记,即报名的(当然还有其他的法律规定也都是要遵守的)。缺少这个关键程序,那谁知道名单上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秘密警察都能上吗???随便派个鬼都能来祸害这个小区吗???




便衣警察(秘密警察)都是流氓渣子,共产党是黑帮政府。怎么骂你们也不要脸。你们是外国人杂种(见附7),谁请你们来“管理”了?!凭什么祸害中国人?!共产党“黑帮政府”和流氓警察都滚出中国、滚出人类、滚入地狱!
 
 



附:


1、《便衣警察扮演物业公司:断水威胁敲诈业主、殴打业主》



2、《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



3、《便衣警察到居民家里踢门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4、《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5《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6、《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6/01/blog-post_12.html




7、《共产党才是外国人杂种,凭什么诬陷中国人?!》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姓毛的黑保安遭报应了!再赖这不走还要遭瘟!

 

《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身体垮了,不能上晚班了,他现在只能上白班。

 

据我看他是得大病了,身体垮了早晚班都顶不住,只能在白天时值班。干不了工作就回家“休息”嘛!它还舍不得这个秘密警察的位置。

 

他在这个“保安”位置上损德:非法监视业主,颠倒“主仆关系”断掉业主生活用水(未遂,见附1),殴打业主、行凶(见附2视频)。公安撑腰,他不会被清算,因为它是秘密警察,他的工作任务就是祸害百姓(业主),只要他在这个位置上就要按照公安的指令祸害百姓(业主)。以他的流氓本性,他也舍不得这个逞凶的岗位。德损多了他才得大病、身体垮掉的,这已经是遭恶报了。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自从他用棍子殴打我以后(见附3),我觉得它的脸变形了——呲牙咧嘴的,脸色也发青,就像地狱里的青皮鬼。他不知悔改,还殴打我,我现在每天回家先过暴力殴打这一关(大门口黑保安),才能安全到家。他身体差到不能上晚班了——这报应还不大吗?!再赖这不走,还要遭瘟!!!

 

我们小区的保安一共分为3班:早班(000-800),白班(800-1600),晚班(1600-2400),每周轮换一次,即:上周你是晚班,这周就换到白班,上周你是白班这周就换到早班,这样可以确保每个保安都公平的分摊班次,因为只有白班的上班时间是最好的,就是一整个白天上班,不用熬夜。现在白班都被姓毛的占住了,他不轮换了,其他的保安无论选择(早、晚)任何一个班,都是在午夜零点交接班,你说这秘密警察烦不烦死人?!它真的遭瘟,大快人心!!!

 

 

附:

 

1、《便衣警察扮演物业公司:断水威胁敲诈业主、殴打业主》


 

2、《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


 

3、《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


 

4、《姚根生还想诈骗维稳费,居委会、派出所还想成立《假业委会》诈骗维稳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