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日星期日

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便衣、警察像苍蝇一样跟着我——2016年延续了前几年的受迫害、反迫害状态,在这一年中已经陆续写过很多文字了,在这里就不一一重复了。不过,就在我生命中“最艰难时刻”这一年中有一道曙光乍现——我亲眼看见了(或者说我亲身经历了)警察从猖狂迫害好人到蔫退的过程。

三月中旬,我清空了我的银行(储蓄)账户,把现金存款全部都取出来、并分散开放在安全的地方了。我本以为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却招来了便衣特务踢门。穷凶极恶的流氓特务在两天后的晚上到我家里来,一脚踢烂门上的4根不锈钢管(详见附12)。这还不算,此后几天之内,居然在我们小区的路口设置了一道岗,有恶警坐在岗位上,公开监视我!(详见附3)我取的是自己的钱呀!凭什么监视我呢?哪个国家的政府能这么猖狂?!也就是从这时起,我开始了生命中“最艰难时刻”:每过3-4天出去买一些食物和日用品,便衣、警察像苍蝇一样跟着我,邻居、路人也都是安排好的卧底特务。极少外出(几年前已经不许我工作了——强制失业)。

曾经以为这“最艰难时刻”会持续很多年,除非共产党倒台,谁能改变这猖狂迫害的邪党制度呢?这样的生活大概过了半年,9月下旬时,忽然日本企业抱团撤出中国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那今后可能有更多外资撤出中国。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讯号,国际社会已经不认同共产党的恐怖统治了?人家不想再跟流氓(指中共)打交道了。

差不多就在同时,9月底(或10月初)小区路口那道岗就悄无声息的撤掉了——恶警蔫退了。这个无声的变化,像一道乍现的曙光,为我“最艰难时刻”的这一年增添了一抹亮色,甚至扭转了“最艰难”的基调——“最艰难”已经转成未来的一段前奏!

为了迫害我一个好人,共产党动用了几百几千的警察、便衣(特务),那全中国有多少这样的特务?养活狗特务的庞大的开支就要失去外资支持了?迫害要维持不下去了?!(详见附4)这对受迫害的好人来说不啻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在我看来,恶警蔫退仅仅是个开始,将来人神对共产邪党的清算将是无穷无尽的。





附:

1、《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2、《便衣警察到居民家里踢门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3、《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而设的特务据点:警察们穿着警服公然充当狗特务啦!!!》


 

4、《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