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我不知道当初他们[]捏造了什么“罪名”加害我,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们需要“证据”把罪名坐实了,还有一点也是清楚的,这个“证据”一直没拿到,也就是他们想栽赃的、而我本人不知道的任何“罪名”都没有被坐实。也就是说他们拿不到必须拿到的“证据”,那他们就没法收场,花出去的钱就没法报账,他们就都是违法的,这一点很关键。

由此可知,我没什么“专案”,很可能害我时用的是挪用别的项目的钱,那我周围的特务都没有什么合法收入,就是给点赏钱,所以他们怕曝光,一旦暴露房子、车子、钱等都得退赃。一旦共产党没有黑钱,他们的下场更惨。(具体迫害事实见附)

由此还可知,为什么他们只是绑架我而不直接打死,直接打死没“奖金”呀!所以第一次被绑架时,主要是关在派出所密室里,企图在24小时的监控中挑出我在言行上一点“瑕疵”,揪住一点不看其他,哪怕赖上一点罪名,就可以栽赃更多罪名,没想到我一点毛病没有,他们的罪证还落到我手里了(为了骗我开门而伪造的公函(传唤证),见附1)。所以第二次绑架时,是半夜砸门暴力入室,还派后妈潘晶(烂逼书记)的败类儿子王明海出面企图“强奸”再栽赃卖淫或通奸,我跳窗逃生,他们又没赖上,还把卧底的特务邻居暴露了。(见附2)。这些都是是为了坐实捏造的罪名。所以第三次绑架时,我在派出所密室里刚一开始大骂派出所,他们马上就把我放出来了。(见附3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当我讲出这个真相时,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再害死我了,再维持迫害还有什么意义,还没法收场了。他们当初调门喊的太高——为了搞臭受害人(指我),为害死做舆论准备,他们造谣无数、找了多少人,现在骑虎难下,搭梯子也下不来了。

这么多年挪用的钱都得退赃?!到底挪用了多少钱,用到哪些见不得人的地方,又要牵出多少罪行。又由于他们自己暴露了制度的流氓本性,成为了内部清洗的把柄。其实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严重的程度,他们根本就无法评估!!!还用好人去报复他们吗?他们自己就受尽刑责啦!


注:他们是指: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的警察、便衣,我亲爹郭德源、我后妈潘晶(个人信息见附4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个人情况: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才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