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时间:2014625

地点:华丰花园1011栋(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

罪犯:《谷都派出所》警察、便衣(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

主要犯罪事实:

谷都派出所警察、便衣,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受害人跳窗逃生;公安恶警自称土匪、武装绑架受害人、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帮凶;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充当共犯。

、事实经过;
  
 2014625日半夜零点零五分,谷都派出所警察、便衣,半夜砸门。我以为是流氓来捣乱的,我不理他们,他们自讨没趣自己就会走了;没想到他们砸了一个小时以后把不锈钢门的钢管砸弯了四根,伸手打开了锁上的保险钮,然后一脚踹开里面的木门,以暴力方式入室。共犯——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出面充当“烟幕弹”,来到我卧房门口跟我说话:“你自己把房门打开,我给你机会。把门砸坏暴力闯入我家以后还说“给我机会”,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王明海在共同犯罪之前几个月就在网上高调的喊“我强奸你(指我)就不杀你”,哪个罪犯会傻到自己喊出来,这也是为了吸引注意力,掩盖真正的罪犯——《谷都派出所》(见截屏图片)。

我听到恬不知耻的流氓语言以后从窗户跳出,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11303),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大约一小时后。恶警找到我,我当时说“你们明天上班时间我再去做笔录”,恶警们不同意,当场绑架我。我作为受害人被恶警绑架,不明不白被关进派出所密室。
 
跳窗落地时我腿上、胳膊上多处擦伤。 

、犯罪主体是警察、便衣;

我被绑架后的关押地点——谷都派出所密室,说明犯罪的主体是警察、便衣。如果是其他绑匪犯罪,不会直接关进派出所密室。

我跳窗逃生,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11303)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我还主动给老太太看了我的身份证,老太太自己打开阳台门让我进入她家的。而且我只是逃生躲到他们家了,没任何不法行为;老太太本什么没有任何损害,没理由报警的。

老太太的女儿根本不在现场哪有报警资格?老太太本人能给她女儿打电话就不能给110打电话吗?老太太在现场都没报警她女儿能报警?这样的报警根本就不具备基本的报警条件呀?这算不算报假案?

我当时还奇怪,恶警怎么找到我的,也没看见恶警们挨家挨户搜呀。 除非一种可能,这一家本身就是卧底特务,他们把我交给警察绑架。并配合警方造假案。

、亲爹、后妈与警察互相利用、迫害好人(指我)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流氓渣子,王明海本人酗酒,滥嫖,长相龌龊,多次离婚后无正当职业;生了两个残障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才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恶警们一贯犯罪,上一次绑架我的情况见附。后妈潘晶(烂逼书记)出于恶毒妒嫉和流氓本性要杀害我,但是潘晶罗织的罪名、捏造的事实根本达不到法律上的立案标准,警方就犯罪帮助烂逼书记害人。他们互相利用,迫害好人,是中共制度的流氓本性的充分暴露。只要这套制度还存在,如我亲爹、后妈、众恶警、便衣就有作恶的“舞台”,中国人唯有彻底抛弃中共的邪恶体制才是出路。



附: 

《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被砸坏的不锈钢门和和踹坏的木门:








我跳窗逃生落地时多处擦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