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6年10月4日星期二

我亲爹郭德源有他的下场,我又怎会执着于亲情呢?

 

为什么特务们搞的这样准,知道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呢?万一我家里有老人或小孩(或其他人),特务们还敢来吗?毕竟他们是犯罪——非法入室!还不是因为有我亲爹这个《钩子》嘛!我亲爹郭德源隔三差五就到我这里来,看我的生活有没有变化,给派出所通风报信——我还是一个人,我一出门家里就没人了,空了,让特务们趁我不在家时用万能钥匙开门、非法入室。怪不得他每次来都要求进来看一看呢!他有他的下场,我又怎会执着于亲情呢。我跟郭德源全家也只是一世的亲缘,他们都遭报应以后我还有未来!

 

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养了十几年的杂种孩子赖不出去了,她已经把那孩子打残打傻了,灭口还是养一辈子都是罪!这不是一大报应吗?!这人间的报应还不算完!

 

谷都派出所绑架我的恶警也都有他们的下场!我又怎会把它们当成人呢?!

 

我家周围监视我的狗特务也都有他们的下场!我又怎会把它们当成人呢?!

 

到他们不能得救得到那一天,它们所作过的一切都算其罪!它们入无生之门,永受痛苦,层层灭尽,形神全灭!它们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震耳欲聋,全宇宙的生命都会知道它们遭报应了!!!

 

 

 

注:

 

郭德源:我亲爹,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共产党制度害人犯罪的卑鄙手段——《家属配合》》


 

3、《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4、《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发表评论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