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8日星期六

江苏江阴海达集团邹承惠嫖娼被抓后充当公安卧底特务



本人于20041220日至2005521日在《江阴海达集团》工作。公司地址:江阴市华士镇,法人代表徐友才,部门经理邹承惠。

 

工作期间我听老职工说邹承惠找小姐被当地派出所抓过。我当时也就那么一听,根本没往自己身上联想。

 

《谷都派出所》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劫持到精神病院的犯罪行为暴露后(详见附1),我再回忆这段工作经历就明白了,当年的邹承惠是因为嫖娼被抓后,有把柄在公安手里,就充当了公安的卧底特务,被利用来加害好人(指我)。怪不得当初我亲爹郭德源不同意我自己找工作,极力劝说我去这家公司工作,实际上是利用尚未暴露的家属身份把我骗入“圈套”让特务害我。

 

邹承惠周围至少还有两个卧底特务:张玉(女)和孙小梅(女),这两个女人明明不懂英语,连英语发音都搞不准,还总喜欢在我面前卖弄英语,我看她们只会说不会写。因为我是专业俄语翻译,看的出她们是什么货色。公司还“规定”必须两个人一间宿舍,明明有空房间也不许我自己住,就是强制我与特务张玉共住一间,便于监视迫害我吧!也因此我知道张玉铺床铺的很好,大概她以前是宾馆服务员出身,做了暗娼特务,引诱邹承惠嫖她后带回公司上班的。

 

当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在公司受气,明明我比他们的素质都高,怎么这些渣子这么嚣张、总给我气受,现在看来它们是故意害的,因为它们是特务而不是正常人。后来我找到其他工作就离开这家公司了,特务们没来得及设局害我,也就没暴露。现在是特务们的主子——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系统暴露了,才把这些特务都暴露出来了。

 

由此可见中共制度里都是些什么人啊,都是像邹承惠这样的屁股有屎的人。不论嫖娼的还是被嫖的都是屁股有屎的人。共产党的体制内都是屁股有屎的人,屎越多位越高。共产党最喜欢这种人,利用起来很顺手。一旦抓住其把柄后它们自己就会主动配合政府制度害人了,罪上加罪,它们自己就会害自己了!!!共产党就是来害人的,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利用坏人害好人,让坏人害自己。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我亲爹郭德源跟这么个臭烂逼结婚了,屁股上还能没屎啊?!跟多少人共用潘晶了?说全身是屎都不过分。

 

那为什么我“有幸”成为共产党制度的受害人呢?很明显我屁股没屎嘛!!!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就算派出所半夜砸门要强奸栽赃,我都跳窗逃生了。绑架我3次都没赖上任何罪名啊!(具体事实在附1里有描述)

 

我不单要说明我个人的清白,更想说的是这样的事在中国不是什么个别现象,是共产党政府在全国的既定政策,利用屁股有屎的卧底特务管制好人,是中共在现阶段的一种主要统治手段。从江苏江阴到广东中山,再到全国(见附23)!哪个公司没有这样的卧底特务?好人想赚钱得被特务管着,好人只有吃亏受气的份,因为屁股有屎的人渣们是政府(公安)的、是中共制度的一部分,好人本事再大一个人还能干的过政府啊???中国的公司能好?中国的经济能长久?只要有共产党在,中国人创造出的一切早晚被共产党破坏掉!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3、《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