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他们都(已经)遭报应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

 


他们被处罚,并不是因为他们损德、迫害好人(指我),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没能把我整得倾家荡产甚至自杀,所以他们的各级领导恨这些喽罗不争气,只好拿他们出出气,表演表演给周围的人看看好戏,以给自己添点光彩。他们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从没想过要认罪、停止迫害、给受害人(指我)任何公道,所以也不通知我一下,我还是“意外”才知道他们已经遭报应啦!不过,有一点让我很欣慰,他们客观上已经遭报应,我这个受害人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

那天(2017年11月26日),我在楼梯上公开喊真相“我已经断绝父女关系,20171014日已经公开发布《断绝父女关系声明》,你们这些狗特务还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监视我?你们是在损德、故意犯罪”。我刚刚喊了这几句,《特务邻居502》(照片见附)立刻冲下楼来威胁我说“我再看见你就打死你(指我)”;他在楼梯上公然扬言要“打死人”、暴恐威胁邻居(指我),全楼的人都听得见。我立刻拨打110报警“暴恐威胁”。我原本不确定他是不是来监视我的特务,我公开讲一下真相,大家都可以听到,他自己对号入座、跳出来了,他这一举动还把我一直以来的怀疑证实了。我做对了!

 

(注:502是指住在“谷都派出所”租用的公寓里的便衣特务(他的任务是卧底监视好人、玩弄巫术迫害好人),这个隐蔽房的地点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502,这套房子位于我家邻居的位置,所以称之为《特务邻居502》)

 

两个110队员来了以后,见到了我和《特务邻居502》,他们也看见了当时502的眼睛都红了,凶相毕露,大概认为没有调解的必要了,再调节下去就要打起来了,看502那样子他都敢跟警察打仗。110队员就让我去当地派出所备案(谷都派出所),还说派出所肯定不会把我关起来,我就去了“谷都派出所”。

 

谷都派出所的报警中心明明有多个接警室,只有一间开着门,其他的房间都关着门,里面有没有藏着人,我就不知道了。唯一开着门的房间里还不开灯、也没窗户,一个“缺德警察”坐在里面没穿警服,他穿着灰色连帽衫便服,胸前挂这一个黑色证件套,是叠起来的,我根本看不见里面到底有没有证件,而且叠起来的这个证件套朝向外面的一面隐约能看见一个警徽,至于对向他自己身体的一面有没有警员证、谁的警员证,我根本看不见,他自己也不出示证件、也不说他自己是谁。从后来的对话来看,他们“谷都派出所”是故意这样安排的。但是我去的地点是谷都派出所报警中心接警室,如果那里的摄像头(和硬盘)没坏的话,都可以查的到的,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果然这个“隐瞒身份的缺德警察”拒绝办理备案,还跑到大厅里打电话(座机),他装作按了一个号码,然后自己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电话回来了,这个过程很快,等到我追出来到电话机旁边时,他很快就放下电话、返回到没开灯的房间里(唯一开着门的那间接警室)。所以他按的哪里的电话号码,他按的是不是真的电话号码,我根本无法知道。

 

回到房间里坐下后,“隐瞒身份的缺德警察”是这样变成傻逼的(对话):

 

隐瞒身份的缺德警察:“我刚才给110队员打电话了,他们告诉我说邻居都不肯给你作证”

 

我:哪个邻居不肯给我作证呀?(如果有的邻居没在家,他能听见吗?)

 

隐瞒身份的缺德警察(没理了,就转换话题):“你邻居反应你一出门就对着他们呸呸呸”

 

我:“哪个邻居说的呀?谁被呸了?有谁对号入座了吗?”

 

我:“还没备案的,110队员就能去取证吗?取证材料有吗?我来这里只是要求备案!”

 

理屈词穷的“隐瞒身份的缺德警察”恼羞成怒,吼道:“(110队员)他们给你调解了没有?让他们再到现场,带双方来派出所才能给备案”——我经过询问知道110队员是分局的,派出所指挥分局好像不大可能,是派出所实在骗不下去了、威胁不住受害人(指我)了,把麻烦都推给上级分局了。我经过询问还知道,派出所根本没有打过电话给分局的队员(指那两个110队员)。

 

我回到小区以后第二次拨打110,刚才那两个110队员也第二次来到我们小区。他们问到《特务邻居502》还在不在楼上,我就说“你们想上楼去看,我就跟这你们上去。”言外之意:你们想一想你们能不能把他(那样一个流氓)带回派出所?

 

他们(两个110队员)想了一下就去一边打电话叫民警来处理。几分钟后来的这个民警真的太“巧”了。

 

经过询问知道,这个民警姓莫,还是不说真名,其实我当时就认出了他,我第三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时,他是大白天在大街上绑架我的恶警之一(见附1),他自然不肯说出真名。我见到他以后随口问了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他很快就不让我说话了,匆匆说了几句就走了,现在回看这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好像是我抓紧时间问的,其实不是。我也就是随便那么一问。其实我当时就看出来了,他是出来敷衍我的。果然此事没有了下文。

 

这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第一个是“我咋看你这么眼熟呢?”;第二个是“你是这里的?”他答“我是这里的”。

 

“这里的”指的就是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这里就是乡下(农村),虽然小区林立,过的城市生活,但是这里是农村级的。

 

我的家乡是哈尔滨市,省会城市,至今我的户口还在家乡没动过,中国人有谁会把自己的户口从省城迁到农村呢?除非受到处罚“户口迁送农村”。

 

现在我是自己单独一户,我自己是户主,我户口本上就只有我一个人。我自己没动过户口,我甚至都没回去过家乡,户口本上写的日期是20156月,当时我一点不知道;我是在一年以后的20167月,经过交涉才把我自己的户口本从“缺德爹”的手里拿回来的,我才知道自己在一年前已经单独一户、当了户主了。也就是,我本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当了户主了,就全都办好了?!其实事实恰恰相反,我没动,是我家户口本上的其他人都离开了,就只剩下我一个认了,我自然就是户主了,单独打印出一个本子,还被“缺德爹”扣留了一年多,经过交涉才要出来。

 

那我家户口本上的其他人都哪去了呢?缺德爹去哪里了呢?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去哪里了呢?潘晶的败类儿孙(潘晶的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王明海造出来的弱智孩子)的户口都去哪里了呢?迁送农村了呗!都不可能去别的农村,就是这里——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

 

看户口本上的日期,是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第二次绑架我以后(见附2)的第二年,“缺德警察”们勾结“缺德爹”在这里损德、迫害好人(指我),他们一帮子流氓都集中在这里,那正好!索性就把他们的户口迁送到这里吧。

 

这个地点个当初并不是我选的,买房时“缺德爹”说我不懂房、他懂,强制“帮”我买了这个房子,钱都在缺德爹手里,不给我本人,我也不知道我应得多少。只在房产证上写上了我的名字,等于以房抵钱,如果连房产证上都没有我的名字,当初我可能不来这里,那他们在这里设计、安排的种种迫害就无法实施了吗?!他们并不是真的想给我买房,是为了迫害我方便,把我固定到他们选中的这个地点。那么多年里我也不知道“缺德爹”存心要害死我,我也不知道我周围的人都是来害我的“缺德警察”,和共产党从社会上招安来的充当“维稳流氓”的社会渣子。

 

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我前半生的几十年,他们暴力威胁(绑架、半夜砸门等),还有纠缠骚扰:脑控迫害、窃听、监视、跟踪、投毒、破坏日常生活、破坏家庭物品;强制失业十几二十次(经济截断式的迫害)——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想方设法迫害好人,瓜分受害人财富、瓜分维稳费!谁下的命令,谁的因素在起作用,他们都很清楚,到底处罚多少人“户口迁送农村”,我这个受害人不得而知。

 

他们也等于是遭报应了,缺德爹退休时是省级事业单位“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退休,户口到了农村,还能给退休金了吗?所有“带罪下放(户口迁送农村)”的迫害过我的警察、便衣们能有好的待遇吗?以他们的情况,我看他们再回城几乎是不可能了,他们后代也都算是农村出身,而且带有污点,在这套制度里,他们的报应还不够大吗?我见到姓莫的民警以后随口问出的那两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也就是随便那么一问,他想的就多了……。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呀!所以他很快就示意,不让我说话了,他自己也只说了几句话,匆匆就走了。

 

姓莫的民警自己愿意出来吗?他一个遭报应的人有何脸面来面对我?!也就是这个事赶到这里了,而报警这件事也不是我的问题呀,都是天意吧!如果姓莫的民警不出现,我可能还不会从这个角度分析一下,从而知道他们已经遭报应。很明显,他们近几年里刻意向我隐瞒了他们遭报应的事实,维持着对我的种种迫害假象,其实他们早就遭报应了;他们的狗特务见到我时经常气急败坏的,就像被我报警的《特务邻居502》一样,也是因为他们自己越来越差,无处发泄、歇斯底里。

 

他们都(已经)遭报应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了;也懒得去想一下,何苦浪费那个脑细胞呢?他们自己就会遭大罪——永罪永刑!就是现在我看见他们就呸!他们还不能承认!他们自己一跳出来针对我,就是对号入座了,也就暴露身份了。

 

也就是说,他们自己不但无力解脱、无力改变现状,甚至无法不被呸,就像秦桧跪在那里几百年,遭受后世亿万人呸,他自己能改变这个现实吗?!共产党也会遭受未来人类的永世呸!预祝他们新年早死!

 

 

附:

 

1、《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4、《呸!呸!呸!》


 

 

【照片的几点说明】:

 

《特务邻居502》的照片,他今年4月份被安排在我家邻居的位置上,这套公寓是谷都派出所租用的,即秘密警察藏身用的“隐蔽房”,他连租房合同都没有。具体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502,有个网球场那个小区,“宝塘茶点和“拔萃教育”那个路口进来的小区。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他第一天出来监视我,就被我拍到了。其实那天我只是拍一下我家门口,即,我自己的居住环境,不行吗?!按正常是拍不到他的,如果是正常走路的,你走过去不就拍不到你了吗?你过了路口回去楼里或者去你身后的空地里带小孩,如果你真是出来带小孩的还能堵在路口吗?如果你要出去那为什么又不出去呢,你当时堵在路口上不走,不还是因为,你专门在路口监视我来的,我才拍到你了吗?!

 

他堵路口不走还有一种可能,这人是“黑猪精”附体,他要搞邪法,他的邪法要发射到我身上,需要一定时间、并近距离看到我这个人,不是看一眼就行了,如果他很快的离开了,可能他的邪法就不灵了、就干扰不到我。他还是在损德做坏事。这个人看起来非常黑,长的又很像猪——黑猪上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