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有人把中共迫害中国人的政策总结为三句话《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我就来谈一谈我亲身经历的《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314日是周一,我一大早就把我的储蓄账户里的所有钱都取出来了——账户清空了。我已经把取出来的现金,分成几部分,并分散开、分别放在安全的地方了。我当时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这么做的,这也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吧。后来我遭受的迫害证明我做对了。316日晚谷都派出所的特务到我家里,破口大骂、一脚踢烂门上的4根不锈钢管,还逼我报警、逼我去法院,以便特务的主——共产党制度有理由进一步迫害我(具体情况见附1)。公安特务这样气急败坏的为什么呢?

 

很显然,周一我取出自己的存款时是先一步取的,后来才去非法冻结我帐户(或者非法没收我财产)的恶警、特务们扑空了,什么都没得到,看情况今后也不大可能在经济上搞垮我了,所以他们才气急败坏的到我家里来行凶。这不是反证我做对了吗?!

 

谷都派出所彻底暴露其绑架犯罪是在2016112日(详见附2),那时,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长假期之前即使公安派出所想要联系银行方面,或者启动银行里的卧底,在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因为银行管理层方面一般都不在这个时间接手(冻结或没收)新项目了,何况没有一点正规手续,也很麻烦,索性就推到年后了,这是正常的。过了年以后,虽然银行会正常开门营业,但是银行的头头们至少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开始上班吧?!大头头们可能更晚一点吧!所以,谁要想找银行里管事的人特殊办点什么事至少要等到3月份才行。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这样一个情况,在112日暴露其犯罪行为的谷都派出所,即使气急败坏的要搞垮我的经济也要等到3月份才开始行动。没有一点手续就想指使银行做事吗?显然不行,要找很多关系,伪造不少文件,才能动我的正常的储蓄账户吧。伪造这些手续也足以把时间拖到3月中旬吧。其实我在这段时间也会考虑的,毕竟我受了这么大的迫害,而且证明是中共公安全国联网、系统性、故意加害我,那我也要考虑他们下一步还可能怎样害我,那《经济上搞垮》的政策很可能用在我身上啊!想到这里我也就立刻就把我帐户里的钱都取出来了,正常人的思维都是有这样一个过程的。

 

巧合的是,我和派出所恶警到银行是先一步和后一步,什么意思呢?也就是我早上取完钱刚一离开,可能恶警们就到银行了。而且我取钱的时候是在提款机上取的,因为到柜台取钱要拿号、排队,如果公安安排特务在我前面排队拖延时间的话,那我要等很久才能轮到我,那可能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公安就来得及赶到银行、在银行内部非法动我的钱(冻结或没收,虽然手续都是伪造的)。所以我选择了ATM机,以最快的速度清空我的账户。因为机器取款每次取款有限额,所以我在ATM机上取款时,我就多次插卡多次取款,到最后我急到什么程度啊?!钞票吐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数一下,就取下一笔。其实我当时不知道公安特务在我身后一步之遥,我下意识的就要抓紧一切时间,仿佛空气中都是催促我再快一点的信息。

 

更让公安气急败坏的一个情况是。如果我早一点把钱取出来,清空帐户的话,那可能公安特务也不打银行账户的主意了,也不启动这件事了,也用不着伪造那些假文件了。可我偏偏在他们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以后才清空自己的账户,而且只比他们早了一步。这一点从公安特务气急败坏的程度(如前述)可以看出来。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的思维也得有一个过程。这样客观上也把公安特务的犯罪本质暴露在银行面前了,而且我有一个账户不在本地——是我在上海工作时开立的账户,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还得跟上海方面联系,公安派出所跨城市暴露了。

 

其实走到这一步都不是偶然的了,公安派出所的恶警们早就想在经济上搞垮我,他们甚至造谣说我的储蓄存款没有合法来源,为非法扣留做“舆论准备”,甚至还派特务来我家偷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他们以为偷走了这些证明文件我就死无对证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但是天意弄人吧!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那张《工资证明》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烟幕弹”,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反而没被偷走(详见附3)。在这些迫害都失败以后,公安派出所索性直接勾结银行抢受害人的钱吧,共匪的流氓本性都不用遮掩了,他们也都不要脸啦,撕破脸皮的干吧!所以就出现了前述的一幕闹剧!我先恶警一步安全转移了!人算不如天算!!!

 

 

P.S.有了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我家的房产证已经拍照保存多个备份,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谁未经我的同意到我家里来就是犯罪——非法入室,就算房产证被偷走、被篡改,我还是留有原始证据,凭证书上的编号都可查到存底档案。

 

 

附:

 

1、《行凶的流氓特务现场喊主子(谷都派出所)出场》


 

2、《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3、《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