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蒙小彬暴露


蒙小彬暴露

 

认识蒙小彬是在2004年,我刚刚从老家哈尔滨市出来闯荡广州,第一份工作是在广州的一家翻译公司里担任专职翻译,小彬是这家公司里的文员。我跟小彬就是这样认识的,后来我们还合租了一套住房,当时我们的私人关系还不错呢,前几年我们还有联系呢。

我们当时租住的房子在广州同德围泽德花园,小区附近有个公交车总站,有一路公交车直达中山八路公交总站,这样我可以从起点坐到终点,铁定有座位可以坐在车上看风景,中山八路总站旁边有个肯德基餐厅,我下了车就可以吃炸鸡、喝可乐,呵呵,吃饱喝足以后再搭车回来,即从终点坐回起点,还是铁定有座位可以坐在车上看风景。对于第一年在广州的我来讲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吃有玩还省钱(公交车坐几站都是一票包到底),我的多个休息日都是这样渡过的。那一段苦中作乐的岁月,我永生难忘。我的行为合理合法不?!

有一次小彬逗我玩“你总去中山八路”干什么?!她的意思是指我们都认识的一个男孩子就在中山八路附近上班,小彬逗我是去倒追男仔了,我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就哈哈一笑也不与她争辩,我当时还觉得小彬很有点幽默感哈。

现在我忽然觉得这句话不简单!她怎么知道我去中山八路了?而且她说“总去”,就是说不是偶然看见我,她掌握了一些我的规律性的东西。但是没什么证据表明小彬跟踪我呀,她也不具备这种动机,再说掌握我的情况对她有什么好处呢?我按照一般逻辑是不相信我自己的这些猜测的,所以就把她的话当作“怪事”放下了。

当迫害我的烂逼书记(后妈潘晶)暴露以后,尤其在绑架我的恶警们透露出他们知道全国有16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以后,我就知道原来我这么多年来,不论我在哪里都遭受党和政府的非法监控。那么这件怪事也就不怪了。小彬是最初安插在我身边的“钩子”,她没有特务那么严重吧,她不需要跟踪我搞什么情报,她只是“钩子”、只需要潜伏在我身边,是上头安排她做这项工作的。我当初的逻辑也没有错,的确不是小彬跟踪我,小彬也不需要跟踪我,因为她有她的消息来源,而且是官方层面的。可是这种对受害人(指我)的监控不是短时间就可以结束的,钩子和受害人朝夕相处,难免有放松的时候,小彬又是个活泼性格,呵呵,想逗我开心一下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恰恰是这个玩笑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由此可见不论是“钩子”还是“特务”,都不能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从这个意义上讲,是受害人可怜呢还是他们可怜呢

谁知道呢!是不是每个善良的中国人都遭受这样的对待?我身边还有多少个钩子?只要这套制度还在,这样的非法监控一刻都不会停。

 

 

PS.既然钩子不跟踪,那么公交车上跟踪我的一定还有另外的一些特务,所谓的生面孔。将来我坐公交车时就增加了一项使命,把那些特务拍下来并传上网,揭露他们一下,特务这个职业出了名还能领到工钱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