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我爸没那么大福


我爸没那么大福!

 

上天给每个人安排的命运不同,如何才能知道呢。其实不用刻意去做什么,顺其自然可知天命。

 

我觉得上天给我爸安排的命运原本不错的。我爸根本不用特意去干什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爸就晋升高级工程师了,是省里的第一批高工。其实我爸的事业已经一步到位了“高级技术岗位”。我爸只需要在这个岗位上干到退休,到时“事业单位高级技术岗位退休工资”稳拿。这还只是一部分。我妈在医院干了一辈子,“主管药剂师”,懂两国外语(拉丁语和日语),当时正在筹划晋升正高职,咳,在我看来这个“副高职”的退休待遇也不错,争不争那个“正高职”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我的大学专业是俄罗斯语言文学,我大学一毕业就能当翻译,我97年大学毕业,那时候南方的外企给翻译的薪酬比现在还要高,那时候房价还没那么高,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在上海、广州之类的南方城市买套房(或者两套房),我后来的工作成绩也证明了我确实有这样的能力。我肯定把我爸妈都接过来。到时候我爸妈拿着不低的退休金,国内国外旅旅游、散散心,不旅游的时候练练气功,就是到死的时候都有个好去处。这样的清福哪找去?赛神仙的日子呀!这样算来我爸妈也就是在年轻的时候,也就是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受几年穷、吃几年苦,那个年代的人都很穷、都很苦,我爸妈应该不算最穷、最苦的,人生的回报完全大于那点承受吧。

 

我写的清楚吧。福命是天定的呀!我爸根本不用干什么,就等着享清福就行了。可我爸偏偏有福都不享。就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把我妈杀害了。其实我爸是技术干部他本人没那么大权力调动政府部门有组织的杀人,但是我爸勾结的烂逼书记(后妈潘晶)有啊。烂逼书记潘晶是小学毕业,农村人(哈尔滨郊区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靠当众亮逼当上书记,是出了名的公共厕所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这种人在中共体制内很吃得开,所以就能害死人。杀害我妈以后,又破坏我的工作,我走到哪里她都能操纵政府部门找到我,玩弄组织手段打我饭碗。尽管我的水平够用、我的工作有意义,我工作的地方都是体面的地方,也不行,他们很快找到我就把我赶出公司了。潘晶的独子王明海小学没毕业,酗酒滥嫖,盗窃惯犯,走到哪里偷哪里都出了名了,长相龌龊,王明海生了两个弱智孩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潘晶的姐妹、兄弟大都是小学毕业,工作好的是出租车司机,她家亲戚大部分都是社会渣子,连人话都不会说,他们这种人渣看到我和我妈都这么优秀,看到我的前途这么好,她们家人早就妒忌的要死了,她自己又是个垃圾,使出的招数都是下三烂的手段,只是由于其流氓本性的作用招招致命,勾结派出所上门绑架、纵容恶子半夜砸门,这样下三烂的手段也就潘晶这种烂逼能使的出来,还派我爸亲自押(囚)车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治傻治疯,潘晶太妒忌我和我妈了,她太烂了。我爸就喜欢潘晶这样的烂逼,不惜丧尽天良,害的自己家破人亡,什么福都没有了,原来天定的一切福分也撤销了,只能跟着潘晶操心、吃苦,不停的害人以掩盖过去犯的罪,永远都不会有解脱的一天,新老罪行不断败露,这我爸就愿意了。谁知道,反正我是理解不了男人的。从事实看,共产党也喜欢潘晶这样的流氓干部、重用这样的流氓干部,都是什么兽?

 

到现在经过他们这么害我,我的所谓“事业成就”已经没法考虑了,但是我还能有自己的房子和存款,过着不算富裕但清平快乐的人生;而我妈也将得到最好的,等我修成圆满了我妈会去我的世界做天人,我妈也只是把人间的福运舍尽了,现在我妈的生命已经在一个没有苦吃的空间等着我呢。

 

说多一句哈,从我干工作赚钱的本领、聚集财富的速度来看,如果没人害我,那我“应该”是个很富裕的人,我应该是那种年纪不大就当上“小富婆”的人。但是现在我没有,我手里积蓄不多,房子是普通的商品房(买不起豪宅啦,呵呵)。仔细想想也都是天意,以我这样善良的本性、孝顺的性格,如果我比较富裕的话,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我爸了,我会尽我所能对我爸好的,但是你们看看我爸的德行,他配吗?他不配他也得不到,这可不是我不想对他好,是他自己损德招来的报应!

 

PS.关于文中提到的一些事实的具体情况我写过很多了,也发布很多了,不想再重复了,也许将来会整理再发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