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星期二

女党委书记编造假情报、搞内部欺骗、制造迫害理由


女党委书记编造假情报、搞内部欺骗、制造迫害理由

 

我的工作和生活被破坏到什么程度了!我逛商场都有人跟踪,我坐公交车都有多个狗特务上车跟踪。这有什么值得跟踪的?我逛商场买东西属于一般消费行为,坐公交车也是正常买票乘车。这样的一般人类活动对于真正的情报机构是没有价值的。其实这些流氓特务不是要获得什么第一手情报,而是要编造假情报、搞内部欺骗,为迫害制造理由,他们的幕后主使才有借口调动政府部门迫害受害人(指我)。

恶警上门武装绑架我时暴露出幕后真凶是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后妈潘晶的情况: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所有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凭此当上党委书记。(附烂逼书记潘晶的照片)

不论我在哪个城市找到工作,潘晶都能设法找到我,无中生有的捏造一些迫害理由,利用政府部门胁迫企业打我饭碗;我逛哪家商场,在哪家饭店吃饭,在哪家商店或专柜买蛋糕点心、买衣服、买鞋子、买化妆品等等,潘晶都一清二楚,那里还会被贼光顾,能偷商家就偷商家,能偷顾客就偷顾客;潘晶还搞非法监视、非法入室搜查等流氓特务活动,我家的左邻右舍、楼上楼下都是便衣特务,单元门口架设两个摄像头(成90度角),不论我从哪个方向回家都能拍到我。

上述所有的流氓活动一方面是因为知道无理迫害、心虚,从而虚张声势;另一方面是搞党和政府的内部欺骗,编造假情报,制造迫害理由。潘晶通过关系能勾结到朱镕基(见链接3),所以她的一切犯罪活动都得到中共体制的纵容。

 

已经暴露的狗特务的情况:

 

与潘晶勾结搞这些流氓活动的人显然不是什么好人。据观察潘晶独子王明海所加入的盗窃团伙是搞流氓活动、编造假情报的主力。

盗窃团伙人数较多,全国联动。利用小偷搞非法跟踪等流氓活动是潘晶的一大发明,小偷的隐蔽意识强,主动犯罪意识强,小偷的圈子高度封闭、保密性强,在公安有备案、党委操控他们容易,盗窃团伙是搞假情报、搞内部欺骗的最佳人选。也就是说,现在的小偷们已经被党和政府充分利用,并演变成多元化的犯罪集团。小偷们本身处在社会底层,是一群渣子,好不容易巴结上了党和政府充当了狗特务,从贼变身特务跟公职沾边了,算是“身份”提高了人也变得嚣张起来,另外假情报在手自以为掌握了受害人的“底细”就敢在好人面前装逼,那表情都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们还动不动大叫让受害人报警,恐怕人家不知道警方是他们一伙的,这么多现成的傻逼哪找去。

但是贼毕竟是贼,他们流氓本性和一些个人因素暴露了他们自己,也暴露了更多方面的问题:

 

1、王明海:

  潘晶的独子,盗窃惯犯,社会渣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王明海本人的盗窃历史:早在2005年王明海就偷过我的金链子两条(其中有一条是20克的)、金戒指三个,大概值七八千块钱吧。全都偷走了,还用假的不值钱的工艺品做了掉包使我在短时间内无法发现,等到我想用这些首饰的时候才发现,但是已经晚了,没抓到现形就没发送他去派处所;所以他们娘俩就可以推脱得干干净净。他们很赖。就在他们偷走金首饰之后而我又没发觉之前(大概2006年)又偷了我一千块现金。晚上偷的,第二天早上我发现的(又晚了),他们当然不承认,说是外来的贼偷的。我说:我包包里一共四千块钱,如果是个外来的贼就全都拿走了,还给我剩下三千吗?简直可笑。我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偷净了,只剩下被褥、家具等一些日常用品,这些年我的衣服都经常被偷出去给别人穿。我一提这些事实,我爸就说我有精神病。

 

2、林思顺:小区黑保安,参与王明海半夜砸门的暴恐犯罪。(详见链接,须翻)

 

3、胡胜飞:身份证号码:513030198704133117(发证地:四川省达川市渠县),流氓租客,任务失败后返回王明海处。

 

4、修国峰: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外甥,混号“小四”,32岁(2004年),小学文化,乱伦:“小四”从年轻时就成为自己亲姨 检察院退休干部潘杰的姘夫,小四的父母是农村唱二人转的臭戏子,离婚,无正当职业(当过出租车司机),在广州参与共产党政府对本人的迫害活动,任务失败后返回家乡哈尔滨郊区的农村,或者继续给亲姨当姘夫。

 

 

董成:公开身份董事长、企业老板;朱镕基的嫡系狗特务;公司:哈尔宾欧邦德经贸有限公司;嘉荫县欧邦德木业有限公司;俄罗斯阿穆尔木材工业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增福街191号;黑龙江省嘉荫县朝阳镇永安木材小区;电话/传真:0451-55181179/551827070458-2628366;手机:1380454477713354582555(详见链接3)。

 

5、我爸假意为我好,迫害是真的,我爸极尽哄骗、装逼、耍赖、恐吓等卑鄙手段,干着魔鬼都望尘莫及的事情。我将计就计出来工作(2004年)之后仅仅三年,我爸甚至把家里的房子卖掉,直接搬到广东常住也是为了进一步迫害的方便。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事实和理由:

 

 我作为受害人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也没有遗憾。受害人(我)在明,加害方(党和政府)在暗,我本人被蒙在鼓里,而参与迫害我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的情况: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身体健康,独立生活多年,平时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的房产是我亲生父母一生积蓄买的,跟潘晶没关系;我花的钱是我多年工资的储蓄,工作是我自己凭本事找到的,潘晶妒嫉也抢不走。

 

(链接须翻)

1、政府(刑事)犯罪中的人性魔变


2、共产党流氓恶棍们砸门而不砸窗玻璃的根本原因


3、正常应聘工作遭遇党和政府“软绑架”并脱险!


4、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流氓头子丧尽天良、遗臭万年;罪证已上网


5、甩不掉的盗窃团伙


 

受害人诉求:

 

1  烂逼书记、党和政府立即停止一切形式的迫害。

 

2、呼吁我周围的人(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尽快认清真凶,认清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是改不了的,不要再信他们。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人彻底抛弃中共的邪恶体制是完全可行、非常安全和容易办到的。“三退”保平安;“三退”就是自愿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中共所做的一切罪恶都与已经退出的人无关,这是肯定的,也很容易理解;天理给中共的所有恶报与你无关了,自然你就会得福报,这也很容易理解。

  三退的具体方法有二:第一,你可直接登陆网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按照网站上的指引自己办理三退,此网址需要翻墙软件才能浏览;第二,如果你无法登陆以上网址也不用怕,我可以帮你退,你回复这个邮件我就帮你退,回复时请写:化名(您自己喜欢的);想要退出的组织:党--1;团--2;队---3;想说的话(如有)。比如:紫莲,1,(抹去邪恶兽记,选择美好未来);不必告诉我您的真名,匿名、化名同样有效,对您个人来讲绝对安全。您可能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不交党费了。那都不算数。因为在那个血旗面前向天发毒誓时,您是说把一生、把生命都献给邪党了。所以只有正式的方式退出,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平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