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甩不掉的盗窃团伙


甩不掉的盗窃团伙

 

盗窃团伙的幕后黑手和我本人的情况:

 

1、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凭此当上党委书记。(附烂逼书记潘晶的照片)

 

2、王明海:潘晶的独子,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3、王毅:王明海的儿子,潘晶的孙子,小名乐乐,12岁,2-3岁时开始偷家里买菜的钱。上小学以至少换过3个学校,潘晶逼这孙子偷,如果偷不到回家就会被打,打的鼻子蹿血。

 

4、林思顺:小区黑保安,参与王明海半夜砸门的暴恐犯罪。

 

5、郭德源:我亲爹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6、我的情况: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平时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一生堂堂正正,我作为受害人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也没有遗憾。我要揭露出这些事实,让大家知道书记的流氓本性,让好人知道害他们的真凶是谁。

 

事实与理由:

 

1、我走到哪里潘、王的盗窃团伙就追到哪里。能偷到我的钱就偷,实在偷不到我的钱就偷我周围人的钱(不论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比如,我在哪个城市上班他们都能找到我,我经常在哪家饭店吃饭,那里就会被贼光顾,我经常在哪家店或专柜买蛋糕点心、买衣服、买鞋子、买化妆品等等,那里的商家也会遭到盗窃团伙的光顾,能偷商家就偷商家,能偷顾客就偷顾客。你们说这些由书记领导的贼们是不是故意要害人!

 

这些贼们跟踪在客观上还对我造成了另外一种“迫害”。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认为是我带来的贼,客观上起到了栽赃陷害的作用,这么做还能在客观上模糊焦点,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身上,掩盖真正的贼,现在的党委害人已经做到“一石三鸟”!

 

这些贼们除了偷还被党和政府赋予了一项“重要任务”跟踪和监视,由于贼们数量众多,不占编制,而且易于控制,他们被用来跟踪和监控我这样的受害人。我走到哪里去干了什么甚至我对哪件衣服多看了两眼这样的细节信息都能反馈到烂逼书记和政府恶警那里,便于他们制定下一步的迫害计划,比如勾结税务局进入我工作的公司去找茬罚款,比如派遣政府干部进入我工作的公司去滥招员工增加公司成本负担,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我的十几份工作都被破坏掉,这其中贼们起到的作用不小。我工作过的那些公司宁可付给我违约赔偿金也要非法解除与我签订的劳动合同,再不用我了,由此可见一斑吧。人家也怕党和政府的迫害呀!

 

只要烂逼书记还活着,只要这套制度还存在,这些盗窃团伙就会像幽灵一样迫害像我一样善良正直的中国人,通过党和政府组织附体在中国的肌体上。

 

2、从上两个月开始(3-4月份)在家过完了春节的贼们陆续从黑龙江(潘晶、王明海老家)来到广东开始一年的工作(行窃)了,贼们的落脚点就是潘晶现住地华丰花园(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我看见我们家附近的一个超市,规模不大,新装了8-9个摄像头在店里,可能今年来的贼特别多。

 

3、王明海本人的盗窃历史:

 

早在2005年王明海就偷过我的金链子两条(其中有一条是20克的)、金戒指三个,大概值七八千块钱吧。全都偷走了,还用假的不值钱的工艺品做了掉包使我在短时间内无法发现,等到我想用这些首饰的时候才发现,但是已经晚了,没抓到现形就没发送他去派处所;所以他们娘俩就可以推脱得干干净净。他们很赖。就在他们偷走金首饰之后而我又没发觉之前(大概2006年)又偷了我一千块现金。晚上偷的,第二天早上我发现的(又晚了),他们当然不承认,说是外来的贼偷的。我说:我包包里一共四千块钱,如果是个外来的贼就全都拿走了,还给我剩下三千吗?简直可笑。我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偷净了,只剩下被褥、家具等一些日常用品,这些年我的衣服都经常被投出去给别人穿。我一提这些事实,我爸就说我有精神病。

 

4、烂逼书记、党和政府的其他犯罪事实(须翻):

 

共产党流氓恶棍们砸门而不砸窗玻璃的根本原因:


 

政府(刑事)犯罪中的人性魔变: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流氓头子丧尽天良、遗臭万年;罪证已上网:


 

正常应聘工作遭遇党和政府“软绑架”并脱险:


 

受害人诉求:

 

1、  烂逼书记、党和政府立即停止上述一切形式的迫害。

 

2、呼吁我周围的人(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尽快认清真凶,认清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是改不了的,不要再信他们。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人彻底抛弃中共的邪恶体制是完全可行、非常安全和容易办到的。“三退”保平安;“三退”就是自愿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中共所做的一切罪恶都与已经退出的人无关,这是肯定的,也很容易理解;天理给中共的所有恶报与你无关了,自然你就会得福报,这也很容易理解。

三退的具体方法有二:第一,你可直接登陆网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按照网站上的指引自己办理三退,此网址需要翻墙软件才能浏览;第二,如果你无法登陆以上网址也不用怕,我可以帮你退,你回复这个邮件我就帮你退,回复时请写:化名(您自己喜欢的);想要退出的组织:党--1;团--2;队---3;想说的话(如有)。比如:紫莲,1,(抹去邪恶兽记,选择美好未来);不必告诉我您的真名,匿名、化名同样有效,对您个人来讲绝对安全。您可能说我思想中早退了,我也不交党费了。那都不算数。因为在那个血旗面前向天发毒誓时,您是说把一生、把生命都献给邪党了。所以只有正式的方式退出,有行为的表示,才能除掉这么大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时候保平安!

 
潘晶和乐乐的照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