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隐蔽的审讯:发生在茜茜美容院里的便衣特务非法审讯受害人



时间大概是20144月份左右。一个下午我正走在从超市回家的路上,忽然茜茜美容院的一个女孩子探出头来叫我“X姐(指我),进来坐一会吧。”

其实茜茜美容院我很熟悉,被绑架前我经常去他们家洗脸、敷面膜的,那里面的女孩子有好几个都是认识的,出来喊我的这个是给我服务过的其中一个。我也没多想就进去了。

进了门看见大概有5个人,都是女性,为我服务过的女孩子有两个,一个是“小妍”,另一个是“董俊”。另外三个是不认识的,其中一个是黑夹克女,另外两个就叫短发女和陌生女吧。

小妍挨着我坐在沙发上:

小妍:X姐,你很久没来了。

  我:嗯,是的,我被政府绑架了。

小妍:啊!!!(好像是被吓到了)

  我:去年1119日派出所伪造了公函到我家里来绑架我的,。他们用一张伪造的公函传唤证骗我开门,绑架了我。关在黑监狱24小时,不让睡觉,只给两个盒饭。还把我劫持到了精神病院。

小妍:就是那个谷都派出所?山边那个?我们丢手机还去报过警呢。

  我:是啊。被绑架后我就减少了很多消费项目了。除了买菜、买粮和日用品基本什么都不消费了。

小妍:是不是真的呀,真是吓死人了。

董俊:那你怎么会开门呢?

  我:他们持有伪造的传唤证上写着我的名字,我想仔细看一看传唤证的内容就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他们(指恶警们)就挤进来了。

  我:(继续说)其实那张传唤证是传别人的,他们在传别人的传唤证上盖住姓名栏复印了以后把我的名字再打印上去的,那公章跟函头都不一样,公章是派出所的,函头是市公安局的。你们说是不是伪造的。(大家笑)


我跟她们对话时,黑夹克女一直拿着手机,我现在回忆这段经历觉得她可能是在录音。


黑夹克女听到这里忽然问我“那个传唤证上写了你的什么问题?”。我当时一愣,立刻就警觉了。她跟正常人不同,她对事实不感兴趣,对我的受害人身份根本不认同,她只关注恶警们编造的《罪名》,她在要口供!我警觉了就镇定的回答“那我没仔细看呀,反正是传别人的。我这个回答既不犯毛病,又是个软刀子,我想看她怎么反应?果然黑夹克女不出声了,小妍、董俊继续和我聊了几句闲话,我借口做晚饭的时间到了就出来了。


现在回忆其实是审讯了,只不过审讯我的人是打着美容院旗号的便衣特务。审讯过程中短发女几次跑到后面去,应该是后面埋伏了恶警了。如果我当时自己承认传唤证上捏造的罪名,可能埋伏的人就会冲出来当场抓捕,我当时的回答让他们没法冲出来。陌生女整个过程一直在吧台位置上坐着观察我的表情。他们部署的很完善。


其实当时有一个关键的细节被我忽略了很久。对话进行到最后阶段短发女忽然插进来一个问题“要是他们(指恶警)再来怎么办?”我当时半开玩笑的说“那我就拼菜刀”,大家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紧接着我就借口回家做饭出来了。就在这次对话以后两个月(2014625日),恶警果然再次绑架了我。关键是她怎么知道他们会再来我家???事先就知道恶警要到我家来半夜砸门并绑架我!毫无疑问警方的犯罪是有计划的,关键是这美容院的人怎么嘴警方的犯罪计划知道的这么清楚。短发女跑去后面几次,发觉没法当场绑架,就定了再到我家里来绑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就能知道。除非他们是一体的,美容院和公安恶警机构是一体的,或者这美容院里很多人就是穿便衣的恶警。


这样的一个诡计,利用其操控的外围特务机构哄骗审讯,其实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恶警们第一次绑架我很失败,而且我在恶警黑窝中讲出了他们的很多人的真名实姓和犯罪事实,在恶警机构内部其实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揭露作用,他们都没办法再以警方的机构吓唬我这个弱者了,也没有任何合理合法的方式再次加害我了。所以才出此下策,我的分析合理不?


这件事转眼过了一年,上个月(20155月)的一天,董俊又从美容院的大门里探出头来喊我“X姐,去哪里”,我应付一句“随便逛逛”就赶紧走掉了。说不定又是审讯的圈套,说不定他们又搞出了新的害死我的计划。在中国大陆呀,消费都要小心呀,跟茜茜美容院一样的很多商家打着“做生意”的旗号,实际是便衣特务据点,消费者根本无法做出判断。只要共产党的制度还存在,他们就会这样隐蔽的害人。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3/12/blog-post_10.html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照片:茜茜美容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