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而设的特务据点:警察们穿着警服公然充当狗特务啦!!!


 

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一桥工商银行附近有一个“警位”,在银行门旁边、室外摆了一张桌子,有警员坐在那里,旁边还摆着“警方提示”的海报,看起来很像一个正常办公的“警位”。我只是在今天才意外知道,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设的特务据点。

 

今天早上忽然我家的电扇坏了,我急急忙忙出门找维修,我走到“警位”所在位置的时候大概是早上915左右。我看见两个恶警骑着摩托车也急急忙忙赶到“警位”这个位置,车还没下来。如果是正常警位,他们应该在800(有些单位是830)上班,这时候才来?很显然他们不是正常上班来的,是专门来“表演”警务的!给谁看呢,显然给我看呗!

 

那么为什么他们不早点坐好,装样子也要装的像一点才好呢。要等到我来了他们才来?这还能骗人吗?都被我看见啦!因为我通常不在早上外出,我一般都要到下午才出去买东西、办事。公安特务们显然已经非法调查、并掌握了我的生活规律。而今天是因为要修电扇才急忙出门的,我自己没准备,警匪、特务们也没有准备。

 

我出门时埋伏在我家邻居(303等)位置上的特务还没起床,因此没有监视到我出门的过程。还有一种可能,特务“住”小区,是在“上班”,按照我一贯的生活规律,没有安排特务们太早来。怪不得我出小区的时候,小区的黑保安张东北急的拿着电话大声喊,应该是给派出所打电话报告受害人(指我)已经出小区了,本小区的物业公司早已经不是原有的物业公司,早就被调换成“非法进场”的、“没有物业合同”的可操控的部门。所以当我走到“警位”(从黑保安到“警位”大概距离500米左右)时就看到警匪急忙上岗“表演”的一幕,警匪们今天没来得及准备。也就是通过这一幕我知道了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而设的特务据点,平时我不出来时不一定有恶警“表演”。当然也可能还要为监视其他受害人而“表演”,那个我就看不到,也没法谈了。反正这不是一个正常的“警位”,是专门为非法监视好人而设的特务据点,恶警们穿着警服公然充当狗特务。

 

平时我出门时,都是我一开门,楼里的邻居特务就报告派出所(和通报给所有监视我的特务班子成员),所以恶警们有时间充分准备——总是在我走到“警位”之前就坐好了、开始“表演”了,我就是猜到也没有证据说他们是“特务表演”。所以这个警特点设立几个月了都没有暴露,因为特务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套机制在迫害——非法监视好人。

 

今天赶到据点的那两个恶警中的一个是曾经参与到我家里非法绑架我的罪犯(详见附),我认识他,他看到我时下贱的狂笑着把头扭转向另一边(警匪、特务们不会好笑),他自己知道暴露了没脸见人了,但我还是看清楚他了。

 

再补充一点,这个特务据点在室外,银行大门和提款机之间的位置上,别人在提款机取款的时候,这些警匪、特务就在旁边看着,大家都很讨厌他们,银行不得不用一块巨大的海报把警匪和提款机间隔开来——阻挡警匪、特务们的视线。就是这样,警匪们还赖在那里不走,为了监视好人连脸都不要了——当了邪党政府的走狗就不要个逼脸了。

 

附:《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