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

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




今天下去我出去的时候跟保安说有狗特务在我家门口的楼梯上撒尿,让他安排人去打扫卫生。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立刻对我破口大骂,还抽出一条这么粗的棍子企图打我(见照片)。正常的保安上班的时候需要准备这样的凶器吗?!这还不是故意准备的?!就为了打人犯罪而有意准备的吗?

 

这棍子平时放在门边,上面用衣服盖住,一般的居民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这是个凶器。黑保安看到受害人(指我)才抽出来行凶。我刚一看到这个凶器,着实“吓了一跳”啊,说“吓一跳”可能有点夸张,但这个凶器的确超出了正常人类的想象力!这是为了打我专门准备的?!对付真正的歹徒都用不上这么粗的棍子啊!!!何况我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这是人做的事吗?只有共产党的走狗、特务能这样丧尽天良啊!!

 

那么黑保安是找了什么借口开始行凶的呢?!我今天一出门就看见我家门口有一泡尿,一看就知道是楼里的狗特务故意撒在我家门口的,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个圈套,就去找保安说一下情况。我一跟保安说话他就开始骂我、然后抽出棍子来打我了,表面上看是我跟他说话才引起的,其实是他们故意安排的。是哪个特务撒的尿呢,那谁知道呢,这楼里这么多特务,都是谷都派出所统一安排的,安排谁撒尿谁就撒尿呗,反正特务们都是渣子。我们楼里没人养狗,正常的狗不会在楼梯上撒尿;小孩子的话你抱着他到院子里撒或者回到家里再撒,或者干脆撒在裤子里,家长洗裤子都行;撒在别人家门前的尿肯定是特务故意撒的。

 

另外,就算我先说话,甚至我骂他,也不能成为他打人的理由,因为骂人不犯法,你不爱听你别听嘛!这一点是肯定的,谷都派出所的恶警公然这样对我说过的,所以被骂报警是不受理的。但是打人是犯罪,尤其是这种有预谋的打人绝对是犯罪,而且这不是个人行为,多个特务配合犯罪,至少公安谷都派出所要先安排特务在我门口撒尿——挑起事端。照片上的烂仔(渣子)也是狗特务,是谷都派出所派来的充当证人的便衣特务。这个特务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我先出手,这个特务就会立刻变身为“目击者”,并以此身份去黑窝(指谷都派出所)指证受害人(指我)先行凶的。我不先动手,《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也没理由先动手,所以这个棍子也只是抽出来、举起来,而不会真的落在我身上,因为打人是真正的犯罪,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狗特务们都是懂法律的,是故意犯罪。值得一提的是,《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两次抽出、举起这个棍子的时候,照片上的烂仔-便衣特务都紧跟、近身监视,这也表明了这个特务的“身份”和“任务”吧!看他的样子像个小鸡杂,就是个渣子,看起来他什么正经工作也不会做,只能做特务。他害人、损德,共产党才赏他一碗饭吃。

 

我爸又出现了,看见没有!每次迫害我都有我爸,都得勾结我爸才能对我行凶,我都没法形容中共这套制度是一套怎么样害人的制度。我爸一看,我只是骂保安、也不犯法呀,《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只能抽出、举起棍子也找不到理由打呀。如果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你再看看我爸是怎么做的!我爸跟《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说“她(指我)是精神病,你看哪个国家把精神病给治好了”!!!这是一看打不死我了,我爸气的直说我是精神病。至于气成这样吗?一看打不死我了就气成这样了吗!这是亲爹说的话?!这说的还是人话吗?!我当着大家的面对我爸说“你(是)一个连亲人都出卖的人,你能有什么好下场?!”这话我说了两遍,我爸就走了。

PS.我猜测一下今天这事的原因哈。共产党公安-谷都派出所的特务们曾经在2021号连续两天趁我不在家时到我家里非法搜查过。我通过一些细节能看出来是特务进来过我家。因为门窗都没有被撬的痕迹,财物也没有丢,来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贼,是便衣特务,他们是来翻找什么东西的我就猜不出,但是从他们今天的表现来看,是没找到。一些重要文件我已经转移到另外的安全的地方去了,特务们应该是没找到他们要找的重要东西,所以才这样气急败坏!至于具体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恐怕还得等下一步的事实暴露出来以后才能知道,现在没法猜出来。

 

 

照片说明:

1、凶器:木棍;

2、照片左边的烂仔(渣子)是谷都派出所派来的充当“目击证人”的便衣特务;

3、《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也是谷都派出所的狗特务,常驻我们小区: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大门口,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

 


 

今天下去我出去的时候跟保安说有狗特务在我家门口的楼梯上撒尿,让他安排人去打扫卫生。这《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立刻对我破口大骂,还抽出一条这么粗的棍子企图打我(见照片)。正常的保安上班的时候需要准备这样的凶器吗?!这还不是故意准备的?!就为了打人犯罪而有意准备的吗?

 

这棍子平时放在门边,上面用衣服盖住,一般的居民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这是个凶器。黑保安看到受害人(指我)才抽出来行凶。我刚一看到这个凶器,着实“吓了一跳”啊,说“吓一跳”可能有点夸张,但这个凶器的确超出了正常人类的想象力!这是为了打我专门准备的?!对付真正的歹徒都用不上这么粗的棍子啊!!!何况我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这是人做的事吗?只有共产党的走狗、特务能这样丧尽天良啊!!

 

那么黑保安是找了什么借口开始行凶的呢?!我今天一出门就看见我家门口有一泡尿,一看就知道是楼里的狗特务故意撒在我家门口的,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个圈套,就去找保安说一下情况。我一跟保安说话他就开始骂我、然后抽出棍子来打我了,表面上看是我跟他说话才引起的,其实是他们故意安排的。是哪个特务撒的尿呢,那谁知道呢,这楼里这么多特务,都是谷都派出所统一安排的,安排谁撒尿谁就撒尿呗,反正特务们都是渣子。我们楼里没人养狗,正常的狗不会在楼梯上撒尿;小孩子的话你抱着他到院子里撒或者回到家里再撒,或者干脆撒在裤子里,家长洗裤子都行;撒在别人家门前的尿肯定是特务故意撒的。

 

另外,就算我先说话,甚至我骂他,也不能成为他打人的理由,因为骂人不犯法,你不爱听你别听嘛!这一点是肯定的,谷都派出所的恶警公然这样对我说过的,所以被骂报警是不受理的。但是打人是犯罪,尤其是这种有预谋的打人绝对是犯罪,而且这不是个人行为,多个特务配合犯罪,至少公安谷都派出所要先安排特务在我门口撒尿——挑起事端。照片上的烂仔(渣子)也是狗特务,是谷都派出所派来的充当证人的便衣特务。这个特务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我先出手,这个特务就会立刻变身为“目击者”,并以此身份去黑窝(指谷都派出所)指证受害人(指我)先行凶的。我不先动手,《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也没理由先动手,所以这个棍子也只是抽出来、举起来,而不会真的落在我身上,因为打人是真正的犯罪,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狗特务们都是懂法律的,是故意犯罪。值得一提的是,《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两次抽出、举起这个棍子的时候,照片上的烂仔-便衣特务都紧跟、近身监视,这也表明了这个特务的“身份”和“任务”吧!看他的样子像个小鸡杂,就是个渣子,看起来他什么正经工作也不会做,只能做特务。他害人、损德,共产党才赏他一碗饭吃。

 

我爸又出现了,看见没有!每次迫害我都有我爸,都得勾结我爸才能对我行凶,我都没法形容中共这套制度是一套怎么样害人的制度。我爸一看,我只是骂保安、也不犯法呀,《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只能抽出、举起棍子也找不到理由打呀。如果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你再看看我爸是怎么做的!我爸跟《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说“她(指我)是精神病,你看哪个国家把精神病给治好了”!!!这是一看打不死我了,我爸气的直说我是精神病。至于气成这样吗?一看打不死我了就气成这样了吗!这是亲爹说的话?!这说的还是人话吗?!我当着大家的面对我爸说“你(是)一个连亲人都出卖的人,你能有什么好下场?!”这话我说了两遍,我爸就走了。

PS.我猜测一下今天这事的原因哈。共产党公安-谷都派出所的特务们曾经在2021号连续两天趁我不在家时到我家里非法搜查过。我通过一些细节能看出来是特务进来过我家。因为门窗都没有被撬的痕迹,财物也没有丢,来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贼,是便衣特务,他们是来翻找什么东西的我就猜不出,但是从他们今天的表现来看,是没找到。一些重要文件我已经转移到另外的安全的地方去了,特务们应该是没找到他们要找的重要东西,所以才这样气急败坏!至于具体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恐怕还得等下一步的事实暴露出来以后才能知道,现在没法猜出来。

 

 

照片说明:

1、凶器:木棍;

2、照片左边的烂仔(渣子)是谷都派出所派来的充当“目击证人”的便衣特务;

3、《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也是谷都派出所的狗特务,常驻我们小区: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大门口,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