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3月1日星期四

便衣警察冒充“某邪教”威胁杀人,意图栽赃


 
我亲身经历的这件事发生在20171126日,首先我概括的说一下全过程,在本文中我还会分析细节的:卧底的便衣警察以“邻居”身份出面威胁打死居民,迫使被威胁的居民报警,然后让穿警服的110队员出警,然后卧底的便衣警察“邻居”再说出自己是某邪教成员,这样就无中生有,制造出了一个“某邪教威胁杀人的事实”!被威胁后报警的居民,事先根本无法知道这一切都是警方安排的,只要他(她)没有在现场识破、并揭穿——那个威胁他的“假邻居”(便衣警察)不是邪教,也就行了。我不知道,本地警察组织根据什么标准,暗中选中我来充当被威胁的居民,我本人事前并不知情,我事前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卧底的便衣警察威胁我的目的,是为了胁迫我、利用我的报警行为,达到他们的目的——栽赃某邪教。我在反复的回忆和思考整个事件后,认为这是惊天阴谋。

 
那天(20171126日)我在楼梯上公开喊真相“我已经断绝父女关系,20171014日已经公开发布《断绝父女关系声明》,你们这些狗特务还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监视我?你们是在损德、故意犯罪”。我是公开讲话,我没有指任何人,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我刚刚喊了这几句,《特务邻居502》(照片见附)立刻冲下楼来威胁我说“我再看见你就打死你(指我)”;他在楼梯上公然扬言要“打死人”、暴恐威胁邻居(指我),全楼的人都听得见。我很自然就立刻拨打110报警“暴恐威胁”。请注意:我报(警)的是“暴恐威胁”,我这个报警人可没说过“邪教”二字。

 
此前,我经过长期观察,早已经知道502是卧底的便衣警察(中共特务),他住在“谷都派出所”租用的公寓(隐蔽房),他的任务是卧底监视好人、玩弄巫术迫害好人,这个隐蔽房的地点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502,这套房子位于我家邻居的位置,所以称之为《特务邻居502》)。我在报警电话里说“卧底的便衣特务邻居暴恐威胁我,说要打死我”,接电话的警员胡搅蛮缠说“你(指我)说他是特务又说他是邻居?”,我说“你们把他安插的邻居的位置上,那他就是“邻居”了呗!”——这个还用问别人吗?我现在看这个细节,接警员是要急于否认502的卧底警察的真实身份,为下一步把他说成“某邪教成员”做准备,所以接警员就胡搅蛮缠、耍臭无赖了。


很快,一高一矮两个110队员骑摩托车来了,在楼梯上先要求我出示身份证,看一看他们的行为吧!先检查我的身份证,而威胁我的502没被要求拿出身份证。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他们互相都认识、而且很熟悉,甚至在一块商量过具体行动方案呢,已经这么熟悉了,还用看身份证吗?只检查我、不检查502(的身份证),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证明这一点了。


我还没说上几句话,只说了《特务邻居502》暴恐威胁我——打死我,原本在楼上的502忽然就冲下半层楼梯、口中高喊:“你(指我)还说我搞邪教”;我当时哈哈大笑着否认他“谁说你搞邪教了?”——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可笑、也没多想,我报(警)的明明是“暴恐威胁”吗?我从来没说过邪教二字啊!再说,我平时也不跟你来往,好人谁跟他交往啊?!何况我都已经看出来他是卧底警察了!就算你真的搞邪教,别人也没法知道呀!邪教还能自己承认吗?当时也没人问他!这人太可笑了呀!!!这个便衣警察怎么忽然间变得可笑了?!我当时一点都也没有多想。这真是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呀!而此后他们的两次快速举动,反而让我当场就愣住两次,不是别的、是他们反应之迅速让我惊愕。


我第一次愣住:就在我哈哈大笑着否认502是邪教以后,矮个的110队员快速的说“你(指502)上去!”,紧接着那个高个的110队员就推着502上楼去了,这一连串动作非常快,也就半分钟就完成了。他们行动之迅速让我愣住了。此后502也没再出来。其实“推”和“撤”是配合完成的,并不是502真的被“推”了才撤回房内的。现在看来,就是我的这句话起到了一个作用——当场揭穿他不是邪教。这是警察组织的这个预谋里最失败的一种情况,而我真是无心之作,我当时一点不知情。110队员行动快速,也说明他们是有准备而来的,他们在预谋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这种失败的情况应该如何处理了,他们也高度警觉,所以,这个情况一出现,他们立刻就立刻转入“收手”程序,保证他们的真实目的不暴露。我认为他们的措施是有效的,我当时并没有起疑心。

 
我第二次愣住:也是非常快速的,还是那个矮个的队员说让我到派出所备案,接着就是下楼,这个过程也非常快,1-2分钟吧。刚一到楼下,我看见他们两个110队员骑上摩托车要走了,我好生奇怪:不是去派出所吗?难道让我自己去派出所吗?他们不去?我就说“你们载我去(派出所)吧”——那矮个的队员非常快速的拒绝“我们不能载你去”。——这个回答也非常快速,我话音一落,他立刻就回答完了,这也让我愣住了。我当时还没有说按照法律程他们应该一起去,这么严重的话我都没说,我让他们载我去也是变相的让他们配合一下,他们就警觉的、极速拒绝了。这说明他们在预谋时已经想到了,在这一方面非常警觉,所以他们坚决予以决绝了。也就是,一旦警察栽赃某邪教杀人的目标失败以后,也绝不能承认卧底的便衣警察威胁过居民(指我),无法备案,这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警察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同伙犯罪(威胁杀人)!连我报警这件事他们都不会承认的!

 
我一个人到了派出所(谷都派出所),果然不给备案,理由是110队员没给调解、也没到派出所来。其实按照一般情况,这件事也就了结了,真的不了了之了,反正那个便衣警察只是扬言打死,也没有真的打死我,也没伤害我,我也不会多想。

 
也许是天意,我当天从派出所回来以后,我又第二次打电话给110,我还在强调“暴恐威胁”,我还是没说邪教。这种做法让我看到了后来的什么呢?我看到了警察是如何引导着受害人折腾死自己的。还是那两个110队员骑着摩托这来了,警察说如果受到精神刺激的话可以去医院检查,就是让我自己折腾自己,把自己折腾成精神病吧,呵呵!我肯定不去啊。后来又让我打110投诉派出所,思想单纯的我一时还真是醉了,110和派出所不是一个系统的吗?怎么110队员让我投诉他们自己人?我打了这个电话以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110的接警员说“你得去上访,我们这里只接警不受理投诉”——哈哈哈!这就是说,你受害人如果敢于追究这件事,他们警察就有把握把你变成“访民”,进而把你折腾的生不如死,连正常生活都没有了。这也证明,在警察内部,是把上访当成一种整人手段!人家从一开始就没想给你解决任何问题,让你提交材料、反映问题,那是骗你(入圈套),最终整死、害死你才是这套制度的真实目的。

 
当我拒绝警察所有折腾我的“建议”以后,他俩打电话找来了一个民警,这个民警我认识,那时(2016112日)我出来买菜时,大白天在大街上公开绑架我的警察里就有他,但是他的姓名一直对我保密。怎么能让受害人(指我)知道,害你的警察的真实姓名呢?当时我不动声色,提了两个看似偶然的问题,其回答恰恰暴露出他们一些人已经遭报应的事实,这个我以前写过了(见附1),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那警察意图栽赃的某邪教是谁呢?中共认定的最大邪教是谁呢?法轮功!因为当时我的回答对警察来说是最失败的一种情况,所以警察们当时没有机会抛出具体的邪教名字,就收手了。可能媒体的通稿都准备好了,也表演不下去了!我就奇怪了,那邪教杀人就不算杀人了?那邪教违法就不算违法了吗?警察总盯着邪教处理干什么?是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呗!警察不是太邪恶了吗?中共才是邪教啊!


其实20148月底全能神教的那个案子,就已经引起人们的怀疑了。案子中那个女孩子明显是个演员,承认自己属于全能神教派的一个行凶者也明显是便衣警察。我以前写过分析文章(见附2)。


这一条龙式的迫害程序,任何一个居民都可能成为受害人,中国人就像流水线上的一个零部件,只要你上了这条“迫害流水线”,就会被流到下一个“工序”,警察们思想里的自然反应就是——下一步应该怎么整你、害你、怎么样才能践踏你的尊严、怎么样才能害死你而立功受奖!


我还要强调一个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在2001公布的14个“邪教名单”里面,没有提到法轮功,法轮功的名字不在上面,一些人据此认为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有些人甚至幻想“平反”去了。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想法,也是非常危险的。这份“邪教名单”只列出了新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而曾经认定过的法轮功没有重复,有可能是这种情况。我本人没有见过这份文件,但是,我认为在这份文件中,肯定没有废止此前认定的表述。换句话说,中共明确认定了15个邪教组织,分两批认定的,第一批只认定了法轮功1个,第二批认定了14个,先后认定了15个所谓的“邪教组织”。而且中共政府的任何一个部门没有在任何一个公开场合明确表态,法轮功不是邪教,或者法轮功已经不被当成邪教看待了。从事实来看,法轮功依然是中共最需要打击的一个迫害对象!庞大的法轮功学员人群,依然是各类警察们想方设法要害死的最大一群善良人。

 
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暴露身份。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向中共的警察承认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这就等于,在战争年代,隐藏的犹太人向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承认自己是犹太人一样。而且,是你自己送入虎口的,哪个神能保护你?!你能想象,当年的犹太人中有人指望纳粹党给犹太人“平反”??甚至有人问起这一点时,都要对其加倍小心,因为真想听真相的,不会盯住你的身份去问;而反复要求你“口供”的一定是邪党警察,即使他不穿警服。

 

附:

 

《他们都(已经)遭报应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


 

《共产党无中生有、自产自销全能神教》


 

 

【照片说明】:冒充邪教的便衣警察《特务邻居502》:

 

这孩子可能是拐来的,充当道具的孩子,因为带小孩的人不易受人怀疑,所以我们这里的特务都带着一个这么大年龄的孩子招摇过市。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永远不长大,永远都是这个年纪,我在这里住了10年了,他们都没长大过;警察有大量的被拐卖的孩子资源,可以随时给卧底特务补充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②他大概在20174月份被安排在我家邻居的位置上,这套公寓是谷都派出所租用的,即秘密警察藏身用的“隐蔽房”,他连租房合同都没有。具体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502,有个网球场那个小区,“宝塘茶点和“拔萃教育”那个路口进来的小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