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

警察吞了好人的钱就当成自己的了,其实受害人花自己的钱、住自己的房

 
我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要饭的经常去一家要饭,每次那个男主人都给要饭的10块钱,后来有一次忽然只给了5块钱,要饭的问为什么这次给少了?男主人说自己结婚了,结果这个要饭的勃然大怒,给男主人一个嘴巴说“你居然用老子的钱去养女人?!”——哈哈哈哈!还有这样无耻的乞丐?!

 
共产党抢了中国人的土地、夺取了政权,就把中国的一切都当成自己的了!还说共产党养活中国人了——中国人在赚共产党的钱、住共产党的房?那你共产党退还中国人的土地和政权,不就不用“养活”这么多中国人了吗?!

 
我第一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时,恶警问我的第一句话“你花谁的钱、住谁的房?”他的意思是你花的是我们(警察主子共产党)的钱、住的是我们(警察主子共产党)的房,我们警察就有资格迫害你(随时绑架、关押等)——恶奴心态暴露无遗!

 
我当时回答“我花自己的钱,住自己的房”,那警察自己觉得没理、也没话可说了。

 
警察把吞了我的财富都当成是自己的,为了设计圈套、迫害我而拿出一点,还要控制我全花光。我那些年上班时,有一次我被一家公司强制失业了,怎么也不让我找到新工作,不论我往那家公司投简历,警察们通过脑控攻击(迫害)都能知道,并暗中破坏我找新工作,他们一个电话就能破坏,那家公司就不敢用我了,我本人还一点都不知道原因。一直到我从上一家公司拿到的工资性收入都花完了,警察才暂停破坏我找工作,我才找到了新工作。就是我怎么花自己的钱,是警察暗中控制的(暗中迫害)。你花自己的钱,警察让你怎么花你才能怎么花。警察就是这么一群邪恶的畜生!好人能当恶奴吗?!

 
我大学毕业时,国家分配工作,我原本应该得到国家干部的待遇,这也是我命中有福才能落到我头上。警察们勾结缺德爹暗中破坏,我应得的都被他们吞了,也不让我知道一点,我都不知道正规手续是什么;不论需要多少手续,都是警察伪造的。后来,我就自谋生路、全国找工作,我走到哪里都被警察暗中监控、暗中纠缠。警察也要暗中安排我找工作?这一点警察自己没脸说出来,但是他们固执的认为是他们给我安排的工作(暗中安排),所以我怎么花自己的钱(我自己的工资收入),警察们都要暗中控制——就像控制自己的钱那样“理直气壮”。说白了,警察们从吞到手的我的钱里面,再拿出来一点,暗中通过公司、当成工资发给我本人,目的是暗中监控我、永远也不让我知道真相,警察就认为是他们给我钱赚了——我赚的是他们的钱了?这个过程我说的明白吗?!警察和那个无耻的要饭的有什么区别呢?警察更无耻!

 
警察冻结、扣留我银行卡里的存款,当成是拿回自己的钱?虽然我的存款是我工资的积攒,还有劳动合同证明我收入来源的合法性。警察还到我家里来盗窃过劳动合同(工资证明)等文件,这样就可以不承认我有过工资收入了?我的存款就变成警察的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警察们失败了,警察们到我家里来偷走的劳动合同(工资证明)文件,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烟幕弹(详见附1);气急败坏的警察到银行强行扣押我的银行存款时,也晚了一步,我先一步安全转移了(见附2)。气急败坏的警察们,强行把我限制在家里,目的是逼我花光全部存款、也不让我找工作,一点一点逼死我。(反正警察一个电话就能破坏我找工作,前面已经讲过)——我正在遭受这样的无耻的迫害,这是比酷刑、虐待、非法关押,更无耻的迫害。

 
你们警察吞了我的,全部给我吐出来,我的一切就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就不用安排任何事情了吗!你们警察认为老百姓的钱都是你们的(或者你们主子共产党的),那是你们自己想的,因为你们无耻!你们臭无赖!你们丧心病狂!以警察的流氓本性,让他们主动认罪、把吞到手的好人的财富,都主动吐出来是不大可能了。

 
数不清的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遭恶报,死的死、瘫痪的瘫痪、坐牢的坐牢,人在做、天在看。至今仍然执迷不悟、迫害我的警察们: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姓名,但是我知道你们遭恶报的下场,到那时你们不得不全都吐出来、恶报更重。(详见附3文,文章写的很生动,建议大家仔细观看)

 

 

附:

 
《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文《参与迫害法轮功 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数不清的公检法人员因为沦为中共江泽民的帮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而遭到恶报。人在做,天在看。希望那些执迷不悟者静下心看看法轮功的真相,为你指路的明灯就在法轮功的真相里。

内蒙古正蓝旗原派出所所长刘栓和刘先遭恶报

刘栓,男,时年三十多岁。最早任职正蓝旗哈毕日嘎镇所属派出所所长,后来调回正蓝旗公安局。在迫害法轮功高压恐怖的最初几年,刘栓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给法轮功学员家人造成严重恐慌。

二零零一年,刘栓骚扰完上都镇的法轮功学员,径直去了哈毕日嘎镇。刚一进到法轮功学员刘某家,就感到身体不对劲。等从刘某家出来走到街上,就不会动了,从此瘫痪。

刘先,男,当时也是三十多岁,任正蓝旗派出所所长。邪党迫害法轮功初期,刘先经常领着三、四个警察,到各法轮功学员家进行监控。当时学员和家人压力非常大。那时,正蓝旗已经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刘先开车给私人办事,出车祸,甩出车外,当即死亡。

原泸州市合江县九支镇派出所所长万江涛遭恶报

原泸州市合江县九支镇派出所所长万江涛,在二零零九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参与绑架合江九支镇法轮功学员汪泽宣,在二零一六年因受贿罪、徇私枉法罪入狱,现在嘉州监狱四监区服刑。

万江涛表面看是因受贿罪、徇私枉法入狱,实质上是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报。

原吉林省白山市靖宇县公安局副局长索森靖遭恶报死亡

从二零一七年四月初到八月中旬,从两个渠道获知,原吉林省白山市靖宇县公安局副局长索森靖遭恶报死亡。遭恶报时,索森靖任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公安局副局长。

在二零一七年三月下旬一个周末,索森靖从江源区驾车回靖宇县(家在靖宇县),途中出车祸死亡,同车一女性受伤。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上午九时许,靖宇县公安局两个局长卢影杰、索森靖,与政保科长孙洪清,伙同靖宇县花园镇派出所宋学兵、于学军、姜云洲、赵来君等六七个恶警,由恶人孙甲华指引,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冷福云家,抢劫,搜查法轮功学员财物,抢去电脑,打印机各一部,及切纸刀和部份资料,并先后绑架冷京涛、冷福云、姜忠梅一家人。冷福云这样的好人,被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靖宇县看守所一年多,被迫害得多次送进医院抢救。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公安局长李子鹤遭恶报死亡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左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公安局长李子鹤,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同车几人中两个人死亡,李子鹤是其中一个。

辽宁营口市大石桥市建一镇派出所长陈世明遭恶报

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零时三十六分左右,辽宁营口大石桥市公安局建一镇派出所所长陈世明,在防汛检查时,在检查辖区建一镇厢房水库汛情过程中,失联,经大石桥警方连日搜救,于八月四日十八时十分,陈世明的遗体及车辆在洪水中被打捞出,已确认死亡。

陈世明,男,一九六四年三月一日出生,二级警督,任大石桥市建一镇派出所所长兼厢房村第一书记。大石桥建一镇派出所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所长的陈世明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晚上八点四十左右,大石桥建一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大石桥周家村的法轮功学员于长勇、李凤利、曹素芹。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于长勇被送到大石桥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李凤利女士和曹素芹女士被送往营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曹素芹在体检时因血压为二百三十,被当天放回家中。

大石桥建一派出所所长在非法提审时,把李凤利铐在老虎凳上,李凤利义正词严地对那个所长说:我没有做坏事,我是好人,我不能坐那个凳子。那个所长气急败坏地叫来人把她强行按扣在老虎凳上。因为李凤利脚脖粗,脚一铐上就肿了。李凤利不停的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三个小时之后,警察才把李凤利从老虎凳上放了下来,此时李凤利的两只脚已青紫麻木,不能走路。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李凤利和曹素芹被送往营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李凤利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回到家中。

派出所的所长正副较多,不管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长是否是陈世明,但陈世明作为一个所长,对此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善恶有报、真实不虚的又一实例。为了平安,请远离或不要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发表评论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