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9月2日星期三

让消费者低头的中共《商特》

 

1、《商特》是什么?

   《商特》——商委的流氓特务,商委顾名思义《中国共产党商业委员会》,一级共产党组织,附体在政府部门上,但又不是真正的政府,商委是隶属于各级党委(省委、市委、县委等)的共产党的组织,权力比同级政府部门还要大,但不做正经事。

在中国人们从来看不见《党委》(包括《商委》)的财政预算、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等具体信息,只能看见政府的预算等,更无从知晓党委特务的一切信息,大概就是因为共产党都是些流氓特务,他们见不得人。

《商特》包括商家和特务个人,主要分为以下三种:第一种,商委开办的公开营业的商家,各行业都有,表面上看和正常的商家一样也进行正常注册;第二种,在第一种商家里工作的各级各类“职员”,这些人不大可能是正路来的,很多都是商委调派的流氓特务;第三种,打入正常经营的商家内部的商委特务。以上三种《商特》都有商家的公开身份,消费者从外观上无法判断。《商特》数量庞大,应该可以覆盖中国大陆境内的所有商业经营行业。

《商特》通常由没文化的流氓渣子充当,因为商业部门是流通行业,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没文化的人也能干,因此商委的特务是最下贱的人渣。但特务有一点和普通人不同,他们的目的性很强,他们耍臭无赖也是有目的的。

 

2、《商特》们的本质和目的;

《商特》们的本质是特务,他们和公安(便衣特务)是一体的。他们的目的不是做生意也不是干工作,而是接受共产党的指令监控、迫害需要监控和迫害的人,所以《商特》们不考虑信用,这也是中国商业信用在国际社会屡受诟病的本质原因。而对于没有接受到指令的其他消费者,《商特》们也能正常接待,这就使《商特》的行为显得复杂、看似无规律。《商特》们也把中国社会的各种商业现象搞得捉摸不定,其实是大家都没有触及到《商特》存在。国际社会的专家学者们都从各种理论的高度去分析中国的经济现象,却都没有触及《商特》的存在这个本质原因,是永远也分析不明白的。

 

3、《商特》的迫害对象;

中共认为需要迫害的人!这样的人在法律上是无罪的,是自身比较正的人,中共邪党无法利用法律这个棒子去打击这些好人,就会动用狗特务们,比如《商特》,下一些圈套整人、害人。虽然不能害死好人,但可以折腾受害人,达到让受害人过不好日子、活的不舒服目的。

至于这样的“受害人”数量有多少很难统计,因为受害人本人不知情,还以为是自己遇到了信誉差的商家。这样的《受害人》数量应该是庞大的,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可能有不同的受害人群体。说白了就是共产党想整谁就整谁。

 

4、《商特》们害人的主要方式;

消费者在明,《商特》在暗,一般消费者根本没法识别《商特》。消费者还以为这是正常的商场或店员,而《商特》们对进店的每个消费者都分辨的很清楚。因为《商特》和公安(便衣特务)是一体的,他们接收到的情报上都有受害人的照片。中共这样的做法能准确加害到每一个具体人(消费者-受害人),想害谁就害谁,不会有任何偏差。至于具体的手法花样翻新、防不胜防。

 

5、具体事实和理由:《国创手机》的特务头子李红玲;

举一个《商特》暴露比较明显的例子吧。201411月我想买个手机作为备用机。现在卖手机的店很多,我随机走进一家店中,当我看过手机和问过号码卡的情况以后,我被告知“卡和手机”必须一起买(付钱)。我浑然不知是个圈套,我想反正卡和手机都是要买的,手机也看过了,卡也是明码实价的,就说“可以呀”。等我付完了钱,一个被称为老板的《商特(男)》才说“你(指我)必须出示身份证,否则不能买卡。”我说“我没随身携带身份证呀,你早说没身份证不能买卡,我就不买了,我带上身份证再来买不是一样吗?”那《老板商特(男)》立刻翻脸说“卡可以退,手机不能退。”我:“没有卡我怎么用那手机呢?既然卡和手机不能一起退,那为什么让我一起买呢?而且那手机一直在你的店员手里,根本没有到过我手里,我也没拿过那个手机,也不存在退手机的问题,你就把钱还给我就行了。”《老板商特(男)》实在没理了,理屈词穷以后歇斯底里破口大骂,还搬出信产部关于实名制的规定,我也不跟他斗,我就说“我有身份证呀,我带着身份证的时候随时可以登记呀,你收钱之前怎么不说身份证呢?我改天带上身份证随时都可以买卡的,信产部的规定也没说过那从来没有到过我手里的手机是我的,你还我钱。”这时一直扮演店员的《女营业员商特》看到实在没理了就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登记了。看看,还是有办法的吧?既然都能办到,那为什么不直接这么办?还对顾客破口大骂?还搬出政府的信产部来压消费者?信产部的规定根本不适用当时的情况!实在没理了就把主子搬出来了!共产党的狗特务就可以跟消费者装逼、耍臭无赖?这也暴露的太彻底了吧!

为什么《女营业员商特》最终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了?她才是这家店真正的特务头子,那个《老板商特(男)》只是叫的凶,实际是个低级特务。看到我喊的也很厉害,而且我句句话说在理上,她有点没法收场了,这家《商特店》还不能在这条商业街上暴露真实身份,所以特务头子出面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登记一下,目的自然是快速的息事宁人啦。

可见,《商特》们的目的不是做生意,就是要对我这个“受害人” 耍臭无赖、装逼。我一进门他们就知道我就是他们需要迫害的人,因为我后妈是共产党烂逼书记(详细迫害情况见附件链接),党公安给《商特》们的情报上应该都有我的照片,他们早就知道我,而我不知道他们,我是随机走进这家店的,我以为是一般的店。《老板商特(男)》的叫骂重点一直都在检查我的身份证问题上,这也说明特务们的主要目的不是卖手机,检查受害人(指我)的身份证才是他们的目的,因为他们的真实身份是狗特务。

但是,这次意外暴露了狗特务的身份。《女营业员商特》的个人信息都明码发送到我买的手机上了: 

号码13113947526

实名制资料

姓名:李红玲

身分证号码:411122197810167025(证件类型:a

联系地址:福建省诏安县桥东镇西浒村城西63

店铺名称:《中山市国创通讯》;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文昌路(见照片)

 

6、流氓治国的主要手段:没罪的人也要被检查身份证

 

我现在回忆买手机的全过程,从我一进店他们就认出我来了,也就是我一进店《商特》们就开始“工作”了。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当成正常消费者,而是当成迫害对象。既然认出我了,为什么还要检查身份证呢?就是要装逼。充当狗特务的都是些流氓渣子,是最不要脸、最不值钱的劣等人,这样的人一旦被共产党利用,就与共产党狼狈为奸,等于共产党的流氓治国政策支持这些流氓了。大概共产党认为检查好人身份证可以证明流氓特务们有权力,羞辱受害人,你老百姓就算没罪也得让我(指共产党流氓特务)检查。流氓特务们有共产党撑腰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

以共产党的现有的技术在警车上就可以监控上网人的一举一动;身份证是公安机关发给的,数据在他们的系统里都有,人脸识别数据他们也都容易办到;派出所(不需要多高级的公安机关)连全国有16个跟我同名同姓的人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让人家出示身份证?无论办大小事情都让人家提交一大堆材料?就是要让共产党雇佣的流氓渣子有个机会检查好人,折腾好人、羞辱好人,让所有好人在流氓政策面前低头,让流氓们把好人都管起来。

 

 

PS.附件链接: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