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女党委书记歇斯底里式迫害好人:半年两次武装绑架受害人


 

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警狗、伪造公函传唤证到我家里来武装绑架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没有任何理由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我家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暴力犯罪,在小区里专门安排 “造谣、传谣”的工作,《黑物业》连合同都没有就在小区敛财,因为有中共政府撑腰;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全国各地的用人单位多次强制失业。潘晶的造谣不可成为迫害我的“理论依据”。

 

一、第一次绑架:20131119日,勾结派出所伪造公函传唤证,绑架无辜公民、关集中营、虐待受害人,劫持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

 

1、谷都派出所伪造公函(传唤证)的罪证;

 

20131119日使用传唤证: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是政府伪造的(见附件图片),以下简称“传唤证”。判定此证为伪造的主要依据是:1、传唤证的公章与函头不符,函头是“中山市公安局”,公章(红色)是“谷都派出所”,传唤证上也未体现出特殊法律授权;2、传唤证上没有从存根联撕下的痕迹,只是一张普通A4纸打印的;3、没有骑缝和骑缝章。凭以上特征可以判断传唤证是伪造的,伪造者是谷都派出所(属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管辖范围)。谷都派出所法定代表人滥用公章属职务犯罪。政府伪造的传唤证写有本人的名字,因此本人是此证的合法持有者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的规定,传唤证需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中山市没有下辖县,因此所有的传唤证都是中山市公安局批准并盖章的。派出所是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不是行政主体,没有有自己的名义和自己的职权,没有主体资格,因此,谷都派出所在传唤证上盖公章属于越权执法的违法行为。

谷都派出所对已有的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传唤证盖住姓名、涉嫌等项目进行了复印,并在复制件上进行了篡改;只是复印件上的“中山市公安局”公章一定是跟原件不同,骗不了人。他们也只能出此下策,盖上了派出所的公章,也正是这个派出所的公章暴露了政府伪造公函的事实和其他犯罪的事实,并成为了罪证。

 

2、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利用伪造的传唤证上门武装绑架无辜公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到精神病院;

 

201311191630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伙同另外三名均不肯出示证件、不肯说出姓名和警号的恶警,其中一名黑牙恶警手持伪造的传唤证让我跟他们回去。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内容时就把门开了一条缝,门立刻就被四个恶警拉住了再也关不上了。当时我看到了传唤证上的时间已经过期,而且我在自己家里未发生任何治安事件,传唤证上勾选的“根据”项也不对,这个伪造的传唤证就是骗我开门的幌子。我当时拨打了中山市报警电话110,中山市只是把电话转接到本地的分局(三乡公安分局),我在电话里讲了传唤证的一些问题,但是110要求我配合恶警的绑架行为。这也证明这次的绑架是跟所属(三乡)分局串通过的,是政府犯罪,而不是个别恶警的个人行为,恶警们的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恶警们逼迫我上了车,并关集中营24小时,集中营就在谷都派出所地下室里。因为谷都派出所没有资格向拘留所送人,因为他们没有办理过合法的拘留手续,所以只能把我关在私设的集中营里。集中营条件极差,长达24小时我没办法睡觉,只给了两顿盒饭。从人权的角度讲非法困、饿都属于虐待罪。

关集中营期间办案组姓郑的恶警对我说:“我们这里不讲事实和逻辑,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还说:“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

没让我本人签笔录,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关集中营24小时后两个恶警把我架上囚车,直接劫持到精神病医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囚车到达精神病院大院里以后停在原地没有走正规挂号的医疗程序,等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女医生来到院子里囚车旁边几经交涉同意放我回家,女医生是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文蔚主治医师(南朗门诊主任)。

谷都派出所、三乡分局和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充当政府迫害无辜公民的流氓工具的事实证明这次犯罪行为是邪党政府有计划的故意(刑事)犯罪。

 

3、当政府劫持我的囚车的门一打开我爸对精神病院的大夫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闺女服软了”,呕吐、抽搐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痛!

 

关集中营期间恶警要求我跟我爸谈,我坚决要求回家再谈,什么样的事情必须在集中营里谈?恶警都想再劝劝我,我爸推着恶警就出去了,那意思就让我在集中营呆满24小时。24小时后恶警蒙骗我说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有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的吗?恶警一再要求我说出“自愿”去精神病院,我坚决不说;而我爸却急躁的说:“不用跟她(指我)说,两个人(指恶警)一架就上囚车了!”这样的亲爹也算是丧尽天良了吧!最后在我爸的坚持下我真的被两个恶警架着两只胳膊架上囚车、劫持去精神病院了。

在政府劫持我的囚车上我对我爸说:“我交出全部房产,你不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治傻治疯,我以后赚的钱也给你们花,如果我一个月赚一万我给你们五千。”看我爸还是没有松动的迹象我就说“给你们八千也行,我只留下吃饭钱,只要我不饿死,我就辛苦赚钱养活你们。”我一边说一边哭,我想这样总可以唤醒我爸的良知吧!虎毒还不食子呢!这时劫持我的囚车到达了精神病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的院子里,囚车门一开我爸对医生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闺女服软了”。原来我为了唤醒我爸的人性而做出的一切让步和善意的规劝都被认为是斗败的表现。我爸的脑子里除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以外,根本没有亲情了。看到亲生父亲被共产党洗脑到这种程度,而我用尽浑身解数却无法挽救他,这是什么样的心痛?呕吐、抽搐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痛!

我爸还加了条件,要求我把后妈的孙子王毅认为干儿子。王毅:小名乐乐,弱智、斜眼、12岁。王毅的爸爸也就是后妈潘晶的儿子王明海是盗窃惯犯,王毅的亲生母亲在生下王毅一个月后就去坐台当妓女了,后来跟一个毒贩亡命天涯了,王明海现在的老婆胡群是家庭妇女,胡群的姐姐是二奶,给一个包工头当二奶,你看看,我后妈的这些后代里哪有一个好人,所以谁也不养小孩。我后妈潘晶是共产党的烂逼书记,65岁,在家连饭都不做,就想着怎么设计圈套害死我、让我过不好日子。用非法手段绑架我、榨干我的全部财产后还要丢给我一个终身的包袱让我一辈子逃不出他们一伙人的手心。谈到这里我爸满意了、同意我回家“静养”了。精神病院医生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问我爸:“你把自己孩子送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呢?”我爸:“我说了不算。”医生:“你说了算。”多可笑,我爸说怎么治我就怎么治我???这也暴露的太明显了吧。

绑架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爸不但没有反思这一切,反而反复提到他作为亲生父亲可以签字当监护人承认我有病还可以让派出所恶警来抓我,用这些政府流氓行为恐吓我。

 

4、为收回罪证恶警们非法入室、灭口(未遂);

  

  2013124日我爸忽然让我陪他出去旅游一天,我想也无所谓吧,去就去吧。我们早上9点多出发,下午4点回来,就是一整天都没在家。我到家以后忽然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卫生间的窗户被打开了?我出门前特意关好的,是什么人打开的呢,一定是有人进来过。可是没有丢失任何东西,门窗都没有被撬的痕迹,很显然进来的不是一般的贼。公安恶警都有万能钥匙,就可以非法进入别人家里。那么非法入室的目的是什么呢?派我爸把主人(指我)骗出去一天非法入室还不要钱,那他们一定是想要找别的东西。我想了一整天终于想明白了,他们就是要找那份伪造的公函传唤证,那可是罪证呀。他们来了很多人,四处翻箱倒柜的找,忙得直出汗,所以就把窗户打开吹吹风凉快一下。我的分析有道理吧!在集中营时就觉得那传唤证是有问题的,我不是学法律的,一时也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于是我一回到家就把传唤证扫描了,我当时打算没事就看看,总是能看出到底哪有问题,扫描之后就把这个传唤证放在扫描仪的盖子下面忘记拿出来了。恶警们翻遍了我家就是没有翻扫描仪盖子的下面,所以他们也没找到。天意吧。

谷都派出所的罪证仍然在我手里,所以恶警们很想对我灭口。20131216日下午从超市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一桥陡坡我差点被一辆警车灭口,警车在桥上熄火了,那开车的恶警正在呲牙咧嘴的拼命发动车子,但是怎么也没有发动起来,在这个时间我就过了马路了,安全了。看我当时所站的位置和熄火警车的位置可以推算出在时间上,如果警车从桥上冲下来刚好就能撞上正在过横马路的我,他们还可以以坡陡、刹车失灵推卸责任。派出所的罪证(伪造的传唤证图片)已上网(须翻):


 

二、第二次绑架:2014625日纵容恶子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受害人(指我)跳窗逃生;

 

2014625日半夜零点零五分,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身份证号码:2301027507271313)开始砸我家门,我以为这人渣是来捣乱的,我不理他,他自讨没趣自己就会走了;没想到他砸了一个小时以后把不锈钢门的钢管砸弯了四根,伸手打开了锁上的保险钮,然后一脚踹开里面的木门,以暴力方式入室,来到我卧室门口跟我说话:“你自己把房门打开,我给你机会(言外之意:我强奸你就不杀你)。这个人渣把门砸坏暴力闯入我家以后还说“给我机会”,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我听到恬不知耻的流氓语言以后从窗户跳出逃生,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跳窗落地时我腿上胳膊上多处擦伤。

大约一小时后恶警在邻居家找到我,我作为受害人被恶警们武装绑架,关集中营、虐待。恶警们说因为老太太的女儿报警了才绑架我的。老太太的女儿根本不在现场(在另外一个城市)哪有报警资格?而且我只是逃生躲到他们家了,没任何不法行为。这样的报警根本就不具备基本的报警条件呀?无效报警他们也接吗?这算不算造假案?

其实恶警们早就埋伏在附近了,他们是勾结作案,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犯罪计划在犯罪。一旦王明海强奸得逞,恶警们就会冲进来“捉奸在床”。就算不当场杀死我也可以通奸或卖淫的罪名把我名正言顺的带回集中营,要挟我交出罪证(派出所去年上门绑架我时伪造的公函),如不从就起诉(或直接收容教养),到时候就算我手里握有派出所的罪证,又有谁会相信一个通奸或卖淫的女犯说的话呢?按照他们的犯罪计划,完全无辜的我就算这次没死,也会被毁掉前途和一生。栽赃这样的败坏名誉的罪名还可以在大众面前把受害人羞辱一番。我“跳窗逃生”打破了他们的犯罪计划,他们不但无法治我,还不得不造假案以掩盖他们的刑事犯罪行为。

流氓渣子王明海砸门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是一个人砸的,据邻居反映前一天(24日)下午有4-5个流氓在顶楼埋伏,除了王明海还有后妈潘晶的亲弟弟潘志的儿子“虎子”。而且楼梯窗户朝向保安室,砸门的巨响清晰可闻。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坐视不理,与刑事犯罪同罪;小区的物业公司是无物业合同敛财的黑物业,跟本地政府有勾结。勾结这么多政府部门、调动这么多人员根本不是王明海一个流氓渣子能办到的,共产党的烂逼书记潘晶才是主犯。

 

三、女党委书记的流氓本性:潘晶是“公共厕所”,恶子王明海是流氓渣子;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潘志说这话是在2004年,我当时当成笑话听,认为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这么说话太好玩了,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另外一个让我不相信的原因是潘志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除非潘志当时在场,那不是连人伦底线都没有了!其实潘志泄露这个秘密并非随意说说,而是做了一个恶毒的圈套,如果我当时采取批评他们的态度,他们就可以趁机挑起口角,以治安问题的名义把事先勾结的警狗喊来当场绑架我,并可能进一步迫害,致死都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信以为真,并效法之,那他们一家子的流氓男人都可以随便占我的便宜,最后我还是会被他们害死。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的反应是哈哈大笑、不以为然,我下意识的反应让他们无法发作,自然就谈不上进一步迫害,潘志还无法继续说明他亲姐姐是如何如何被人干的,那等于是在骂自己人嘛,潘志更无法收回已经说出的话。我“意外”的哈哈大笑打破了这个以犯罪为目的的圈套,而当时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躲过了一次劫难,并意外知道了他们的流氓行为。

潘晶的独子王明海是个流氓渣子,盗窃惯犯,由于酗酒、滥嫖身材严重肥胖变形,肚皮下垂到两腿之间,眼睛外凸视物受限,王明海这种人看一眼恶心半年;由于酒精的刺激王明海的大脑也受到损伤,表现为轻度弱智,但是智商低不等于人品好,他从共产党烂逼妈那里继承的流氓本性不会因为他的弱智而改变,王明海曾经纠集几个社会渣子半夜到我家来砸门,暴力入室刑事犯罪,我当时跳窗逃生。

早在暴力犯罪前三个月流氓渣子王明海就开始在网上破口大骂了,因为有邪党政府为流氓渣子撑腰,王明海的态度极其嚣张。王明海满嘴“操逼”的污言秽语完全暴露了其流氓本性,我都保留了这些留言记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知道共产党员及其家属有多垃圾。王明海的网名叫“大王GG”,“大王狗狗”的意思吧。留言记录(一)见: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4/03/blog-post.html 。王明海满嘴“操逼”的留言记录被曝光后,不但不知悔改还增加了“啪啪黑木耳”,王明海本人也是弱智,而且动物性本能过度发展,留言记录(二)见: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html

王明海在留言中还暴露了他偷拉电闸、偷关水阀的事实,也就是破坏供电供水的犯罪事实;并且,多次叫嚣派出所当成挡箭牌,暴露了本地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是流氓渣子的保护伞;留言“那天我写个你电话让三乡的男的都来操你白操”流氓式恐吓受害人,王明海几次留言骗我留手机号都没得逞,还派我爸来试探过,被洗脑后的我爸给流氓渣子当枪使。王明海在留言中还多次用派出所小黑屋威胁我,其实派出所地下室里的不是小黑屋,是按照专门标准设计建造的黑监狱,专门用来迫害无辜民众的大规模犯罪设施,我在承受迫害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这些犯罪设施;警方千方百计隐瞒这些犯罪设施,王明海却随便就暴露了这些“机密”,这是王明海弱智的表现;派出所的罪证(伪造的传唤证)在我手里,派出所自己都不敢出声了,王明海还一再暴露政府警察犯罪的各种铁证,可能是潘晶太烂逼了,才造出王明海这么个傻逼来。

留言记录很多,王明海一直在骂,这样的污言秽语网管就不删了?因为他妈是烂逼书记?这一点很说明问题了。六一这天王明海还威胁我“不让他操就把我搞臭”,他这样的垃圾还能把别人搞臭?这一说法无异于公开宣布他妈能勾结警狗对我犯罪了。

 

四、女党委书记丧尽天良,受害人出淤泥而不染;

 

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警狗、伪造公函传唤证到我家里来武装绑架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没有任何理由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我家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暴力犯罪,在小区里专门安排 “造谣、传谣”的工作,《黑物业》连合同都没有就在小区敛财,因为有中共政府撑腰;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全国各地的用人单位多次强制失业。潘晶的造谣不可成为迫害我的“理论依据”。

潘晶是农村人,小学毕业(或没毕业),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四仰八叉放在桌子上随便让男人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潘晶靠这个当上了书记。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共产邪党就喜欢这样的,做坏事不怕遭报应。我很难想象,听命于这个臭烂逼造谣、传谣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渣子。

潘晶造谣的目的是什么:客观上让听到谣言的人对我的印象是“她(指我)是一个连自己孩子都不养的人,要么是本事太差实在养不起,要么是只图自己享受的人品极差的家伙”,潘晶还可以顺势推出一个结论“我帮她(指我)养孩子十多年,她都不孝顺我(指潘晶自己)”,“连她(指我)的男人都抛弃她”。刚好我是单身,好像我的情况刚好配合了谣言,事实是潘晶根据我的情况专门编造谣言。谁会支持这么差的一个人呢?这样的人再倒霉也没人同情呀,谁让她这么烂,报应呀!活该呀!收拾她是应该的!我要是她后妈我也这么干!很多人会这么想吧!听信了谣言的人自以为“真理”在握了,掌握了受害人“底细”了,对无辜的受害人当然就不支持了,这不是在毒害大众吗?让人们在谎言中自动、自觉的放弃人类应有的善良本性,这是对大众的毒害。

事实证明针对我的种种迫害是共产党操纵下的政府部门充当流氓工具对无辜者的邪恶犯罪,加害方是中共(体制)政府,参与犯罪的各个部门和人员都有具体犯罪行为;潘晶的流氓本性符合了共产邪党的要求,潘晶之类的邪党徒、走狗在人格上都是卑贱的,已丧失人类底线,必遭恶报,万劫不复。只要中共这套体制还在中国存在,类似的加害中国人的犯罪就随时可能发生。中国人甚至出了国都逃不出共产党的手心!唯有中国人都彻底抛弃中共的一切才是出路。

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我本人出淤泥而不染,历经迫害高洁自显。我揭露的是中共邪党迫害我的事实,人们看到这些真相就不会再相信中共的造谣欺骗,回归人类应有的人性和道德,在天灭中共的时代这种揭露是最大的善事。

 

 

PS1、主要人物真实信息:

 

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王毅:王明海的儿子,潘晶的孙子,小名乐乐,12岁,2-3岁时开始偷家里买菜的钱。上小学以来至少换过3个学校,潘晶逼这孙子偷,如果偷不到回家就会被打,打的鼻子蹿血。烂逼潘晶不许这个十岁多的孩子单独下楼在小区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不许他单独外出,就是怕孩子无意中把造谣的事实拆穿了。

 

林思顺:小区黑保安,参与王明海半夜砸门的暴恐犯罪。林思顺借工作之便在小区里具体挑选传谣人选,并布置具体的造谣、传谣“工作”。林思顺最大的特点是每天带领几个刚生完孩子的家庭妇女在小区门口聚集、造谣、传谣,诋毁受害人名誉、中伤受害人。

 

郭德源:我亲爹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告密,勾结共产党强制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的情况: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独立生活多年,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一生堂堂正正,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我本人出淤泥而不染,历经迫害高洁自显。我揭露的是中共邪党迫害我的事实,人们看到这些真相就不会再相信中共的造谣欺骗,回归人类应有的人性和道德,在天灭中共的时代这种揭露是最大的善事。

 

PS2、以上迫害事实和更多迫害事实(需翻):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5/07/blog-post_62.html(《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