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9月9日星期五

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我本人2005523日,经面试合格,被正式录取,职位:俄语翻译,签订了劳动合同。公司(美国)名称:威世电子(惠州)有限公司 Vishay Components(Huizhou) Co,LTD);以下简称“美国威世公司”;地址:中国广东省惠州(惠阳)市淡水镇人民四路油麻墩;网址:www.vishay.comwww.bccomponents.com 

    

我的具体工作内容:在生产线上为以色列指导专家(母语为俄语)做现场翻译。直接上级Simon Wong(个人信息见下文)。劳动合同每三个月签一次,第一次签订劳动合同是在2005523日,2005816日续签合同。2005916日我被强制失业迫害而离开这个公司。

 

在“美国威世公司”工作期间,我没有出现任何错误,顶住超时工作的压力,克服办公条件的欠缺,以较高专业水平完成了公司安排的工作任务。在“美国威世公司”工作时,我不知道中共有向外企派遣卧底特务的机制,也不知道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共统治的绥靖政策里包括在进入中国的企业中容留中共特务的妥协。我是在具体的工作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些占据外企高位的“领导”是共产党的卧底特务。

 

一天晚饭后休息时间我一个人在厂区里散步。忽然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从楼里跳出来对我说:“你不许在厂区里走”。我是公司正式录取的雇员,为什么不能在饭后休息的时间里在厂区走呢?(我住宿业在厂区里)我当时要求他拿出相关公司规定,这个“经理”气势汹汹的对我吼“你看什么公司规定?!我说你不许在厂里走,就是不许你走,你懂不懂?”在这个“经理”大吼的过程中我一直是受气的态度和表情。这个“经理”后来“离职”了。很多年我都很疑惑这个“领导”为什么耍臭无赖呢?像个流氓渣子一样呢!

 

在《谷都派出所》绑架我、劫持到精神病院的迫害犯罪彻底暴露以后(见附1),十多年以前的这个疑惑也解开了。这个“领导”(指上文提到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是派出所的卧底特务。那有人说他这样耍臭无赖不是暴露他自己的流氓本性?他有他的目的,他这样的不要脸是为了逼我跟他吵架,一旦我“上当”他就会以“跟领导吵架”——即“犯上”为理由开除我,因为这个狗特务的公开身份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只要他一天没有暴露真实身份、还在这个位置上,他自己就有权力开除受害人(指我),也就是说,他自己肇事自己处理!一旦我背上“犯上”的罪名,那今后就麻烦了,再找新工作都很难。

 

最危险的是,我当时并不知道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系统已经勾结我家属(指我亲爹郭德源,详见附2),一旦我背上了一丁点罪名,那我周围的人都会知道,还会被栽赃更多罪名,连正常的工资收入都会被没收(或冻结)。到时候这个狗特务的主子——公安派出所,全国联网的任何一个公安派出所,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对我进行流氓骚扰,因为你自己有问题嘛(指“犯上”的罪名),流氓特务们完全可以揪住一点不看其他。公安的便衣特务很多啊,轮番骚扰是完全做的到的,到那时我将永无宁日啊。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也会趁机把她的杂种孙子赖给我,你(指我)不接受这个杂种孩子就折腾你,利用公安特务没完没了的骚扰你,直至逼死你、迫害死你。但是我当时下意识反应出的受气态度让这个经理特务没办法了,他的任务失败了,这也是这个经理特务“离职”的原因,他所谓的“离职”其实是他的迫害任务失败而被主子撤离了。

 

在撤离之前这个经理特务还妆模作样找我谈话!但就是这次谈话更加暴露了他没文化的流氓本质。谈话开始时经理特务假装“关心”问问我的工作情况,因为我当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卧底特务,我当时还把他当成正常人谈了一下我的工作情况,当我提到我为其提供翻译的来自以色列的“Support team”时,这个经理特务表现出听不懂英语,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这个经理特务在公司宣称他是MBA(工商管理硕士)毕业,月薪过万,居然连“Support team”这样简单的英语单词都听不懂!!!这傻逼特务吹的太大了,2005年时他敢说自己月薪过万啊,按照那时公安派出所的待遇水平,他的月工资应该只有几百块钱!

 

回看这段经历,这个特务经理当时是有意没透露他的真实姓名和任何有效信息给我。我能接触到的只有我所在部门的经理王韶韺(Simon Wong,加拿大籍华人);职位:资深制造经理(钽质/陶瓷电容器),Senior Manufacturing Manager Tantalum / MLCC Capacitor, Bccomponents China Limited;电子邮箱:simon.wong@bccomponents.comSimon Wong拒绝为翻译(指我)提供桌椅、电脑、互联网等必要的办公条件,在客观上为我工作制造障碍,我当时奇怪难道我部门的经理不想要工作效果好一点吗?劳动合同条款里写明“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实际我每天工作10小时,每周工作50小时,从没得到加班费。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在主动配合中共派出所系统的特务,故意迫害我呢。

 

2005916日,我正在正常履行劳动合同时Simen Wong突然违法解除刚刚续签的劳动合同,没有给出任何正当的理由。“终止劳动合同协议”里使用的借口是“工程项目已经提前完成,公司不需要再设此职位”,但这一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我离开后,此项目在缺少翻译的情况下至少延续了半年之久,证明工作还是需要翻译的,后来因为缺少翻译此项目才终止的。那么,明明工作需要我,我本人无过错,也要解聘我,这样的强制失业不也是赤裸裸的迫害吗?

 

像这样的占据高位的卧底狗特务我见过不止他一个,在以后的多年职业生涯中我多次见过这样的特务“领导”(见附3)。这是共产党迫害职业人士的一个主要方式,已经制度化了。外企对这些狗特务的进入应该是知情的和主动配合的。这种配合掩盖了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掩盖的目的不单是为了脱罪,还为了中共继续犯罪、加害中国人。 

 

 

p.s.虽然特务们隐瞒了一切有效信息,但是根据具体的地点、时间等信息,很容易查到他,受害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的主子知道,他们的制度知道。毕竟特务们是中共制度的一部分,不论他们出来害谁都是有记录的。他们损德换取的收入肯定是有记录的,他们有他们的下场。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共产党制度害人犯罪的卑鄙手段——《家属配合》》


 

3、《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