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公安”太赖了!勾连家属(亲爹)参与绑架也是犯罪!也不能被容忍!

 

今天一出门又看见那个新来的特务了。他明明已经暴露了嘛(见附1),怎么还赖在这里监视我?其实警察、便衣,包括姓毛的黑保安等很多卧底特务都已经暴露了、揭露他们很多次了,为什么还赖在我周围?他们太赖了!!!


只要把受害人(指我)搞臭,他们以前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就都洗白了?!哪怕我交男朋友,警方也能下钩子——栽赃卖淫。


警察们知道我没结婚、没孩子,通过我爸告密知道的。警察的如意算盘:受害人(指我)肯定急于结婚、急于生子,要不然没人养活我?没人给我养老?中共警察的思想很肮脏呀!我爸的思想也是这么肮脏的!他们以为不让我过正常的生活就能控制住我,进而迫害我,直至害死我。


其实恰恰相反,没结婚是因为我正派、我能独立生活,没有男人我活的更好。大多数男人的收入还没有我高(我是专业翻译)、本事也没有我大,给我打下手都不配,像便衣警察、卧底特务这样的流氓渣子都不配跟我说话。在我看来,嫁人那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我能害自己吗?所以我根本不想结婚,不结婚正好——清净、近距离的干扰不可能出现了。没孩子——正好!我没有任何生活负担。


至于养老,我真没看出来,中国哪个老人是靠孩子养活的,孩子自己养活自己就不错了。哪个老人能成为孩子的包袱?都是自己干到老,实在干不动了,也就活不了几年了。所以没孩子正好!


至于我本人的工作——专业翻译,80岁都能干,这个社会永远都是需要翻译的,没有共产党的警察暗中迫害我、强制我失业,我自己就能找到体面的工作,我不求别人。你们十几二十次的破坏我的工作,我也不求你们,好人还会求流氓(指警察、便衣)吗?只要我不被警察害死,我肯定有未来。


中共警察派特务到我家里偷过我的工资证明(未遂),为非法扣留我的个人存款做准备,也是要快点害死我,慢了他们就害不死我了。可惜呀!特务偷错了文件,真正有效的文件反而留存在我手里了(见附2)。


也就是,我没有任何负担,我没有任何问题,我不做任何事都能活的挺好,你共产党警察永远监视我吗?你们搞不臭就害不死!你们能呆着吗?你们不害人能拿到狗粮吗?你们这二十多年做的哪件事不是败事?!(见附3~13)没快速害死我,还引起了反感。中共警察、便衣特务们现在的做法是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小区物业也换成特务公司了,生意人和邻居也被公安收买和吸收,充当特务。


有用吗?我一点问题没有呀!我有的是时间,我还能活几十年呢!我一个人能花多少钱呀?我的钱够花很多年呢。我还没有任何生活负担,我花钱的地方很少,就是日常吃、用,别的东西我不感兴趣。我也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正好!我可以不给自己背任何包袱!你中共的流氓政权能维持住吗?你便衣警察的不义之财是会胡花乱花的,你们这些渣子能挺住吗?你们不要个逼脸!呸!

能进入“公安”上班的都是流氓渣子,警察和便衣都是流氓渣子。你们勾连家属(亲爹)有什么用?尽管在(绑架)行动中有家长在场。父母参与的绑架也是犯罪、也不能被容忍。何况我是成年人(我第一次被警察绑架时我已38岁,心智正常、独立生活多年,稍后精神病院拒绝收治我)。我的情况不适用“监护人”制度。警方没有对我本人作任何必要的说明,只是把亲爹郭德源和后妈潘晶推出来,用做挡箭牌就非法绑架我、非法关押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了(见附3~5)——连环犯罪。谁执行谁负责、谁执行谁犯罪,警察们的主子——共产党都不保你们!最终的报应等待着你们——“穷途末路无处藏,人间报应不算完,天钩穿皮挂广场,阴曹地狱够鬼忙。”(见注)



注: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四》<报应


附:


1、《这个狗特务(秘密警察)不了解小区情况,暴露了:带孩子的不一定是好人》



2、《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3、《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4、《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5、《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6、《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7、《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8、《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9、《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10、《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11、《呸!呸!呸!》



12、《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13、《39大劫有惊无险:搞不臭就害不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