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不惜杀人放火、脑控受害人,灭口《杂种孙子》



自从我公开揭露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利用《杂种孙子》给我造谣、武装绑架等迫害事实后,我就在考虑一个问题,被潘晶利用来作为迫害理由的《杂种孙子》怎么办?赖也赖不出去了(事实和分析见附链接12)。我想到狗急跳墙的潘晶会不会杀人灭口?只是这样一来,大家不就知道《杂种孙子》是潘晶杀的了吗?不论这个孙子怎样被杀,大家都会认为是潘晶杀的嘛!所以我又觉得潘晶不会简单的杀人灭口!但是以潘晶的流氓本性,她不可能善待这个孙子,那将会怎样呢?就这样反复思考的这段时间里,我“意外”发现潘晶把这次杀人灭口变成了栽赃陷害我的又一次迫害。

 

周日(2015111日)中午,我忽然想要出去买打印机的墨盒。我走出小区大门时看见狗特务502在大门口对面的椅子上坐着。就在我刚一出大门时,忽然觉得我想要拉肚子,还挺急,离我最近的厕所就是自己家里的厕所了,公厕都需要过马路。我就反身回家上厕所了,我反身时看见狗特务502为了保持自然,假装跟保安说话,我都听不懂502没话找话、语无伦次的在说什么。拉肚子蛮厉害,腿都软了,我就想那墨盒也不是急用的东西,明天再买也行,就呆在家里休息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吧,我爸忽然来了,送来两块小木板要放在澡盆上当台面用,厕所本来就潮湿,澡盆就在窗口下,一下雨肯定湿水变形,这木板根本不适合用在这里,可见“送木板”这个借口太离谱,我爸是专门来观察我的。

 

他们一定安排什么坏事害我,只是我忽然回家拉肚子这个“意外”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我爸急得来看我为什么还没出去呢,但是没说出来,也不便说出来哈。502是特务的“头目”,他都出洞了,我回家拉肚子这个“意外”真的把502吓坏了呀,他为了掩盖其惊慌和真实的目还没话找话说,都语无伦次了,特务《头目》都这么紧张,看来今天是“大手笔”害人!!

 

可能安排了杀人放火!!!可能还勾连了媒体,安排了扮演“目击者”的便衣特务。不会天天都这样大动干戈的,所以他们急于让我出去,以便到我家里来做坏事。趁我外出不在家时把《杂种孙子》骗(或绑架)到我家,就算《杂种孙子》不想自焚,也可以在他身上泼上汽油、点燃,在背后给他一闷棍,在我家里现场把他(打死后)烧死,烧过后(被打死的)痕迹都查不出来,就说他自焚了。媒体会现场拍下《杂种孙子》被烧死的全过程,并在媒体上炒作,“目击者”特务也会在电视上出来反复“作(伪)证”吧。这个(打死后再烧死的)伎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时已经用过了,共产党的恶(军)警和媒体这样害人是有经验的(可以翻墙搜索揭露假自焚的视频《伪火》)。到时候还会反咬一口“你(指我)说这个孩子跟你没(血缘)关系,那孩子为什么在你家自焚?!”到时候我这个完全无辜的受害人,也会摊上人命官司。调查期间的非法关押再自然不过了,在关押的过程中很容易就被打死,就说“畏罪自杀”了。通过这一次杀人放火,潘晶不但把以前的造谣坐实了,还一箭双雕:受害人(指我)和被当作迫害我的理由的“工具”(指她的《杂种孙子》)都清除了,潘晶自己还能脱罪!我的分析合理不?!   

 

如果真像我分析的这样,就有一个问题,他们怎么知道我哪天要出去、什么时候出去?如果我那天不动,或者我不在他们准备好的时间里动身,那这些恶警、媒体、特务们这么多人不是白等了吗?其实他们不是看我什么时候出去才安排杀人放火,要这么多人常年蹲守,候着我出去,随时准备着杀人放火,那是不可能的。是他们准备好了以后才让我出门!那么我为什么要在他们准备好的那天、那个时间出去?

 

因为1号中午12点整的时候,我脑子里忽然产生一个想法,要买打印机的墨盒。我午饭都没吃好,感觉不舒服、没胃口,就赶紧吃了几口就下楼了。其实这个打印、扫描、复印一体机两年多以前就坏了(201310月),当时不但打印机墨盒的芯片坏了,就连驱动都安装不上,根本就报废了,它也就被我束之高阁不用了。按照正常的逻辑,我是不会“忽然想起”一个已经报废两年多的设备,更奇怪的是,这个想法是在中午12点整的时候突然产生的,当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挂钟,所以我记住了这个时间,难道人的想法还会定时出现吗?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不是我的。那么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在网上看到过关于“脑控技术”迫害的报道,因为当时还没有亲身体会,也就那么一看就算了。我也从没想过我本人会遭遇脑控迫害。而现在我认为,真的是有人通过“脑控技术”把这个“外出买墨盒”的信号发射到我大脑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可以确定我的判断。第一,这个想法是“无中生有”忽然产生的,此前的两年时间里没有这方面的思考作为铺垫,也就是缺少自然思维的过程;第二,这个想法是在中午12点整忽然产生的,而人类的自然思维是不会定时的。

 

我还感受到,当他们发射出的信号过强的话,会使受害人(指我)产生头晕、嗜睡的身体反应,可能还会有间歇性的咳嗽、恶心、沮丧、愤怒等症状。我通常白天不睡觉,晚上不失眠,但是第二天(2015112日)下午时我忽然很想睡觉,就躺下睡了一会,其实睡不着,起床后感觉很不舒服,气色也不好,这种脑控迫害是遥控发射信号到人的大脑,但是对人的整个身体都是有伤害的,晚上还失眠。这两天的经历是很异常的。

 

那么为什么第二天会发射更强的信号呢?杀人放火这样大的犯罪计划不是天天都有的,前一天(1号)没做成,也许原班人马没有马上撤走,还在原地待命,还想要伺机完成杀人放火的迫害任务,所以加大了脑控信号的发射强度(可能是让我外出的信号),但是由于信号过强起到了反作用,反而使受害人产生了嗜睡的身体反应。这种脑控技术有些还在试验阶段,对社会公众保密,使用脑控技术害人又是犯罪行为,不能公开,而且使用对象是活人而不是固定不变(不动)的物质,所以效果不十分确定吧。信号更大时说不定会致死。

 

这个脑控技术还是双向的,可以发射信号,也可以收集人脑的思维活动信息。3号上午,我想已经过去两天了,可能我可以出去买点东西了,大不了我晚点出去,下午4点半以后吧,恶警们都快下班了,应该没什么人到我家里来杀人放火了哈。我就这样想了一下,忽然我就把“4点半”这个时间说出声了。我为什么要说出声呢?没必要说出来呀!就我一个人在家说给谁听呀?!我想这不是自言自语,因为其他不重要的信息没有说出来,只说出了最关键的时间,而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能自制的说出很多话。不是我要说出声的,但是我确实把这个关键的时间说出声了,这不是想象,是我在今天的亲身经历。我想是这么回事,这几天他们要害我、脑控我,肯定也要收集我的脑电波信息,我随便那么一想呢,凭现有的脑控技术他们可能拿不到非常准确的信息,所以就给我发射了一个信号让我自己说出声,这样他们就拿到准确的时间信息了。我把“4点半”说出声的那一刻,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了!我受到脑控了!因为有之前的经验了,所以这次很快就意识到了,我不得已而改变主意了,4点半也没出门。

 

但是有一个意外的效果,今天整个白天我都没有受到更强的脑控信号的干扰,所以身体不觉得难受,可能他们就等我出门呢,所以没有发射更强的脑控信号。到了晚上,大概从不到5点钟开始,楼梯上走路声、开关门的声音明显比平时要多,可能因为我“意外”的呆在家里,他们布置的那些人也相应变动了一下,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我的判断的准确性。

 

潘晶可谓凶残邪恶,而我吉人自有天相,上天用最善的方式为我化解了灭顶之灾,与28年前我躲过谋杀大难的方式如出一辙(见附链接3)。我能做的就是更多的讲真相,期待我的讲述能让跟多人明白中共的流氓本性,并远离中共,这样能让更多中国人得救。

 

潘晶的后台是朱镕基,所以她能有关系调动很多部门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也可以看出中共是一个犯罪的整体,并不能区分哪个共产党是好的,哪个共产党是坏的,他们不是坏的也是坏的,他们都是害民犯罪的组成部分。中共从未悔改他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将来也不可能悔改。他们只是在“花样翻新”加大害人的力度,维持到其统治的最后。天灭中共以后,中国人才有美好的未来。

 

 

附:

1、  讲真相:我点到了烂逼书记的死穴


 

2、  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