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广州东宝大厦是中共脑控试验、迫害的犯罪场所


 
广州东宝大厦(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在高楼林立的广州市并不显眼,如果不是我在工作过程中的一段“意外”经历,我还不知道这里是《黑窝》——中共军队脑控试验、迫害的犯罪场所。

 

20094月,经过网上公开招聘,笔试面试合格,我被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合同期限三年,职位俄语翻译;公司名称:嘉汉板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Sino-Panel (China) Invesements Limited);公司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东宝大厦2003-20081905-1906室,1711-1712室;这公司实际上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公司多个高管同时在嘉汉林业上班,以下简称《嘉汉Sino-Forest》。

 

《嘉汉Sino-Forest》公司的人跟我说是公司在东宝大厦租了这几间OFFICE,我很自然的认为东宝大厦就是出租办公室的商业大厦喽。我日常工作的OFFICE20楼,所以我每天早上按电梯就直接按20楼,偶尔去19楼和17楼的办公室,其它楼层我没去过,也没想过要去其它楼层看一看。这栋楼看外观是板式高层建筑,4部电梯位于本栋大楼的中央,两两相对,至少1楼(就是大堂所在的临街的楼层)和公司OFFICE所在的17楼、19楼、20楼是同一结构。我也就自然的认为这栋楼的其它楼层至少在结构上是相同的,至少电梯和洗手间上下水管的位置应该是从上到下的贯穿全楼,没可能电梯还能转弯吧?!上下水管也没必要搞复杂的结构吧?!就这样忙碌而平淡的上班,我没有产生任何“不对劲”的怀疑。

 

7月下旬(2009年)公司派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去俄罗斯出差,我们商定第二天早上在公司大楼门口(即东宝大厦门口)集合后搭乘同一部出租车去机场——广州新白云机场。第二天早上我来的比较早,他们两个还没到。我忽然要拉肚子,还挺急,我想这楼里的厕所是离的最近的了,其它公厕还都远一些,就进入东宝大厦的大堂。上了电梯我就想“唉,我只是上个厕所,不用爬到20楼那么高吧,在低一点的楼层上厕所也没问题的,反正厕所的位置全楼都一样,我已经熟悉了这栋楼的地形,应该很容易就找到女厕所”。我这样想着就按了5楼的按钮。

 

按正常电梯门打开后,我的对面应该是并列的另外两部电梯,我下了电梯向右转、再向右转就到女厕所了。我这样想着电梯门就开了,因为只是到5楼嘛,电梯2分钟就到了。电梯门一开我几乎惊掉了下巴,怎么对面不是另外两部电梯,而是半人高的台面?!两侧也不是办公室,而是空荡荡的空间。就在我这一愣时,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过来与我的两句简单对话却让我震惊了好几年。

     陌生男:你来干什么?(这明明是公共空间吗?这大厦是出租OFFICE的,谁都可以来。)

         我:(疑惑着说)上个洗手间(而已)。

     陌生男:你们20楼不是有厕所吗?这层楼没有厕所!

 

我的天呀!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怎么知道我在20楼上班?最重要的是他跟我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我当时只是一个“奇怪”就挡住了,根本没有往纵深想一想,直到共产党(后妈潘晶)歇斯底里式的绑架、迫害我以后我才回忆起这段“不一般”的经历。他说“这层楼没有厕所”,呵呵,难道那上下水管在5楼都截断了?那20楼流下来的水都从哪里出大楼的?还有那两部电梯也在5楼改道了?

 

正常的楼房能建成这样吗?那么为什么东宝大厦建成这样呢?如果只是出租办公室或者存放一般设备,那根本不需要把电梯和上下水管道的位置都改装,就是因地制宜的使用嘛!可见这栋楼不是一般的楼房,是在设计的时候就特殊设计的。这样特殊的设计一定是有目的,如果没有目的也不会特殊设计的,也就是说,这楼一定是为了安放特殊设备而专门设计的,用途也不是正常的用途,用于特殊用途,见不得人的用途,否则没必要特殊设计大楼。

 

那人还知道我在20楼上班!如果真如公司所说,大家都是来租OFFICE的,好像我刚上班3个月,还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吧!可见我是这栋楼里的被监控对象。我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都认识我。能在这栋楼上班的除了我以外都不是什么好人吧!东宝大厦不是普通的楼房,是用来进行脑控试验和迫害的犯罪场所。这栋楼里的一些楼层存放了专业害人的脑控设备。

 

我们的办公室设计的也很特别,中间是一个大办公室,四周靠墙和窗都是小办公室,等于用小的隔间把墙和窗户都挡住了,中间的大办公室没有自然光和自然风,白天也要开很多盏灯,进门就得开空调,空调温度开的极低,夏天在办公室也需要穿很厚的外衣。我呆在办公室会莫名其妙的头疼、头晕,有时候还恶心,但是,每当午饭时我走出办公室去餐厅吃饭时这些症状自己会消失。这样的办公室设计是为了把我这个受害人放在屋子的中间,以便对我定向、集中发射脑控信号?!我跟我爸通电话时曾经提到过我身体出现的一些症状(头晕、头痛、恶心),我爸说是因为缺氧,其实空调不停的吹是不会缺氧的。现在看我爸的“缺氧论”是在转移矛盾了,我爸对于我受到中共脑控迫害是知情的,我爸在打消我的疑虑,把我稳控在指定位置上接受迫害。

 

东宝大厦的旁边是中共设在广州的海军医院。脑控技术迫害因为其反人类的犯罪性质,在中国一直都是军队在搞,社会公众并不知道有这样一种技术。而我是被试验和迫害的受害人。我当时工作的《嘉汉Sino-Forest》公司后来在加拿大股市被摘牌,被认为是成立虚假公司、欺诈投资人。

 

就在我返回电梯并到了20楼以后,还没上完厕所的这么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就接到了公司财务总监林为民的电话,对我横加指责。其实在时间上是来得及赶飞机的,为什么林为民急成这样呢?很可能林为民已经知道我去了5楼,他怕我发现了这栋楼里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急的是这个!现在回想《嘉汉Sino-Forest》公司把办公室分散在20楼、19楼、17楼也是有“良苦用心”的,既然整栋楼根本不是用来公开出租的,是中共军队占用的专用大楼,有什么必要把这个虚假公司的办公室分散在不同的楼层呢?因为这样一来我这个受害人在这栋楼里至少看到4个楼层(1楼、17楼、19楼、20楼)都一样,自然就认为整栋楼的结构都一样,就不会有怀疑,也不会想要去其他楼层看一看了,而如果办公室只在一层楼上就没有这个效果了,可能我这个受害人处于好奇心、疑心等都可能四处看看,就有可能发现这栋楼“不对劲”的地方了,对于办公室分散在不同楼层的原因公司说是大厦的房源紧张,我们租不到那么大面积的同一楼层的房子。实际情况是加害方确实达到了消除受害人(指我)疑虑、稳控受害人在指定位置上接受迫害的目的。林为民的着急也说明《嘉汉Sino-Forest》公司对脑控迫害是知情的。只有我这个受害人被蒙在鼓里。

 

我当时以为我走的是正路——公开招聘,实际上是钻入了中共设计的迫害我的圈套,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管制社会里从来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就业。然而就在这个圈套中我这个受害人意外发现了中共的犯罪场所,这也算是天意吧。





注:本文所指的海军医院具体信息如下:

 

公开名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五八医院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801

交通路线:1、锦城花园站(公交23041425660185550551路)下车东行200

          2、天河立交站(公交19128933233路)下车

          3、杨箕站(地铁1号线)下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