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翻译文件的速度比别人读文件的速度还要快!这个翻译员背后得有多少人支持伪造文件?!


 
如果一个作家写书的速度比读者读书的速度还快了?你会怎么想?这书不是他写的,是他背后的庞大团队编造出来的!如果一个翻译员,他翻译文件的速度比别人读文件的速度还要快!那么,这个翻译员背后得有多少人的庞大团队——支持伪造文件(的“事业”)?这不是笑话,而是我亲身经历的职场故事。


我的工作概况:我才是堂堂正正的专业翻译,我才是正常人;

 
20094月,经过网上公开招聘,笔试面试合格,我被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合同期限三年,职位俄语翻译;公司名称:嘉汉板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Sino-Panel (China) Invesements Limited);公司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东宝大厦2003-20081905-1906室,1711-1712室;这公司实际上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公司多个高管同时在嘉汉林业上班,以下简称“嘉汉Sino-Forest”。我在“嘉汉Sino-Forest”工作8个月,于20101月被强制失业迫害而离开公司。

 
我离开公司后从媒体的公开报道中获知:2012年在多伦多上市的“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遭受欺诈诉讼后破产,此后其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不承认自己存在违法行为,但同意支付1.178亿美元的和解费,这将是加拿大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涉及审计纠纷的和解费。


我是走正路入职的(见前述),所以我才是堂堂正正的专业翻译,我才是正常人。至于中共的警察(便衣)们暗中安排了什么,甚至勾结家人设计过什么圈套?我本人全都不知道、我也不负责。任何针对我工作的干扰,都属于“迫害”。


公司另一个翻译员翻译文件的速度比别人读文件的速度还要快?!这可不是逻辑错误!


我入职后一个多月,“嘉汉Sino-Forest”借口工作忙、人手不够,匆忙“招聘”了另一个翻译员甘茂,跟我做相同职位,可以经常与我接触。其实,我从专业工作的角度来看,工作并不忙;公司是老板的,人家爱招谁招谁呗,这是当时的想法。现在看来,招聘甘茂是有目的。人家本来就是一伙的,搞个招聘的形式是专门给我看的;当时,公司还派我去面试甘茂的口语,也是为了打消我的疑虑以方便他们“行动”吧。


然而我在这里埋了一个“伏笔”,我不可能挑选一个比自己还强的人进入公司来作为对自己的潜在威胁吧,因此我当初同意甘茂这个人选,也是看她的水准不如我嘛。甘茂在各方面都比我差的多,她不可能超过我的,这个我当初就是看准了的。

 
就是我被强制失业之前的几天,公司的助理副总裁王蓁蓁(Christine)找我谈话意在指责我翻译速度慢。还特别举例说:甘茂翻译的有多快啊?我们(领导层)看这些文件译文的时候,往往是前一个译文还没看完,后一个译文已经发送过来了(通过电子邮件),如果你(指我)也能有这么高的效率……。(大意,不是原话)

 
我当时忍俊不禁,翻译的速度怎么能超过读的速度呢?我大笑着说你(指Christine)这是逻辑错误啊!Christine自知失言了,就不再多说话了,很快就结束了这次谈话了。我当时太年轻、太单纯,也就哈哈一笑就过去了,根本没意识到隐藏在这个笑话背后的巨大问题!但是他们自己知道“嘉汉Sino-Forest”的问题有多大,他们自己认为有暴露的危险!因为就是在这次被我认为是笑话的谈话以后,也就过了几天吧,我就被强制失业了——赶出公司了。这足以说明他们的紧张程度。

 
为了打消我的疑虑,当时公司还把这个问题归结为Christine个人素质问题,同时急忙强制我失业,强制我离开公司,也是在剥夺我进一步思考的时间,他们认为我再呆下去,肯定就会发现公司更大的问题。我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有效的,我回家以后果然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不再关注跟我无关的“嘉汉Sino-Forest”里头的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情况了。

 
我对“嘉汉Sino-Forest”大量伪造文件的一些手法的观察(见附“示意图”);


工作期间,我看出“嘉汉Sino-Forest”的所有俄语文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没有word格式,只有PDF格式或纸版。这有点有悖常理,正常文件都是先有word格式再打印出来的。可见,word格式肯定是有的,那么为什么word格式文件无法示人?从我的经验看,这些是从其他文件上截屏、复制、粘贴成一个word文件,包括表格中的单词句子都是截屏黏贴而成的,大致表现为整个文件没有打字,就是大小贴图交错拼凑而成的,只不过贴图的内容是俄文;这样的word格式显然是见不得人的了。如果把这样的文件直接发送给我这个真正的翻译,当时就暴露了公司伪造文件的事实了,所以公司又将拼凑出的见不得人的word文件在我看不到的其他OFFICE里打印出来,或者打印后再扫描后成PDF格式,以邮件形式发送给我,这样一来,任何人都无法看出原始文件是拼凑而成的伪造文件了。(见附“伪造word文件的示意图”)


这样做有一个用处,就是方便大量伪造,只需要复制、粘贴那些截图就可以了,这些截图还可以反复利用,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可以拼凑出海量新文件。只要想有新文件,随时可以“造”出来。就算应付加拿大证交会的检查都足够了,谁检查就把谁累晕。甚至临时把几个不同的伪造文件的中间几个部分抠出来再黏贴到一个word文件里就成了一个新文件。无休止的制造假文件!还可以给周围人一种业务繁忙的印象。甚至可以用招聘真正的翻译员来翻译这些伪造的文件——假事真做。你任何人都无法搞清楚“嘉汉Sino-Forest”公司的真实情况。

 
只是,伪造的文件毕竟是伪造的,内行人很容易看出这些文件逻辑混乱,前后表述不一,风格更是谈不上,而且每个文件的质量都是这么差。最初接触工作时我也反映过文件质量问题,公司只说,俄罗斯方面提供的文件就是这样的。而在我看来,这不可能是俄罗斯方面给的,甚至是不可能是俄罗斯方面伪造的,因为有些文件从内容上看,明显不是完整的句子,可以看出COPY文件的人俄语水平较低,从半个句子处截图下来,又去截另外一句补足数量。俄罗斯人母语是俄语,水平再差也不会说半句话吧。


我对“嘉汉Sino-Forest”一些雇员的观察;

 
2009年夏天的时候,公司忽然“招聘”进来一个俄罗斯女人Olya(俄语:Оля,据说是从俄罗斯来的汉语翻译,只有一个昵称,连她的姓都没有告诉我。她来了以后没几天,我就发现这位号称“汉语翻译”的俄罗斯人不会写汉字、也不会打汉字;再后来,我更发现,此人在公司配发的笔记本电脑键盘上每个英文字母键上都贴上了俄语字母标签,原来,她连母语(俄语)都不会打,必须要看着打,用一只手指或者两只手指把母语(俄语)字母按出来;像我这样的盲打中文、俄文、英文,对这个“假翻译Olya”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连打字的基本素质都没有还能当翻译???谁信啊???


甘茂和Olya在办公室用“切口”说话。“切口”就是“黑话、贼话(俄语)”,是盗窃犯罪集团内部人员使用“盗窃用语”。正常翻译反正也听不懂,因为正常翻译都是讲标准俄语。做了贼的、入伙的“自己人”才能懂吧。


“嘉汉Sino-Forest”内部人员的真实来源我无法搞清楚,中共与俄国之间的紧密关系是不是到了犯罪集团层面也有交流的地步,我也无从得知。但是从她们的言行来观察的话,他们是有官方充当保护伞的贼盗(集团)。

 
作为老牌海外上市公司的“嘉汉Sino-Forest”,其实很多事务性工作不需要什么专业水准,贼盗们完全可以“胜任”。其内部分工如何也无从得知,反正都是盗贼家法,让谁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如果需要对付我这样的专业翻译,他们也会选派一些专门“人手”来专门针对我,反正我的观察就是这样。


记忆反刍:“嘉汉林业”的所有文件都是伪造的!

 
我的亲身经历自然会留在我的记忆中,就算我当时没时间琢磨,将来有时间的时候我还要去琢磨所有这些事的。

 
做到那么高职位的人(Christine是助理副总裁)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呢?可见,Christine说的甘茂翻译的速度已经超过她读的速度了,这不见得是她本人的臆想,有可能甘茂真的给她发送了那么多文件译文。


那么,增加译文数量的方式很明显,一个是时间长,翻译的多,这个不必多说;如果单位时间不变,要求译文无限增多,就只有一个途径了——人多,没有其他可能性了。也就是说,甘茂那一方面的人员多——一个团队秘密存在,对我保密!这个秘密团队不可能属于甘茂个人,那就是公司暗中雇佣了很多秘密人员,不停的做着复制、粘贴的工作,即,一刻不停的、源源不断的伪造着海量文件和译文!


其实,那次Christine代表公司出面找我谈话的的意思是,一味要求攀比(翻译)速度。不管你水平多高,我都能让你有干不完的活,大家都不咋样,谁也别说谁了。这样做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大家都无暇顾及文件和译文的质量了,再严重的问题也都过去了。在“嘉汉Sino-Forest”公司内部上班的人也发现不了自己公司的所有文件都有问题。——这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

 
可是,翻译这种工作有其客观规律:翻译的过成就包括阅读、翻译、校对、打字等等,也是是翻译包括了读的过程,连读都不读,你怎么能知道内容是什么呢?你不知道这是什么你怎么翻译呢?所以翻译需要的时间包括读的时间,多过读的时间,这个不用多说,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就是“嘉汉Sino-Forest”自己人对伪造文件(和译文)已经习以为常了,在与我这个正常人的谈话中不经意的透露出了一点端倪。

 
我由此招来无妄之灾——遭受强制失业的迫害,在当时看是丢了工作、是一件坏事,而现在我却有一种因祸得福的感觉,像“嘉汉Sino-Forest”这种公司能安全撤出来也是一种胜利呀!还是他们要我出来的。


看得出来,“嘉汉Sino-Forest”伪造文件是一种机制,这种机制一旦形成之后,就像工厂的生产线一样,不停的“生产”假文件及译文,因此,“嘉汉Sino-Forest”出具的所有文件都是伪造的!而且,这些文件连他们自己人都没读过,或者来不及读,他们自己人也都知道这些文件,除了拿出去糊弄人以外,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附:“示意图”

【照片说明】

这是一个word文档,但是大家看清楚啊,这个文档里的字都不是打字上去的,而是用“图片工具”粘贴上去的,就是把已有的截图(文字)直接往这个文档上一贴就成了,贴完第1段、再贴第2段……,一直贴到最后,就算完成一个文件了。

 
复制、粘贴者可以不懂俄语、可以没文化,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文件里说的是什么,但是这个文件确实是他“造出来的”,只要别人给他“原材料”他就可以造的出来,不停的伪造海量文件。

 
这样的word文档不直接给出去,打印出来以后再扫描成PDF文档,或给电子版、或给纸版,都是无所谓的,读者根本无法知道这文件是怎样伪造出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