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8月5日星期日

中国人坚强:中共居委会“农民特务”破坏水阀的一个新方法


 
中共对中国人的人权迫害,早已超过了正常人类的承受能力,中国人坚强!

 
就在我外伤18厘米长的大口子还没有完全痊愈之时,渣警和“农民特务”又破坏了我家的水阀——这是看我还没被害死,“补一枪”,丧心病狂啊!(我这次受伤的一些情况,详见附


这个破坏方法,我把它写出来,大家看一看,够不够恶劣?其他任何国家的政府和政党都没有这么大的想象力(在祸害好人方面)。


今天凌晨,我家卫生间水箱的上水管阀门的面上忽然裂开喷水了!这个裂开喷水的位置在阀前,就算你关闭水阀,它还在喷水。这个位置没有人动,肯定不会坏,看来,割开这个位置也是经过精心选择的,但是我确实是自己在家睡到半夜时忽然喷水的啊,难道是我多疑了???


今天上午更换新水阀时,必然要关闭楼下的总(水)阀吗?我一看,我用来捆住总阀的红绳都打开了?!啊!我好像明白了,这个破坏是如何“隐蔽”的进行的:

 
趁我外出、我家中无人时,他们先把楼下的总阀关上——这就必然要把我捆住水阀的红绳打开了;然后到楼上我家里开锁、非法入室,在阀前的位置上割裂开一点点——不需要割开很大;当他们看见我已经走进楼梯,还没有打开家门的空挡里,他们会把楼下的总阀打开一些,不会开的很大,刚才割开的小口子不会立刻崩开、喷水,我家里也正常的有自来水用;这样我回家后根本发现不了什么。反正我是被监控的,我走到哪一步都有大数据监控的,他们都能做到。

 
这还不算完,等到我回家后的第二天晚上,大家都休息了,半夜时他们再把楼下的总阀开大至阀限,这样水压过大时,就会把前一天割开的小口子崩开,我家的水阀就喷水了。一旦水阀开始喷水,他们再把楼下的总阀恢复正常挡位,反正口子已经崩开了,开到正常挡位时,那口子也还在喷水,那口子也不会自动修补上的。


这样反复多次“折腾”,可以制造一个假象——我在自己家睡到半夜时水阀开始喷水的,不能怨别人给破坏的。但是大家都看的清楚,他们几次开关楼下的总阀,必然要把我捆水阀用的红绳拿下来,而且最后一次动水阀是在半夜,黑咕隆咚,他们也懒得把红绳再捆好了,就被我看见了,那我就知道了总阀有人动过了,是他们故意破坏的,而不是水阀“自动”坏掉的。

 
这么复杂的破坏方法,是处心积虑“发明”出来的,绝不是个人行为。

 
现在中国小区里的物业公司(保安、清洁工等)人都是中共居委会派员,小区里还有很多扮演居民的秘密“卧底警察”,都是中共系统性的从农村抽调上来的“二流子”、“渣子”等人员,由各居委会发放狗粮和具体控制他们。这些吃狗粮的“农民特务”就是要驻守在小区里,专门针对各类受迫害对象——中共政府想要监控和打压的无辜人士,进行“隐蔽”的迫害,包括破坏居民家庭(物品)。

 
这种迫害不同渣警们的暴力威胁(绑架半夜砸门等)、强制失业十几二十次(经济截断式的迫害)和纠缠骚扰——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在枪口的背后,暗算受害人。当然农民特务的情报支持也有一部分是来自于警察镇压机关。


农民特务的破坏,也不一定是立刻致命的,但是是连续不断的,平均几个月(或每隔一段时间)就搞坏你家里的一些物品,他们制定专门计划、破坏你家里的东西,反正让你不是修这个就是修那个,没完没了的折腾你,让你过不上一天安生日子。这也是中国独有的一种流氓骚扰式的迫害!

 
试想,除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还有哪个国家会有这么庞大的专门祸害居民家庭的机构?!




 
附:
《血淋林的脑控谋杀:医院早有准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