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8月1日星期三

脑控攻击心脏、脑控攻击肝脏:半月三杀


 
7月下半月,脑控警察部队通过攻击我的大脑,对我实施了三次谋杀;



719日我在家里打扫卫生时意外被大镜子割伤,刀口18厘米长,缝了几十针,住医院6天。从我受伤的实际情况来看:刀口的位置在左上臂后侧,胳膊根部,竖状斜形。脑控狗的目的绝对不是给我割开一个大口子就算了的,他们是想断我整条胳膊!!!我跑的快,还有正神保佑,才化解了这次生死劫难;只是皮肉伤。


至于脑控狗(脑控警察部队)如何控制我的大脑达到重创我的目的,我至今也没搞明白,将来如果我有机会知道真相,我还会再写这部分内容的。

 

72627连续两天出现心脏猝死的感觉,我当时大喊一声“脑控狗,别害我!”心脏猝死的感觉立刻消失了,是啊,我本来心脏很健康,就是脑控攻击了我的心脏。因为我在公开的信息中见过这种“卫星脑控攻击”的情况;(见附文)所以我当时就悟到我这是遭受脑控迫害了,喊了就好了。


73031连续两晚肝区剧痛,位置:上腹右侧,连带着后腰上部右侧,就是整个上腹前后躯干内部剧痛,痛的我直哼哼。我没有肝病,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肝病是这么痛的,就是脑控攻击了我的肝脏。


前一种情况不用讲了,就是要断我胳膊,如果当时那一瞬间没有神的保护,那可能我当时就变成残疾人了,那这一辈子也就完了。后两种情况里,脑控狗们为什么选择了心脏和肝脏?而不是其他器官来攻击呢?这两个器官出毛病死的最快嘛!

 

 

附文:《泛蓝成员汪靖曝光  中共国安〝脑控〞民众》(转)

            
下面是汪靖自述亲身遭遇和经历:


087月初,我因在大陆传递人权圣火被中共成都市双楠国安局抓捕,在成都市新津县被关押了3个多月之久,里边住着很多法轮功学员,这所黑监狱的全名叫做〝新津县法制教育中心〞,经打听它的前身是新津县看守所,后来改建命名为〝法制教育中心〞用来关押迫害成都当地众多法轮功学员。


在此期间我和成都国安局〝赵处〞交谈时、询问过成都泛蓝负责人〝黄晓敏〞的个人情况,他当时回答我:〝哼、黄晓敏他身上几根毛咋们都知道,你比起他还太嫩了点。〞接着另外一名随同〝赵处〞的国安人员〝李哥〞也信誓旦旦的告诉我:〝汪靖,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嘞、因为我们找一个人只要三分钟!〞

 
当时住里边的时候还特意询问过陪同我的协警人员情况,他们的手机进来是没有被登记号码的,包括房间里的设施也被安装特殊监控装置,一次晚间休息,听到三楼铁门咚的一声打开,冲进来几个中共人员强行阻止隔壁的室友练功,我当时就很费解,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在后来的生活中,从087月到今年13年住成都第四人民医院(一所精神病医院)这5年来经常时不时的感觉到右半脑胀痛一直很懊恼,去医院检查没有任何异常。

 
2013227日至321日第一次23天住院时就有遇到病友给医生反映他的脑电波被窃取了,他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他说了很多有关脑电波是如何如何被中共国安人员使用卫星破译的话题,并且每天医生都会给他做笔录,当时我还以为他小说看多了,没有在意和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我观察得出来〝精神病院〞和中共国安部门是联手的!

 
201386日至917日,第二次住了41天期间,我独自在院里没事就回想起来我这5年来的遭遇和经历,恍然大悟;种种迹象表明发现这一切全部是真的!


因为国安系统的人员经常请我喝茶,问我成都泛蓝负责人黄晓敏出远门了知不知道在哪里,我10年出远门也得知国安人员找人问过去哪里了,回来以后还特意找人请我吃饭询问我的具体情况。试想他们不是找个人只要三分钟吗?怎么跑来问我,是想利用我08年和黄晓敏先生的交情来找他吗,我想不是,因为黄晓敏出远门切断了所有与电子晶元有关的设备。

 
早在08年就听他说过大陆身份证是可以通过卫星GPS定位的,那时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知道就跟坐火车在车上手机信号不稳定是相同的原理,所以跟踪人脑的脑电波被切断了,国安人员才不知道我们的去向,所有跟晶元有关的东西都是可以作为载体的,比如人们最常用的:手机、电脑、电视机、它们里边的晶元生产出来都有单一的信号源代码以供查找,因为09年有一次成都双楠国安局人员请我喝茶,我特地向国安人员〝李哥〞讨教技术问题,问他手机掉了怎么找,他说:〝手机掉了 他们都可以轻松的找回来,因为电子产品里有信号源代码做记号,只是他们找东西必须是办公事才可以。〞

 
今年第二次住院前夕被卫星迫害那会, 去了一趟成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我告诉一位教会的负责人简单叙述了下我的经历,说我感觉快要死了很恐惧,他看我眼神恐惧立马告诉我要帮我祷告,叫我不要过于惧怕,并提醒我不要再搞泛蓝的事物,我说悄悄的搞没事,还问他怎样可以屏蔽掉这种监控技术,而他果断的告诉我一切都没有用的,因为他以前在〝国安系统〞工作过,没回答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后来我在成都飞机公司上班的朋友那得知,对方〝脑控者〞是通过这种叫〝卫星扫描仪〞的机器在人的大脑里〝远程传播〞恐吓的声音来对我造成强烈的恐惧感以至于达到使我精神上的彻底崩溃;让人疯掉或者自杀死掉。

 
在成都青羊区黄田坝〝成都飞机工业公司〞这里,政府早就安装了很多这样的卫星基站,而且全国各地到处都是,通过〝基站〞多点位式连接覆盖住人们的脑电波,再通过〝北斗卫星〞来进行破译,人脑右半脑解读出来的内容可以呈文呈像。所以国安系统的人员说我身上几根毛都知道,原来是遭遇了卫星。而且通过我亲身遭遇体验出:〝卫星扫描仪〞影响和透视人脑的脑电波,机器总共分三个档位,一档令人察觉不出来任何异常,二档令人右半脑胀痛,三档令人整个脑袋胀痛并且影响人的心电波,无比的难受甚至让人感觉快要心脏猝死。

 
美国在20世纪初期60年代就有个〝蒙淘克工程〞有关的〝卫星破译脑电波〞的研究项目,当今早已进入到〝脑控〞时代。

 
据我的实战经验,当今中共无非四大监控技术:手机、电脑、电视机、卫星。最厉害的当然是〝北斗卫星〞了,它应该是中共〝金盾〞工程最大的项目之一,耗资几个兆,因为基站遍布大陆各地。


不过还好卫星监控人的脑电波技术并不是天衣无缝没办法破解的,以下我向大家揭露三种可以屏蔽掉的方法:


第一种方法:大范围移动或者出远门,高速公路上大范围行驶,去国外或外地旅行;坐火车或飞机都能切断脑电波监控。

 
第二种方法:申请去外国领事馆(呆一会临时切断)或者(政治避难长期的),领事馆周围肯定安装了有屏蔽装置,彷佛覆盖成一个保护屏障;包括外国领事馆工作人员应该都携有〝屏蔽装置〞为了安全出行,不然他们的脑袋里所储存的机密那不是全部被中共获取了。就像世界上有〝侦查卫星〞与〝反侦查卫星〞一样,其他国家都有卫星形成的保护屏障。


第三种方法:去大海的水面上,物理常识都知道海水表面可以反射掉任何电磁波的干扰。


以上屏蔽办法的前提是要同时切断与电子有关的所有载体,比如说换掉之前用过的电子设备,因为〝脑控者〞还可以通过电子设备中的〝晶元〞作为载体,因为晶元中带有〝信号源〞、〝信号源〞是电子产品中的单一独特代码,能够GPS定位找到的的,所以能作为载体连接到你的脑电波。

 
对咯,帮我补充下,这个玩意单独使用一台主机窃取人脑电波时,可以架设多台分机(感测器)、多台电脑同步连接,当时我周围邻居家好多喇叭一起骂我,因为国安派人亮警官证去邻居家架设了感测器分机 都在看我的丑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