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

警察偷偷开锁、非法入室,拧坏了我家节能灯(大概是为了拆卸里面预装的窃听器)


今天晚上我开灯不久,节能灯就坏了,没人动它肯定不会坏。

 
根据我的经验,我今天下午出去买菜以后(家里就没人了),渣子警察开锁,非法入室进入我家里,至于渣警们是来拆卸窃听器还是来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是需要动卧室灯的。但是我家的卧室灯座和天花连接的缝隙,我不久前刚刚堵过了,他们如果打破这些堵塞料,那我一回家就会发现的,所以他们不能动上头(灯座),只能把灯给拧下来。


但是警察们毕竟是社会渣子,不懂爱惜东西,又是受害人(指我)家里的东西,不是他们自己家的东西;渣警们又着急,怕被回家的我撞见吧,因为我只是去买菜嘛,很快就会回家的,渣警们知道他们的时间很少,就下了死手想要快点做完。


渣警们下了多大力气啊,灯座上用来罩住螺纹的一个白色的塑胶圈都给拔下来了(这塑胶圈本来跟灯座是连在一起的啊),他们看错了地方,以为是从那里拔出来的。发觉错了以后,又去拧灯上的U形管(这种节能灯也有螺旋状的,我买的时候只有U形的,也就买了这个了),就把灯给拧坏了。

 
渣警们当时也没有办法了,如果把这个“白圈”扔掉,那也会被我发现了——少了一个小部件,那肯定有人动过这个灯了。所以,当时他们就只能把这个“圈”放在灯的上头,将就着把“灯”和“圈”一起都拧上去。等到我晚上开灯以后、发觉灯坏了以后,才能发觉这个圈也掉下来了,是放在上头的。渣警们是想制造一种“假象”——这个圈自己掉下来的,其实这是不可能的,没人动,灯座在棚上,灯座上的小配件自己就能掉下来吗?谁一想这个事都会觉得不可能的!就是渣警(非法)入室犯罪!

 
有一个可能,我不久前堵塞灯座和天花之间的缝隙以后,他们装在里面的窃听器(或监视器)被堵住了,不能正常窃听了,渣警们着急了,过来拆卸“执法器材”了?但是他们用力过猛,搞坏了我家的灯(如前所述)。


非法入室、进入我家的只可能是两个地方来的:派出所的,或居委会的。警察当然能肆意开锁。但是,我家一扇门上两把锁呢,要两把锁同时打开才能把这扇门打开,一般的贼很难打开我家的门。


居委会也损德——监视民众,有些物业公司所有雇员都是居委会派来的,吃狗粮、蹲守在每一个小区(非法)监控民众。也可能他们(居委会)雇佣了专门的锁匠,两个锁匠同时开锁,才打开了我家的门,因为我堵住灯座缝也有很多天了,他们才来“处理后事”,也是看见我家的门难开吧?!他们也想了很多天,才付诸“行动”的。


怪不得我今天下午回家时,那个保安班长到小区门口来监视我一下,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因为做坏事,心虚了!我走到家门口时,旁边邻居403的两个卧底“渣女”都出来——装作出门,实际是监视我,也都是因为他们做贼心虚吧!

 
我还想到一个细节,渣爹在我装修房子,连我用什么建材都要管?!房子哪里用白水泥,哪里用腻子粉,在哪些地方买什么样的材料,等等事情吧,渣爹都要决定,我这么多年都觉得很奇怪,其实有些缝隙用什么材料堵住都是可以的,没有严格的规定啊!现在看来就是渣爹在“收集情报”!渣爹跟渣警互相勾结了,他们要偷偷的到我家里来安装、拆卸窃听设备等,弄完了还要补回原样的!这就要求使用一些与原来同样的材料,他们事先必须知道、备货(跟我买一样的材料);而如果我自己决定用什么材料,他们不知道我具体用的是什么材料、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买的,就可能无法备货!!!就可能补的不像原样,就可能暴露渣警们的窃听我的犯罪行为,这次我就明白了。


从这个角度入手考虑,从时间上观察,渣爹这十几年,甚至更长期,一直都在勾结渣警、蓄意迫害我的,不是警察出来绑架我时(2013年开始),才临时勾结的,他们迫害我是有系统安排的——锁定目标、长期(秘密)迫害的。

 
但是我与渣爹断绝父女关系以后(20171014日,全文见附),不许渣爹再来往了,渣爹也无法获取我的一些日常信息了,我这次堵住缝隙用的材料也跟过去不一样,渣警们来了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动我家东西;不得不动的时候还露马脚了。(见前述)

 
看来,我断绝父女关系,对我的安全有利!

 

附:

《【断绝父女关系声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