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谷都派出所跨城市非法跟踪受害人

 

那一天(2016123日,星期六)我去珠海购物,回家坐公交车时,在座位上坐好后我下意识回头望了一下,我发觉坐在我的右后方、隔了一条过道的位置上的那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呢?这个人肯定是不认识的,但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当时我真的没想起来。

 

这个人的确是不认识的,也的确见过面、说过话。我至少见过他两次。第一次是在20146月,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我跳窗逃生、跑到邻居家,谷都派出所搜到邻居家绑架我到派出所关了半天,在非法关押期间我见过这个人,他是谷都派出所的辅警。在我被绑架的当天上午,他还到我家里查看过地形,他当时特别问过我:“你从哪里跳出去的?”我就领他到窗户旁边指给他看我跳窗的位置。

 

第二次是在201510月,谷都派出所派恶警叶青到我家里来绑架我,骗我开门、跟他们走。当时这个恶警站在门旁边,我扫视周围时看见他了。

 

这样看来这个人就是在谷都派出所里上班的,谷都派出所是指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小琅环山边)。我坐公交车的时候,是在珠海市内,经过几次转车,购物结束的时候才坐车回家的,我出门和逛街的整个过程没对别人提起过,就是我一个人,那么这个恶警可能是一路跟踪我,最后跟上公交车的,因为没可能这么巧碰到。他当时穿便衣,而前两次见到他都是穿警服,所以我当时真的没认出这个人,我想了好多天才想起来这人是个恶警。

 

原来派出所里的所谓“警察”都是狗特务的,周末都不休息,谷都派出所不可能单独制定一个标准吧,那也就说明,全国的公安派出所都可以跨境犯罪(指非法跟踪、监视、绑架等害人犯罪),不论何时何地,想害谁就害谁。

 

害人犯罪的不只是谷都派出所。共产党的制度是为害人而存在的。共产党就是靠这些败类渣子——狗特务们害人的。如果这些狗特们不作恶,共产党的害人制度一天都存在不下去。这些狗特务主动配合害人犯罪,成为制度的一部分,害人害己。他们是变异人类,天理不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