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魔性大暴露:我爸不说人话了

 

昨天我被绑架(见附文)后,在回家的路上,我爸说:“你穿着这个(指《真相背心》),人家(指绑架我的公安派出所)见一次抓一次”。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有这样对亲生女儿说话的亲爹吗?我这个作女儿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无辜受迫害。


 

另外,我爸怎么知道公安还要绑架我?我爸能知道,这本身不就是问题吗?勾结警狗迫害自己亲生女儿,丧尽天良!!!虎毒还不食子呢,连畜生都不如吗?!

 

    走火入魔就是这样吧?!完全泯灭人性就是这样吧?!这样的人没救了,这样的人在世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附文:《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

 

今天(2016112日)下午,我穿着《真相背心》在大润发超市买东西。大概15001600之间吧,7-8个恶警出现在我面前,骗我去黑监狱,被我拒绝。等我结完账出了超市门,这几个恶警就在大街上武装绑架了我,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救“共产党警察绑架好人了!共产党警察绑架好人了!”我一直在大喊,恶警们急眼了,一个恶警拉住我的胳膊往车上拽,两个恶警抬着我的脚,把我绑架到了警车上。

 

(注:以下所有对话发生在黑监狱(派出所地下室)的牢房里)

 

进入黑监狱的牢房后,我不配合他们的任何问题,问我姓名“你管不着”,问我身份证“没带”。问我有什么问题“我没问题,是你们犯罪——绑架好人”,问我家在哪里“你们都到我家里绑架过我,还用问我家在哪里,你傻吧!”一些恶警解释说“我没绑架你”,我说“你们的同伙绑架我的,你们都是流氓渣子”。同时,我拒绝脱下《真相背心》,反正牢房里24小时候录像监控,正好拍下来,恶警们都好好看看吧!你们的《罪行》穿在我身上展览呢!

 

“你们到我家里绑架我时拿着伪造的传唤证,这个罪证还在我手里,我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的罪证在我手里,我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明白吗?”

 

他们(指派出所里的恶警们)就不出声了,做别的事去了?!不明不白的把我关在这里了??这不也是一种迫害吗?这样害我能行吗?不行,我得给他们讲真相,揭露他们——震慑邪恶。

 

我当时不断的从多个角度讲的真相有:

 

“你们(指派出所的恶警)还不一定能活到天灭中共那一天,内部清洗的时候就把你们处理掉了,你们会死在你们主子的前面。”

 

过了一会我又讲了一下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真相;

 

“华丰花园101302,就是有个网球场那个小区,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结派出所长、勾结公安分局长到我家里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

 

“潘晶是农村人,小学毕业,她自己脱光了放在桌子上,叉开两条腿让人随便干他。潘晶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来谁上。”

 

“你们(派出所)的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你们的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他们跟潘晶狗打连环、狼狈为奸,勾结犯罪。”

 

“潘晶纵容恶子王明海(流氓渣子)半夜砸门、暴力入室,受害人跳窗逃生。潘晶卖逼给派出所长,卖逼给公安局长,所以没人处理她儿子。”

 

“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

 

“潘晶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卖逼损德、丧尽天良,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块,我工作三年工资过万,我赚一万的不用赚一千的养活,不要再给我造谣、栽赃陷害。”

 

我从这几个角度讲的真相,他们不怕,因为他们本来就很清楚他们是在故意犯罪,我骂他们是渣子、不正常时他们还笑嘻嘻的。我就想应该从另外的角度再讲真相,那我今天不是去买东西就被绑架了吗?!我没事呀,这也是真相啊。我想到这里就喊起来了:

 

“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来了,谷都派出所不要脸,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来了,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快点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最后这一个真相,我想多喊一会,因为此前的那些真相都讲过一年多了,也都白纸黑字写在《真相背心》上了,大家都一目了然了,就最后这个真相是我根据当时的情况新想出来的,我就想多喊一会吧。

 

没想到,我刚喊了两遍,那派出所长就像一阵风一样来到了牢房,后面还跟着我爸(靠,怎么哪都有我爸?!)。叫我到走廊里,让我把《真相背心》脱下来,我坚决不脱。我爸上来扯《真相背心》,我不让他扯。我还在走廊里大骂派出所的所长和所有警狗,我爸赶紧说“让你(指我)走了”,咦?!这么快就让我走了???我骂他娘他都放我出去???

 

我一路骂着娘走出了黑监狱,到了派出所门口我还臭骂保安、骂保安娘。我出来时,大概18001900之间。我出来后,坐我爸的车走了一段路后,在繁华路段下车、步行展示我的《真相背心》,并步行回到家。回到家我还在楼里播放了真相录音。

 

回想这次邪恶绑架我时,警狗们多么穷凶极恶(大白天在大街上公然绑架我啊!),我能这么快出来,我骂他们娘他们都要放我出来的原因,我觉得可能是我最后讲的这个真相起的作用。说实在的,从我这个正常人角度来看,从我这个受害人的角度来看,我不觉得这个真相是很有力度的真相。但是为什么这个真相起了这么大的作用呢?因为这个真相是加害方最怕听的。加害方为什么怕听这个,我分析原因,不是我这一方面的原因,一个可能是所长个人的原因,另一个可能是派出所现状的原因,也可能是(党、政、公安)内部欺骗的原因,还可能有其他具体的原因,但是这些原因都是受害人无法了解的,也是受害人无法预知的。  

 

受害人能做的就是尝试从多个角度讲真相,这个方法一定是有效的。因为他们(警方)是在犯罪,犯罪者一定有最怕揭露的东西,你从不同角度不断的去讲的时候,肯定会找到他们最怕听的那个真相。我这个经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应对邪恶的方法,因为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讲真相,我今天这样做了,是有效果的,我以后还会这样做,天灭中共以后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