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3日星期六

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谷都派出所(绑架)犯罪彻底暴露了!再也掩盖不住了(掩盖的目的不单是为了脱罪,而是为了在暗处更严重的迫害受害人,直到把受害人害死为止)!共犯也都暴露了!

 

谷都派出所是中共制度的一部分,因此派出所犯罪就是制度性犯罪。我先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下制度性犯罪的具体形态。以偷钱包为例,通常是3个人一起共同犯罪,我称他们为ABCA是《做挡》,顾名思义,就是A要挡在受害人前面,受害人自然就走不快了,同时B在受害人后面伺机下手,偷出(钱包)后,马上转给C,这样一来,A只是挡着受害人而没有盗窃行为,B有盗窃行为但是没有赃物,C有脏物而没有盗窃行为,这样一来,就算三个罪犯都被抓住也根本定不了罪。很显然,B是真正犯罪的,AC是共犯,AC掩盖了B的罪行。这就是制度性犯罪的邪恶之处。

 

这样偷下去,作案多少次都不会有事,因为是制度性犯罪,按照现行法律根本无法给ABC中的任何一个具体人定罪,抓住也定不了罪。除非一种情况,就是B在盗窃时当场被擒住“黑手”。可是谈何容易,普通人并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会有人来偷(害)他啊,根本无从考虑擒住的问题。不过,谷都派出所可以算是被我当场擒住啦。

 

我说一下谷都派出所绑架我3次、并关在派出所里的情况,大家就自然知道谁是共犯AC了。

 

谷都派出所第1次到我家里来绑架我时(20131119日),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和我爸带领派出所恶警到我家里,派出所恶警手持伪造的公函——传唤证让我跟他们回去“配合调查”,仿佛是潘晶诬告我、立案后的正常侦察了,潘晶和我爸就起到了共犯A的作用了,制造一些表面的“家庭矛盾”、“个人恩怨”等借口(其实我跟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掩盖谷都派出所的绑架犯罪的实质。谷都派出所彻底暴露以后,证明这次绑架根本就没有什么案由。就是派出所在绑架,潘晶和我爸是谷都派出所的共犯。我当时也知道我没事,我不跟他们走,他们就武装绑架了我,因为那时派出所凭借还没有暴露罪犯的身份,就敢犯罪。这一次绑架后把我劫持到精神病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其实谷都派出所的用意是想让精神病院充当共犯C,为谷都派出所接盘!这样就“完美”了,受害人真的被害死也不知道真凶是谷都派出所,还以为是“正常程序”。精神病院出面接待的头目是李文蔚,一看我实在不符合精神病的收治条件,就没配合谷都派出所,谷都派出所被精神病院拒绝后,很“没面子”,也没脸再把我绑回派出所了,就编造了一个借口“明天自己到精神病院做鉴定”放我回家了。其实这一次绑架犯罪都不算是“成功”。

 

谷都派出所第2次到我家里来绑架我时(2014625日),半夜砸门、暴力入室,潘晶的儿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在门被砸开以后站在我卧室门口跟我说话,也是充当共犯A,掩盖谷都派出所绑架犯罪的实质。王明海在共同犯罪之前几个月就在网上高调的喊“我强奸你(指我)就不杀你”,哪个罪犯会傻到自己喊出来,这也是为了吸引注意力,掩盖真正的罪犯——谷都派出所。我跳窗逃生,跑到邻居家,王明海无法强奸我,也制造不出任何事实理由,谷都派出所只是凭借没有暴露罪犯的身份,搜到邻居家武装绑架了我。这一次绑架在绑架时就是失败的,谷都派出所只能找各种借口让我《等着》——就是不明不白关起来,比如,我是半夜进去的,只能说警察还都没上班,《等着》!等到警察上班了,又说电脑都忙,没空位给我做笔录,《等着》!我半夜被绑架时就说等你们上了班我再去做笔录,恶警们当然不同意、就是要不明不白的把我关起来,《等着》是犯罪借口。我趁其不备去看了他们的电脑,其实一点都不忙,所有的电脑都闲着,这么个小地方哪有什么案子,每天都很闲。他们演砸了(无法不明不白的关下去了,已经当场被我揭穿了)就给我做了笔录让我回家了。谷都派出所多不要脸!故意的不明不白的关着我,我当场揭穿他们,他们还是不要脸。

 

谷都派出所第3次绑架我(2016112日),是大白天在大街上绑架的,我出来买菜时就被谷都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里、不明不白关起来。我在派出所里大喊“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快点放我出去”。就是这样,我当场揭露谷都派出所,等于是现场擒住“黑手”了。我在派出所里就破口大骂派出所,他们还是要放我出来,因为他们彻底暴露了他们的罪行,已经掩盖不下去了。看得出来,这次绑架中既没安排共犯A,也没安排共犯C,就是谷都派出所单独犯罪,所以就彻底暴露了。

 

与谷都派出所互相利用、狼狈为奸的一些共犯也暴露了,比如像潘晶、我爸、王明海这样的。精神病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算半个共犯吧,因为他们在最后时刻退出了共同犯罪,但是,如果精神病院一点没参与的话也不会把我劫持到那里去吧。还有平时在我家周围非法监视我,非法入室、非法搜查的狗特务们,黑保安们都是共犯吧。原来我周围的人都是派出所的走狗!连我亲爹都是派出所的走狗!这些共犯在很多年里都在掩盖谷都派出所的罪行,如果没有他们可能谷都派出所的犯罪早就暴露了,也可能根本就无法犯罪。在谷都派出所暴露之前,无论我怎么揭露上述共犯,骂他们,他们都不要脸,所以我说这些共犯比谷都派出所更不要脸,他们都是些败类、渣子!

 

随着谷都派出所的彻底暴露,共产党政府制度性犯罪的形态也暴露出“冰山一角”。全国众多的派出所是具体犯罪的机构,派出所操控着各种社会犯罪害人,而政府的整套制度纵容、掩盖、袒护害人的犯罪。全国大概有9万多个派出所,完全能加害到每一个中国人身上。共产党的整个制度是为害人而存在的。在这套制度里,谁肯顺从邪党的制度充当迫害好人的共犯,谁才能受“重用”,而好人是要反复被害的,并且害你的真凶一定是被各种共犯掩盖的,你去法院告也不可能赢,那等于跟罪犯告罪犯,你这个受害人不被折腾死就算是幸运了。除非你“服软”——也成为共犯,那就等于你开始害自己了——主动配合害人犯罪,即害人害己;不服软的都要反复被害,总有一天会被害死,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共产党统治之下没有赢家,每个人都是受害人。这样的制度根本不是正常人类社会的产物,是变异人类的产儿,天理不容,天灭中共是天定的。

 


P.S.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小琅环山边)

 

P.S.2.罪证已上网——谷都派出所上门绑架我时伪造的传唤证保留至今,放在一个安全地方,此罪证的扫描件已经在网上公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