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一骂他就走,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


我亲爹郭德源(个人信息见附1),我一骂他就走,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他犯了这么大罪——勾结恶警到家里绑架我(详见附2),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更不用说认罪了。

便衣、警察像苍蝇一样跟在我身后,现在外资抱团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走狗?!我善意跟他讲这些道理、劝他改邪归正,他一听就走,这是什么态度?抱住共产党大腿作恶!不思悔改?死不悔改?

不但不悔罪,还对受害人(指我)说“你不就那点钱吗?花完了你不就完了了吗?(指我现有的储蓄存款)这个围困战术是非要害死我吗?

没见过这样伤天害理的人,虎毒还不食子,还有勾结共产党害自己孩子的!不讲人伦、不讲道德的共产党最喜欢这种人,害人、损德不怕遭报应。

我亲爹凭什么迫害我?共产党凭什么迫害我?



1我亲爹和后妈的个人信息:

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我(3次)、劫持到精神病院。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

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商委系统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女干部也是这样吧!这是组织行为?真让人恶心!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2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本人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2一些事实的链接: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我亲爹郭德源带新特务上门认人啦?!

3、我亲爹郭德源带新特务上门认人啦(2

4、《我亲爹郭德源想用“小利”害死我》

5、《共产党制度害人犯罪的卑鄙手段——《家属配合》》

6、《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7、《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3我亲爹郭德源的照片(2009年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