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我亲爹郭德源想用“小利”害死我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不敢相信连亲人间交往时的“小利”都能害死亲人。连亲人都不能相信我还能相信谁???

 

这个“小利”小到什么程度呢?有时是2个橙子,有时是4个桃子。多年以来我爸往我这里送垃圾货,他家吃不完的蔬菜水果,还有超市里卖的处理食物都往我这里拿,有些东西根本就是烂的,还是往我这里送。有时我看到送来的东西不太好,也不吃就扔掉了。我一段时间内还奇怪,我爸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东西扔掉,非要送到我这里来让我扔呢?他自己直接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不是更省事吗?还不用上几层楼到我家里来呢。

 

其实,我当时不知道,我亲爹郭德源那里有本帐目,这些烂东西,不论我吃或不吃,只要我一收下就算是给我的好处了,强制我“贪图小利”——你(指我)不想贪图小利也是贪图小利了,而我本人一直不明不白、一头雾水。

 

我是独立生活的成年人,我亲爹郭德源用这种卑鄙的手法制造假象,勾结共党公安派出所系统设计圈套企图害死我。因为他可以到处说他给我好处了(指上述“小利”),并造谣他养活我了,他有权充当成年子女(指我)监护人决定我的事情,甚至生死。至于我是不是真的靠他这点东西养活,那就无人多问了。因为勾结我亲爹迫害我的恶警们都知道真相,都是故意害人,为了害人恶警们宁肯“相信”我亲爹郭德源的造谣,因为这些谣言是恶警们绑架犯罪的有利“借口”。这就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编造任意借口、迫害好人。(详见附1

 

这并不是我个人的臆测。在我第一次被恶警们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以后,恶警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住谁的房?你花谁的钱?”当我回答“我住自己的房!我花自己的钱!”恶警们好像还很“意外”?!意外吗?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犯罪吗?!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愿意相信谣言,并以谣言为依据绑架犯罪吗?!流氓渣子!!!

 

经历3次被绑架后我终于明白了,强制给我这点“小利”是要害死我——我亲爹郭德源勾结《谷都派出所》要害死我。反复设计圈套害死我,明明害不死了还是死乞白赖要害死我,你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坏人吗?这样的亲人还能相信吗?连亲人都出卖的人(指我亲爹郭德源)能有什么好下场?

 

我又多想了一点。用这样的“小利”都能害死人的社会是一套什么样的制度?!不需要立案,不需要报警人,不需要具体事件,编造一个谣言就可以害死好人(指我)——到我家里来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半夜砸门、暴力入室,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绑架我。这样的重罪怎是一个“受害人贪图小利”就能解释的了的?

 

只要有共产党的制度存在,我连亲人都不能相信。我亲爹郭德源再来“看我”连门都不能给他开,给我个苹果我都不敢要(更不用说给什么大钱了),因为怕被政府害死。这样的制度还能不被天灭吗?

 

 

注:

 

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我亲爹郭德源勾结谷都派出所犯罪抢夺房产,欲斩草除根》


 

3、我亲爹郭德源的照片(2009年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