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贼、特、娼”三位一体的流氓治国手段


“贼、特、娼”三位一体的流氓治国手段

 

我曾经很奇怪中共如何统治这么大的中国?随着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暴露,邪共的流氓手段也越来越大白于天下了。

我曾经认为贼是贼,特务是特务,娼妓是娼妓,这些人是不同的人。而在共产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贼和娼妓都归中共统一“领导”,是中共流氓治国、恐怖治国的“秘密武器”。在共产党需要的时候贼、娼妓都可以充当特务监视、跟踪民众的一举一动,获取民众所有个人活动的信息,成为《贼特》和《娼特》,他们与公安部门原有的专职特务形成三位一体的流氓机构,系统性的耍尽流氓。

昨天我去珠海,其实就是去买一买东西。乖乖!!!这一路上,“奇形怪状”的《贼特》、《娼特》络绎不绝呀。在珠海市内我乘坐公交车5次,每班车上都至少3个伪装成一般乘客的特务。举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吧。有一班车是到“吉之岛”超市的,我斜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子,中途上来一个老头,乌黑的眼圈,这种黑眼圈不是偶尔熬夜形成的那种黑眼圈,应该是长期夜间作业形成的,是无法恢复的那种,这个突出的特征让我记住了这个《贼特》。我对面的女孩子忽然站起来给他让座,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举动很可疑!这老头也就60多岁吧,看样子身体还好,女人给男人让座?反正很快就到站了,我下了车先逛了一家商店,后来又逛超市好半天,当我在超市结帐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个老头居然在我身后!没可能他逛街的路线跟我完全一样,时间上都一样,哪有这么一样的两个人呢!很明显这老头就是《贼特》了,他一路跟踪我,而我浑然不觉,因为我是普通人,没有反跟踪的技能。在邪共的系统里他的地位比那个女孩子高,所以女孩子给他让座,以便让他坐在我对面的位子上看清受害人(指我),这个事实进一步证明这个人是身兼贼、特双重身份的《贼特》,那个让座的女孩子应该只是非法跟踪我的特务,职位还没有身兼双职的《贼特》高,因此她要给《贼特》“让位”。只是《贼特》跟踪我逛了这么久也没找到盗窃的机会(呵呵,我通常很谨慎,包包不离手)。我拎了东西走过一段路以后忽然想应该看一看购物小票,就靠在麦当劳的玻璃墙边看起了小票,我大致看了一下小票上的内容都对,停留时间上应该没超过一分钟就继续前行,就在我下意识一回头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孩子从我右臂后方迅速走掉了。啊!有惊无险啊!我的包包挂在我右臂上,右臂紧挨着麦当劳的玻璃墙,所以她们两个一时无法下手(偷),再加上我停留时间短,她们一时也无法得手,反而被我无意中发现了。当时她们跑的太快,我没来得及给她们拍照。这两个女孩子很年轻,看样子是中学生,应该不只是长相年轻,她们应该就只是中学生,就出来做贼了,通常贼窝里群婚群居的,这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应该早已是娼妓了。原来共产党就是这样统治中国的,用这些“贼、特、娼”贴身跟踪、监视国人、获取民众所有个人活动的情报,也就是民众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特务的眼里和记录中,以此在民众中造成一种恐怖气氛,恐吓民众忠于邪党的统治。

也有一些贼特、娼特专门负责一段路,实在没机会下手,到站他们就下车,有些人会用手机发送情报,汇报受害人(指我)的方位、情况等,我有时会看到蹲在路边无所事事玩手机的烂仔也属于这类特务。智能手机不是为方便大众的,是为方便“贼、特、娼”向主子发送情报的,呵呵,我坚决不买智能手机。

从已经暴露出的事实来看,中共邪党应该是给每个人都建立了保密档案,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是有记录的,这还不算那些被他们划分为特殊群体的人所遭受的窃听等迫害,我就说对普通人都能监控到这种程度。因为是三位一体的流氓机构,所以“贼、特、娼”加上公安原有的便衣特务们,总数量是非常多的,在我看来绝对不会少于中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就是有几亿人都在充当各类特务。

我其实不怕特务们,因为我堂堂正正,生活方式也简单,就算跟踪、监视也不会搞到我什么黑材料,就算是他们想揪住一点不看其他都无法得逞。但是很多人不会跟我一样的生活,比如,男人会去找小姐,你以为你去的地方可靠吗?到处是特务,说不定你找的那个娼妓就是《娼特》,不是《娼特》也很容易发展成《娼特》;再比如,很多中国人喜欢在饭店里吃饭,我以前也有这样的消费习惯,可能服务员里、食客里就有《贼特》和《娼特》,你在吃饭时说过什么话中共都知道。我没有特指什么人,我只是举这样的例子。这样的做法就是要让民众的一举一动都在共产党的监控之中。这样在共产党想要害你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找到你,当他们找到你的时候表现的什么都知道!尤其是屁股上有点屎的,你还能不老实交代吗?你还能不老老实实听人家指挥吗?人家只说你屁股上有屎,至于共产党满屁股屎人家不提。不老实就先收拾你!这样共产党的恐怖统治就得逞了,共产党总能耍尽流氓。

共产党对中国的控制是靠这庞大的流氓机构支撑的,离开这些社会渣子共产党一天都统治不下去,而这些渣子最需要共产党的这套制度,因为离开这套制度渣子们就无法生存。我这个受害人觉得他们很可怜,给他们讲真相有什么用?就算他们明白了真相,欠下的不也得还吗?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干的是什么“工作”,他们损德太多、罪孽太重,根本还不起了。他们还总要面对着内部清洗,一不留神可能先被灭口了。就算侥幸在流氓机构里活下来,最终也要面对道德法庭的审判,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很年轻,无法想象当他们被正义灭尽的一刻是什么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