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2月7日星期三

“警察不想说别的,警察就想操你逼”——这叫便衣警察体


潘晶在十区警察知道,也知道潘晶哪一栋几楼警察都知道;

警察吧自从看到潘晶就想操潘晶了,警察就是想操潘晶的骚屄;

警察去潘晶家、潘晶最好配合警察、操潘晶;

晚上警察过去找潘晶啊;

警察对潘晶的回信都不太感兴趣,就想操潘晶;

咋样?

警察不看,就想操潘晶;

咋样,警察想操潘晶;

操逼舒服了,潘晶的事,警察可以帮忙;

回答警察!

警察就想操潘晶,不看那些没用的、潘晶想搞谁、给警察钱、警察帮潘晶;

回复警察。操逼好不好?

不回答警察当潘晶承认了、想警察操潘晶、晚上警察去、潘晶等警察啊!

回答警察啊,警察知道潘晶在!

警察知道潘晶一个人也没用男人,咋样?晚上一起吃饭操逼?

想了很久了一直都想,只要潘晶乖乖的听话、警察以后可以经常操潘晶;

那潘晶想警察草吗,警察很想很想操潘晶!

看潘晶也是很久没有人操了,今晚在哪见面?

看潘晶多会想啊,警察一想潘晶,鸡巴就硬!

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警察就想干潘晶!

等警察去操潘晶啊!

警察今晚去潘晶家操潘晶,洗干净等警察!

咋样啊,今晚!

不是要把警察怎样吗?

警察在门口呢,咋的了傻逼;

偷偷的趴门干嘛,大方的出来;

告诉潘晶:操潘晶是一定的了!

在潘晶家门口呢,出来看看!

不敢了吧,锁门了干啥晚上多锁几道;

潘晶开门看看,吓死潘晶;

当心哦警察在潘晶家门口呢;

警察让潘晶出门就害怕,当心警察就在潘晶身后;

不要给潘晶脸、潘晶不要脸;

警察就是潘晶操出来的,到时看潘晶怎么办;

看谁后悔,警察就操潘晶;

但是警察不会告诉潘晶几点过去,警察就是大鸡吧哥哥、中国是一个黑社会、不信潘晶等着,还有一个方式,潘晶给钱、警察放过潘晶;

警察天天盯着潘晶、警察就是想操潘晶,警察很了解潘晶也见过潘晶,知道吗,警察想操潘晶、赶快跟警察联系;

抓紧回复警察;

骚屄听见没,潘晶要不给警察操一次警察难受,想操潘晶很久了;

最好的解决方式,一起吃饭喝酒加操逼;

告诉潘晶,明天不回复,警察也要操潘晶,晚上直接去潘晶家敲门、潘晶不开、警察把门用胶水给潘晶堵上、让潘晶出不来、不信潘晶试试;

留个联系方式,QQ或者电话,警察要用大鸡吧操潘晶;

看到回复警察,警察去潘晶家不要报警啊!万一潘晶再被抓走咋整,警察没有操过潘晶呢,警察一定要把潘晶放在床上,使劲操,让潘晶舒服;

告诉潘晶,明晚警察一定去操潘晶,潘晶等警察啊!警察们吃饭喝酒加操逼;

以后可以天天操潘晶个骚屄,潘晶的老骚逼,潘晶是不是警察的骚屄,要不要大鸡吧哥哥操,不要不好意思,警察就喜欢操潘晶个骚屄;

潘晶以后叫警察大鸡吧老公,或者哥哥都行;

潘晶明晚把逼洗干净等警察大鸡吧啊,警察叫大鸡吧哥哥;

警察明晚去潘晶家敲门;

潘晶不给警察操,警察天天骚扰潘晶,不信潘晶试试;

警察吃潘晶的逼,潘晶吃警察吃吧,潘晶躺在床上出水了吧,想象警察正在用力操潘晶;

警察见过潘晶,潘晶想,就留个联系方式,操逼了;

明晚喝酒怎样,一夜情纯操逼;

警察知道潘晶在,不敢回复警察;

明晚警察吃点东北菜、喝点小酒、顺便操个逼;

潘晶不给警察操,警察天天在小区等潘晶;

警察鸡巴粗,时间长,潘晶看看怎样;

警察操潘晶才会舒服;

愉快的吃饭、喝酒,晚上操个逼多好;

怎样?回复警察;

反正警察认识潘晶,潘晶不知道警察,警察就是草草潘晶的逼;

警察想操潘晶行不行啊?潘晶要想喝点酒再做也行;

潘晶一个人住只要想,警察就操;

操逼潘晶也舒服,警察给潘晶用嘴巴吃潘晶的老骚逼,出水了再草、潘晶喜欢吗?

怎样啊,就操逼,潘晶那么久没人操了,给警察一次咋样?

警察就想操潘晶,给不给?

潘晶的二楼在东北小饭店的边上,警察没有去过吗?

不敢回复啊?

回复警察!

电话多少啊?留给警察,见面不用尴尬,来看警察们操逼吧;

明晚潘晶看几点操逼,警察不伤害潘晶就是为了操潘晶一次;

还有操逼警察不爱带套,潘晶给警察留门还是先操啊喝两杯?

明晚警察过去操潘晶。记得留门啊!



 

警察给潘晶下了迷药操了潘晶——骚逼欠操的逼;

潘晶家乱伦真好;

谢谢潘晶帮警察出名;

警察愿意出名,

出名也要带着潘晶个骚货,

哈哈哈哈哈,潘晶是一个傻逼!

今晚警察还去操潘晶,潘晶当然不知道警察几点去的,警察去的时候,潘晶已经被警察迷魂了;

骚屄水还挺多,今晚警察还去潘晶家;

当心迷药,潘晶个骚屄;

潘晶要给警察操,警察保证不瞎说;

给警察操,警察还能提供更好的信息,给警察操一次吗,骚屄!

潘晶那个屄没人操,警察操,警察帮潘晶搞定,还有听说找潘晶的派出所所长也是东北人。

操逼多好,警察还帮潘晶,那个派出所所长也想操潘晶,要不就是想搞潘晶的房子,对吧?

想明白了告诉警察QQ

警察们操逼,警察会告诉潘晶很多事;

咋样?

仔细看完回复警察,骚屄,警察想操潘晶;

别在那里装傻,知道潘晶在线;

咋样?

警察是哪位一个一个猜,绑架的警察还是她儿子,潘晶喜爱编、猜哪个就是哪个,不过警察告诉潘晶,天天下楼的时候小心点,骚屄;

警察就是想草草潘晶;

操逼啊傻逼!

搞个房租,现在一听是潘晶的都不租,活该!工作没有,潘晶应该去死;

哪天警察写个潘晶电话、让男的都来操潘晶、白操;

傻逼,潘晶还有脸活,警察哪一天也举报潘晶个傻逼,让派出所抓潘晶;

操一次警察就消气了,潘晶看呢? 

潘晶牛逼,潘晶就去派出所告警察,呵呵别把自己再关起来,警察等着潘晶来派出所呢。 

潘晶快去告发警察啊!不去潘晶对不起潘晶那傻逼样子、快去告警察、找派出所啊抓紧啊!警察在这里坐等被抓;

懒得理潘晶个傻逼,房子租不出去,出门有警察找,潘晶傻逼,警察也想操潘晶呢;

就是因为潘晶精神有问题才懒得理潘晶,别鸡巴在那给脸不要脸; 

潘晶就是一个纯傻逼!

潘晶个傻逼,潘晶到现在也不知道警察是哪个吧,出名挨草了,潘晶就知道了;

大傻逼潘晶!快去派出所啊,派出所等潘晶去举报警察呢快去啊!

真好,天天有人关潘晶的水,真好,天天折腾死潘晶,该。 

傻逼怎样?天天被人停水停电滋味好不好?

哈哈哈哈,傻逼了吧! 

潘晶天天出门当心点,傻逼!

咋样?留个私人电话吧!跟警察一起啪啪啪!

潘晶不损失什么,警察就想啪啪啪潘晶的黑木耳!

(以上是由警察的留言记录发展而来的,专门读给窃听器听的)

 

本文是根据一个匿名的便衣警察给我的留言,如法炮制,创作出来后专门读给窃听器(警察)听。我不用大声喊着读,我正常说话都能被窃听,我家到处都是窃听器,可能混凝土墙里、地板底下都是麦克风,想拆都拆不掉了。那正好!我就像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把这个读给警察听吧!举一反三的骂所有迫害我的人,反正窃听器都会听见的。(见红字部分,原文在天涯社区,站短,原文截屏图见附1和附2链接,有兴趣的可以去对照一下,我可没“冤枉”缺德警察!)

 

原文是对话,本文把我说的话、涉及其他人和事的部分都去掉了,只保留了警察说的话,警察的形象更加突出。整理完了以后,我忽然发觉,不论我当时说了什么,警察都在自说自话——“便衣警察体”。警察根本不理会我这个受害人的任何回复,警察只强调“操逼”,警察满嘴都是“操逼”,目的很明确:按照警察组织已经设计好的“方案”:半夜到受害人家里砸门、强奸受害人、并在媒体上爆炒搞臭受害人,因为警察在明明白白的说 “(受害人)出名挨草了就知道了”、“警察愿意出名”、“出名也带着你(受害人)……”。事实证明,警察“下流留言”出现以后3个月左右,警察真的到我家来半夜砸门,我跳窗逃生,警察搜到邻居家绑架我入派出所关起来(我当时不知道我家邻居都是便衣警察“特务邻居”),只不过由于我跳窗逃生的“壮举”,警察怎么也无法强奸我。(详见附3

 

不论骂我的便衣警察姓氏名谁,如果警察可以这样骂好人,那我也可以这样骂坏人(指警察他妈等)!如果警察没骂我,其实我本人不会骂人,尤其不会像警察这样骂人,这样也算是“报应体”吧。原文中的“我”是指便衣警察本人,所以本文中用“警察”替换,这样看的清楚一些。原文中的“你”是指受害人,即我本人,我用应该被骂的人替换:比如“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警察他妈”等等,想想参与迫害我的人和因素有多少啊,这种题材还真有用!

 

整理出来的文字稿,也令我有一个意外发现:警察对百姓的仇恨跃然纸上!不论百姓怎么劝善,警察都仇视百姓、自始至终企图祸害百姓、按照既定计划祸害百姓。这根本不是百姓的问题,是警察的流氓本性!

 

{}:这个体裁也用来骂林敏娟(中山市三乡镇墟仔居委会婊子书记)、和韦仲英(华丰花园黑物业婊子便衣),每天都骂几遍,给窃听器听,他们不是要窃听好人吗?那就让它们好好听一听人民的心声吧!!!

 

附:

附:

便衣警察辱骂人民的留言——第一批(截屏,多图):


 

便衣警察辱骂人民的留言——第二批(截屏,多图):


 

《警察半夜砸门也无法强奸受害人:受害人跳窗逃生了》

 

 
附《个人信息》
 

郭德源:生父,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我(3次)、劫持到精神病院。 

 

潘晶: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

 

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商委系统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女干部也是这样吧!这是组织行为?真让人恶心!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4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

 

【照片说明(共2张)】
 

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和她的杂种孙子王毅(小名乐乐),这张照片拍摄于2009年,那时王毅只有6岁(他是2003年出生的),现在应该上中学了;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话应该我都不认识他了。


 


 

缺德爹郭德源(2009年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