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揭露流氓托管中心:“晴朗托管中心”和“鑫光托管中心”




申诉人:华丰花园1011栋居民

被诉人:流氓托管中心:“晴朗托管中心”和“鑫光托管中心”,当地公安流氓机构(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

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光后小学后门的街面上(照片),华丰花园1011栋楼门口

时间:居民长期观察和实地查看

 

申诉事项:

1、流氓托管中心“晴朗托管中心”(下称“晴朗”)和“鑫光托管中心”(下称“鑫光”):均在华丰花园10区院内、11栋楼门口违法违规改建后门;不论物业公司同意与否,改建后门都是违法的,难道说,物业公司同意你违法,你就可以违法了吗?“晴朗”和“鑫光”改建后门的目的是为了“狗特务”(指便衣警察)非法监视此栋楼里的居民(业主)。

2、被监视的居民(业主)肯定是好人:如果真有罪,早就可以抓起来呀!都已经知道他(她)住在这里了,以现有的警力完全可以抓住任何一个人,还用得着监视吗?这个道理很简单啊!还不是人家清白无辜嘛!长期监控也挑不出毛病嘛!这么样监视一个正常人也是违法的,利用执法专业技术和利用执法器材,目的也很明显,暴力威胁、纠缠骚扰,这是警察应该干的事?充斥着“流氓便衣”的流氓托管中心,对孩子能好吗?

3、这些便衣警察是从社会上招安来的流氓渣子、黑社会人员,用“维稳费”给他们发放工钱。至于公安内部如何确定目标受害人,那都是秘密的黑箱操作,但是有一点很明确,他们不需要证据就能害人,否则,也不需要非法监视、挑毛病了,长期非法监控也没有找到“证据”,也不撤走,还在纠缠骚扰;只要上头一批给他们经费,他们就可以非法监视好人。能迫害无辜居民的人,也能随时迫害任何人,包括托管中心里的和附近光后小学里的孩子们。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只要上头给他们发放“狗粮收入”,他们就会在这里呆下去,有政府撑腰、有恃无恐……。

4、华丰花园小区是商品房小区,按法律规定,应该有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选聘物业公司,但是现有的强行进场的“黑物业”枫帆公司是共产党指派的“特务公司”,其保安队长张永龙亲口承认“我们这里都是共产党”,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地下党员。

5、据观察,“晴朗”和“鑫光”里的孩子有一些是“职业学生”,即跟那些“流氓便衣”一样,也做非法监视好人的违法勾当,他们应该是有“狗粮收入”的。他们是在这里被收买和吸收的,还是被秘密调派到这里来的就不得而知。最可怜的是那些正常孩子,他们被放到“流氓堆”里了。

6、被波及的孩子可不只是“晴朗”和“鑫光”里的孩子,光后小学里的任何一个孩子和家长,你们只要与这附近的人接触,都可能是与“流氓便衣”打交道,而你们无法鉴别你们见到的人里面哪些是“便衣”、哪些不是“便衣”!这些“流氓便衣”暗中收集了多少你和家人的个人信息、他们暗中策划了什么……,你们都无法知道,那都是“国家机密”。你们想一想,什么样的家长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流氓身边???

7、请国内外媒体关注普通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迫害;请教育监管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考虑孩子的健康成长、居民的安全生活,依法依规做点实事吧。

 

事实和理由:

1、经过长期观察、实地查看,我已经查清“晴朗”和“鑫光”改建后门的具体方法。“晴朗”把原有的窗户扩大,主要是窗台打掉、放低,并在窗下放置两步台阶,改建成一个门,其不锈钢防盗网可以打开,方便“流氓便衣”出入。“鑫光”直接在墙上打洞,安装新门。“鑫光”在其店内(房屋的中间),利用玻璃隔墙,也改建了一条很窄的小走廊,位置就在其前台的背后,起到阻挡视线的作用,人们就无法直接看见后门了,你要想看见他们的后门,需要穿过这条小走廊才能看见,他们是刻意而为的,有目的这样设计店铺的。

也请注意:这两个后门都在(华丰花园)10区院内,在街面上看不见,要进入院内才能看见;而且这两个后门的位置紧紧相邻,都在11栋楼门的斜对面,要走到院内的11栋门口才能看见,在小区的路上都不容易看见。(见附图2)这也证明,他们的目标受害人就是11栋的居民。

2、这样改建后门,实际上是把经营场所与居住场所混用,首先就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则,也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不论物业公司同意与否,改建后门都是违法的,难道说,物业公司同意你违法,你就可以违法了吗?“晴朗”和“鑫光”改建后门的目的是为了“狗特务”(指便衣警察)非法监视此栋楼里的居民(业主)。

3、我讲一下,我观察到的这两个后门的主要用途。如果能很容易的就看清受害人(指本栋楼里遭受非法监视的居民业主),他们就躲在后门里面看,也就行了;如果因为一些原因,看不清楚时,他们就直接从门里出来监视、活动,如果没有这个后门,他们的监视活动无法实施。我举一个例子,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有一天傍晚我回家时天黑了,“流氓便衣”们也就很难在门里看清我的脸了、要走到我跟前才能看清。就在我只差几步就走到楼门口之前,一个“流氓便衣”就提前从我左侧冒出来(即从后门出来),因为他在后门里暗中观察我的情况嘛,肯定看见我走到哪里了,以我的步速,他很容易做出判断、我还有几步就要走到楼门口了,他就只抢先几步还不多抢,从容的从后门里出来。他抢先我几步到达楼门口时,他手里还捧着2-3个空的苹果箱子,装作腾不出手来开(楼)门的样子,这样一来,已经按照正常步速走到他身后的我,肯定就要说“我帮你开门吧”,这样“流氓便衣”就听出来是我回来了,也就达到监视我的目的了。

4、这个“流氓特务”居住的隐蔽房就在11303。他此前很多年里的做法是,每当我走过他家门前时,他就打开门、出来看我一下,也装作下楼,哪有这么“巧”的事,我一出门他就出门?但是,我由此知道他的具体位置。还有一次,2016518日,他找岔子,在楼梯上殴打我;单凭这一点就能断定此人是“流氓便衣”、“吃狗粮的”、从社会招安来的渣子,正常的“居民”能稍有不满,就对邻居大打出手吗???可见此人本质上就是个流氓,也只有这样的流氓才能被公安部门选中、招安,因为这样的人损德做坏事、不怕遭报应,好人能干的了警察的工作吗?

5、还有一件亲历事实。“晴朗”里有一个“流氓老师”(中年男,小个头)曾经哄骗断掉居民家里的生活用水。几年前的一天我家里忽然“停水”了,我就下楼想去看一下水阀的情况,这个“流氓老师”从后门里出来,对我说“整个小区都停水了,你(指我)回家去安心等着吧!不是水阀的问题,你回家安心等着去吧!”,我到门口问保安也是这么说的“整个小区都停水了”,我当时不知道这个“流氓老师”与“黑物业(保安)”统一口径、故意对我家一家非法断水,我真的就回家等着了,等到第二天还是没有水,我又下楼去想拧一下水阀试一试,我一试果然就有水了!!!其实从没停水,是他们统一口径、哄骗受害人,达到断掉受害人家里生活用水的目的。这个“流氓老师”应该是在“晴朗”里工作的,我经常看见他带一队小孩子们。谁家孩子交给了这样的“流氓老师”?他家长一点都不知道吗?

6、“晴朗”和“鑫光”表面上是托管中心,其实是“流氓便衣”团伙的黑据点,只不过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警察是他们的挡箭牌,政府给他们撑腰。他们当初开办这个托管中心,并不是为教育事业做贡献、甚至都不是为了赚钱;他们是在为其黑钱收入(维稳费)和非法迫害居民的种种犯罪行为,都披上一个合法的外衣。这暴露的还不彻底吗?中山市110只会转接电话,谁打110报警了他们只问哪里的,然后就转接到本地分局,然后直接交给分管派出所——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小琅环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盖5层高大楼、上百个房间,还有地下室,地下室内设密室(黑监狱),均以4寸粗的铁管子焊成牢房,老虎都跑不出去。报警人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进了派出所就会被关进密室,虐待逼供,甚至劫持到精神病院,这是本人的亲身经历。由此可见这些“流氓托管中心”是公安流氓非法监控本小区居民的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黑据点,是公安雇佣的流氓无赖的一个集散地。至于商铺房的不菲租金,那些流氓无赖是无力支付的,是花费公安的维稳经费,在小区里直接迫害居民。

7、据观察,“晴朗”和“鑫光”里的孩子有一些是“职业学生”,即跟那些“流氓便衣”一样,也做非法监视好人的违法勾当,他们应该是有“狗粮收入”的。他们是在这里被收买和吸收的,还是被秘密调派到这里来的就不得而知。最可怜的是那些正常孩子,他们被放到“流氓堆”里了。

8、被波及的孩子可不只是“晴朗”和“鑫光”里的孩子,光后小学里的任何一个孩子和家长,你们只要与这附近的人接触,都可能是与“流氓便衣”打交道,而你们无法鉴别你们见到的人里面哪些是“便衣”、哪些不是“便衣”!这些“流氓便衣”暗中收集了多少你和家人的个人信息、他们暗中策划了什么……,你们都无法知道,那都是“国家机密”。你们想一想,什么样的家长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流氓身边???

9、我无法想象,这些小孩子每天放学后就跟“流氓”混在一起,将来长大了能干什么工作?他们能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吗?

 

特此敬告光后小学和学生家长:请谨慎为孩子选择托管!

 

照片说明(共2张)

1、“晴朗”和“鑫光”的店面照片,地址在光后小学后门的门前这条路上,这条路的位置:如果从光后小学的正门出来,左手边的第一条小路(路口正对着“二桥”,不是右手边有红绿灯的那条大马路)。“鑫光”在其店内中间,利用玻璃隔墙,也改建了一条很窄的小走廊,位置就在其前台的背后,起到阻挡视线的作用,人们就无法直接看见后门了,你要想看见他们的后门,需要穿过这条小走廊才能看见,他们是刻意而为的,有目的这样设计店铺的。

 
 
 
 2、“晴朗”和“鑫光”的后门紧紧相邻,左为“鑫光”、右为“晴朗”;这两个后门都在(华丰花园)10区院内,在街面上看不见,要进入院内才能看见;而且都在11栋楼门的斜对面,要走到院内的11栋门口才能看见,在小区的路上都不容易看见。(见附图2)这也证明,他们的目标受害人就是11栋的居民。
发表评论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