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脑控迫害已经被清除,特务们还在维持假象


今天下午我回家时,看见“新特务”抱着芯片婴儿出来特意跟我“碰面”,好像他们这些“脑控狗(特务)”还能窃取我的大脑思维,他们还在对我进行脑控攻击(迫害),这是一种心理迫害吗?(这个新特务不久前刚刚曝光过,照片见附,详情见附1

脑控特工们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对我的脑控迫害已经被清除了,还在表演迫害假象(跟踪、监视,用邪法巫术假冒脑部攻击)。

中共政工委(政治工作委员会)、国安、公安等部门,脑控迫害我的一些专用的中间设备已经被我找到了,我用了一定方法,清零了设备中储存的脑控特工们非法获取的我的脑电波特征码;相应的脑控迫害我的所有记录(数据)也一并清零了。他们以为我不知道,还在维持着脑控迫害的假象。

脑控特工们还能重新获取我的脑电波特征码(也叫脑电波指纹,因为这个特征码像指纹一样是唯一的,每个人不同的)。如果他们重新获取我的脑指纹,不是还能继续迫害我吗?!这套脑控迫害系统,“起初需要跟踪受害人……结合街道摄像监控系统来链接”,也就是需要连续的拍摄受害人才能获取连续的脑活动信息,如果中间有断点,那这套设备就不灵了。打个比方说,获取指纹的时候,要得到一个完整的指纹才行,如果是半个指纹或者是残缺不全的指纹,你如何对照、确定这是某人呢?有些机要事项,需要取十个手指头的指纹,每个手指头的位置和纹型都要符合,才能确保准确性。

这样的摄像头,我也找到了,通过一定方法,让它们拍不到我了。我不需要把所有的监控我的摄像头都处理了,只处理其中一些就能达到破坏连续性的目的,特工们就无法再获取我的完整的脑指纹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今天看见的这个特务抱着的婴儿是一个“芯片婴儿”(这样的婴儿的情况,我以前写过,见附2),婴儿身上有芯片,婴儿是一架人肉摄像机,幕后的脑控特工操纵着芯片婴儿的眼睛拍到我了,那有什么用,你们对我的监控还是有断点的,你们还是没法获取我的连续的脑活动信息,也就无法获取我的脑指纹。

你们安装再多摄像头也没用,我所到之处的监控我的摄像头我都可以这样临时处理一下,我根本不需要搞坏摄像头,我只让它临时拍不到我,甚至我只需要处理1个、2个点上的摄像头就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的做法根本也算不上违法,连破坏都算不上,我完全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不被你们迫害,你们不害我我也不会这样对付你们。

在我看看来,脑控特工们真的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脑控迫害我的系统已经清除了,还在搞假象,好像还能脑控我大脑一样。至于这个特务是如何知道我什么时候回家的?我去的商场里一直都有常驻的特务,他们看见我了就通知同伙出来跟我“碰面”、制造假象了呗。其实真人特务没用的,他们已经无法获取我的思维了;我的思维,我想什么,他们已经不能预先知道了,也不能提前安排暗算了!只看见我又有什么用,直接害我本人也是犯法的。我想我这次真的说明白这个事了。
这几天还有“巫术警察”施邪法,折腾受害人,也是搞假象吧——好像“脑控攻击”(迫害)还在。其实邪法对于修炼人来讲不算什么,我用佛法神通都可以清除它们,我还一点不费力。我能把邪法巫术都返回到特务自己身上,他弄来多少坏东西我都能返回去多少坏东西,类似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越大,即,“巫术警察”发出巫术时消耗的能量,加上我返回去让他承受巫术时消耗的能量,这双倍消耗能促使“巫术警察”把自己折腾死。


附:
1、《这个狗特务(秘密警察)不了解小区情况,暴露了:带孩子的不一定是好人》

2、《勿进口中国婴儿,孩子身上可能有芯片》

3、《便衣警察利用“邪法巫术”害人:一个具体的施法地点在11502


照片说明

就是这个狗特务,只是他今天没推婴儿车,因为这个婴儿车“偶然”被我看到放置在便衣警察的隐蔽房502里(见附3),这个婴儿车俨然已经是一个证据——他跟502一样是便衣特务,所以他今天弃用了婴儿车证据,而是自己抱着“芯片婴儿”——人肉摄像机,目的是在“碰面”的一瞬间利用“芯片婴儿”的人眼摄像机把我拍下来。那又有什么用呢?他们根本拿到连续的我的脑活动信息,也就拿不到我的脑指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