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公安卧底特务》有多愚昧!真他妈恶心!

 

公安卧底特务在我中学毕业时(1990年)偷过我的课堂笔记,就是我在课堂上听课时做的记录,也就是几个笔记本啦!我高中、大学时的笔记本也都被偷或骗走了,比如卧底的《特务学生》说借我的笔记本看一看,之后就不还了,这个“同学”也不再出现了。很多年里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笔记本都有人偷,我也不知道偷笔记本的是政府公安部门的卧底特务。这么多年里我也猜不到偷我的笔记本有什么目的?他们想学习?那不可能,只看我的笔记本就能学成真本事啊?那不可能的!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

 

共产党公安《谷都派出所》彻底暴露了其绑架犯罪后(2016年,见附1),我渐渐明白了,二十多年前《公安卧底特务》偷我的笔记本的目的是什么!《公安卧底特务》及其主子(指共产党公安机关的“领导”们)以为偷了我的笔记本就可以肆意造谣——否定我的水准了!!!为将来翻脸迫害我做准备。至少会污蔑受害人没本事,反正你的笔记本被偷了,你学过的东西都没记录了。如果受害人(指我)想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表现已有的水准,他们还可以强制我失业,不让我表现。这已经是事实了,我在工作中受到的故意贬损的经历和被强制失业的经历已经写出来了一部分(见附2)。

 

偷笔记本之后,公安机关彻底暴露其故意犯罪之前,《公安卧底特务》们还勾结家属到我家里偷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见附3)。他们以为偷走了这份工资证明文件,就可以肆意造谣受害人(指我)的储蓄存款没有合法来源,为非法扣留我的正当存款——冻结我的银行账户、没收我的劳动收入的经济迫害做准备。

 

天佑好人(指我),特务们从我家里偷走的是无效文件,而真正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见附3)。我以前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赚多少钱,我天生不喜欢谈钱。其实我工资是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10倍还多,我现在花的钱是我多年工资的储蓄,我住的房子是我自己买的,吃、住、用的都是我自己的,跟勾结公安机关的家属(指我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等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诉诸法律,留存的法律文件可以证明我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我的储蓄存款也已经从银行全部取出了——账户清空了,分散开、分别放在安全的地方了。《公安卧底特务》今后再想搞垮我的经济也不大可能了,人算不如天算吧(见附4)。

 

公安机关及其操控的《公安卧底特务》们不愚昧吗?偷走我的笔记本,偷不走我的知识,偷不走我身上的真本事。偷走工资证明文件(事实上真文件没有被偷走),偷不走我的人生阅历,偷不走天定的财富。《公安卧底特务》们有多愚昧!真他妈恶心!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3、《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4、《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发表评论

普京与川普的记者会直播观感(正在直播)

现在普京与川普正在举行联合记者会,美国之音有直播,没有中文字幕,现场有英语翻译,大概是俄国人的英语翻译,翻译事前准备好的稿件,还可以——算是流畅的。   翻译记者提问时比较紧张、速度慢 普京答问需要等翻译,   最后普京干脆拿掉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