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此博客

2015年3月6日星期五

这样的暴恐犯罪分子怎么就不抓了呢?


这样的暴恐犯罪分子怎么就不抓了呢?

 

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公开扬言打死受害人(见图片),这样的暴恐犯罪分子怎么就不抓了呢?

 

暴恐犯罪分子线索:

 

1、  胡胜飞,身份证号码:513030198704133117(发证地:四川省达川市渠县),身高160CM左右

2、王明海:潘晶的亲儿子,酗酒、滥嫖,盗窃,多次离婚无正当职业,小学文化;

3、潘晶: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与受害人关系:后妈

 

涉恐事项:

 

1、  胡胜飞个人扬言炸小区住房

 

2、  王明海等人半夜砸门暴力入室

 

3、  公安派出所武装绑架受害人

 

主要事实和理由:

 

1、 胡胜飞个人扬言炸掉小区住房;

 

胡胜飞作为一般租客于201271日租下受害人自有小区住房并签订租房合同,合同期限一年。交过半年房租后,于本年11日忽然找借口要求减少租金,否则就不交房租了。实际上,当初租房时胡已经死乞白赖讲价钱,以较低价格租下了。此次要求减少租金纯属无理取闹。还以黑社会口气对房东说:“你想跟我玩,我就跟你玩到底。”哪个房东跟胡胜飞玩呀,胡胜飞算什么?

2013年元旦以后,我每次收房租都要找到胡胜飞开的店里去骂,至少要骂半个小时才能收到钱。4月下旬,胡因为欠铺租被超市停止营业了。2013621日,我去跟胡胜飞结算水电费、管理费时,胡胜飞不但不交欠费,还威胁我说,要把我的房子炸掉。当天我在谷都派出所做了备案,备案回执号:06211634,报案时间:2013621167分,接警民警警号:162811

2013630日胡胜飞租房合同到期,胡本人躲着不出来结账。欠电费227元、欠物品损坏赔偿费(空调、电视、冰箱、洗衣机、内门锁),组织几个地痞无赖强行偷搬东西。受害人当场对开车和搬东西的人都喊过话,说你们是没有房东允许,没有管理处放行条,属于盗窃,我打110报警了,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偷搬了一车东西,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恶警纵容了胡胜飞同伙的违法行为。

后妈潘晶201373日在电话里对我夸口说,胡胜飞搬出去以后去了坦洲(镇)。我作为房东都不知道流氓租客去哪里了,而潘晶什么都知道,这暴露的还不够彻底吗? 潘晶是胡胜飞扬言炸小区的幕后黑手,潘晶给爆炸计划撑腰?

胡胜飞的部分注册信息如下:

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注册号:442000602483088

名称:中山市三乡镇奇迹化妆品店

经营者姓名:胡胜飞

组成形式:个人经营

经营场所:中山市三乡镇文昌路丽景花园绿盈轩1号信和超市内A3

经营范围:零售:化妆品、护肤品

发照机关:中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发照日期: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2、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受害人跳窗逃生;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帮凶;流氓工具 - 谷都派出所恶警自称土匪先抓受害人、关集中营、虐待受害人;

 

2014625日半夜零点零五分,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开始砸我家门,我以为这人渣是来捣乱的,我不理他,他自讨没趣自己就会走了;没想到他砸了一个小时以后把不锈钢门的钢管砸弯了四根,伸手打开了锁上的保险钮,然后一脚踹开里面的木门,以暴力方式入室,来到我卧房门口跟我说话:“你自己把房门打开,我给你机会(言外之意:我强奸你就不杀你)。这个人渣把门砸坏暴力闯入我家以后还说“给我机会”,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我听到恬不知耻的流氓语言以后从窗户跳出,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大约一小时后,老太太的女儿不在现场在另外一个城市报警?跳窗落地时我腿上胳膊上多处擦伤。大约一小时后恶警在邻居家找到我,我作为受害人被恶警们武装绑架,关集中营一天、虐待。

本人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平时与后妈潘晶和后妈的儿子王明海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他们勾结恶警所做出的一切犯罪行为都是他们自己的流氓本性驱使下的违法犯罪。

既然是官匪、警匪勾结的强势犯罪,为什么不砸窗玻璃而砸门呢,砸玻璃还更容易点,一榔头直接砸烂卧室的窗玻璃入室强奸、杀害我不是更容易吗?砸门干什么?我家的门是不锈钢管焊成的,很牢固很难砸,他们4-5个流氓砸了一个多小时才砸烂的,而且从门进来以后还有卧室门,又多一道“关”。

可能只有我这样的单纯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疑惑。流氓恶棍王明海的目的不是直接杀害我,强奸也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流氓们是想制造一个强奸的事实,以便栽赃卖淫或通奸,然后利用政府职能部门堂而皇之的“逮捕”、“判罪”,并在大众面前把我羞辱一番。如果我精神崩溃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如果我坚强不屈就在监狱里迫害死我,就说畏罪自杀了。如果他们得逞,不但我们小区的人都会知道,连我以前工作过的各个公司的人都会知道,甚至我大学的、中学的、小学的同学和老师很多人都会知道,我的一些同学可能多年不跟我来往,但都跟我爸暗中来往(我会另述此类事实)。

而砸窗玻璃达不到这样的目的。王明海本人由于酗酒、滥嫖身材严重肥胖变形,肚皮下垂到两腿之间,眼睛外凸视物受限,小学文化,王明海这种人看一眼恶心半年;由于酒精的刺激王明海的大脑也受到损伤,表现为轻度弱智,但是智商低不等于人品好,他从共产党烂逼妈那里继承的流氓本性不会因为他的弱智而改变。所以让王明海从窗户入室是有困难的,即便是有特警为其砸烂玻璃,协助其犯罪,也需要用一根绳子把他吊在窗外才行,这么一“折腾”王明海也就没力气强奸了。而砸门不用王明海动手,烂逼书记(后妈)潘晶雇佣了几个流氓渣子来砸,门再难砸都是那些流氓渣子砸,王明海只需大摇大摆的从门外走进门里就,那几个受雇于烂逼书记砸门的流氓当时还不能暴露在我面前,他们一暴露就没法栽赃卖淫或通奸了,这也是王明海在卧室门口让我自己把门打开的原因。如果强奸得逞,恶警们会说是为了执法(捉奸)而入室,免除砸门的刑事指控。我跳窗逃生使强奸无法得逞,卖淫或通奸的栽赃根本无法进行,也不存在入室执法的事实依据了,那么砸门的刑事犯罪行为也就成为不争的事实。看看,暴露的多彻底,共产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完全曝露于民众面前了。

流氓渣子王明海砸门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是一个人砸的,据邻居反馈的信息称前一天(24日)下午有4-5个流氓在顶楼埋伏,而且楼梯窗户朝向保安亭,砸门的巨响清晰可闻。物业保安林思顺对这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实际上已充当了犯罪帮凶,参与了犯罪。本人在小区讲述真相时,保安林思顺当众喊来黑同伙收拾受害人。流氓渣子王明海砸门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是一个人砸的,据邻居反馈的信息称前一天(24日)下午有4-5个流氓在顶楼埋伏,而且楼梯窗户朝向保安亭,砸门的巨响清晰可闻。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帮凶也参与了犯罪;小区的物业公司是无物业合同敛财的黑物业。本地的房屋中介多数被黑势力所控制。本人在小区讲真相时,保安林思顺当众喊来黑同伙收拾受害人。

 

对于受害人没有任何教训可言,我也没有任何遗憾。事实证明针对我的这次迫害是“官、匪、警、黑”勾结的暴恐(刑事)犯罪,是共产党烂逼书记勾结政府部门对无辜者的邪恶犯罪,加害方是中共(体制)政府,参与犯罪的各个部门和人员都有具体犯罪行为。也就是说只要中共这套体制还在中国存在,类似的加害中国人的犯罪就随时可能发生。这样看来,小区的租客和商家搬家就能够获得安全吗?中国人甚至出了国都逃不出共产党的手心!

 

试问,中共政府不是要搞全民反恐吗?这样暴露于公众面前的、事实清楚的暴恐犯罪分子就没人抓了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