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女党委书记造谣、诽谤、诬陷受害人的事实


女党委书记造谣、诽谤、诬陷受害人的事实

 

一、             受益于谣言:绑架我的恶警们没有强奸我;从被绑架反思出亲身经历的大量谣言

 

         201311191630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伙同另外三名均不肯出示证件、不肯说出姓名和警号的恶警,其中一名黑牙恶警手持伪造的传唤证让我跟他们回去。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内容时就把门开了一条缝,门立刻就被四个恶警拉住了再也关不上了。当时我看到了传唤证上的时间已经过期,而且我在自己家里未发生任何治安事件,传唤证上勾选的“根据”项也不对,这个伪造的传唤证就是骗我开门的幌子。我当时拨打了中山市报警电话110,中山市只是把电话转接到本地的分局(三乡公安分局),我在电话里讲了传唤证的一些问题,但是110要求我配合恶警的绑架行为。这也证明这次的绑架是跟三乡分局串通过的。恶警们的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20131119日使用传唤证: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见附件图片),以下简称“传唤证”,写有本人的名字,因此本人是传唤证的合法持有者。传唤证上的主要问题有:1、传唤证的函头与公章不符,函头是“中山市公安局”,公章(红色)是“谷都派出所”,传唤证上也未体现出特殊法律授权;2、传唤证上没有从存根联撕下的痕迹,只是一张普通A4纸打印的;3、没有骑缝和骑缝章。凭以上特征可以判断传唤证是伪造的,伪造者是谷都派出所(属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管辖范围)。谷都派出所法定代表人滥用公章属职务犯罪。

罪证 伪造的公函(传唤证)扫描件已上网(在中国大陆境内须翻墙才能观看):


    恶警们逼迫我上了车,并关黑监狱24小时,黑监狱就在谷都派出所地下室里。因为谷都派出所没有资格向拘留所送人,因为他们没有办理过合法的拘留手续,所以只能把我关在私设的黑监狱里。黑监狱条件极差,长达24小时我没办法睡觉,只给了两顿盒饭。从人权的角度讲非法困、饿都属于虐待罪。

    没让我本人签笔录,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囚满24小时后两个恶警把我架上囚车,直接送精神病医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囚车到达精神病院大院里以后停在原地没有走正规挂号的医疗程序,等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女医生来到院子里囚车旁边几经交涉同意放我回家,女医生是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文蔚主治医师(南朗门诊主任)。

    关黑监狱期间办案组姓郑的恶警,不肯出示警官证,不论怎么问他的名字,他都不肯说,只是说姓郑,如果真是执法还用得着偷偷摸摸连名字都不敢说吗?所以,我只能称呼他为郑狗逼了,郑狗逼对我说:“我们这里不讲事实和逻辑,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郑狗逼还说:“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

    他们说出的话和做出的事已经跌破了人类的底线,就是下的死手了。既然都要弄死我了,又是这么多最烂的人渣做的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趁机强奸我?我想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这次绑架的组织者流氓头子 - 后妈潘晶(党委书记)多年来造谣说我有病,根据我经历过的事情分析出潘晶造谣了几种病:艾滋病、乙肝和肺结核。正是这些谣言让狗逼恶警们望我止步,打消了强奸的念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我感谢谣言让我免受更残酷的迫害。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平时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

 

二、              不但造谣我有艾滋病,还玩弄组织手段栽赃

 

        20082月经面试合格后我入职法国法孚集团(www.fivesgroup.com)(以下简称“法孚FIVES”)“斯坦因(上海)工业炉有限公司”(FIVES STEIN(SHANGHAI)INDUSTRIAL FURNACE CO.,LTD)(以下简称“上海公司”),公司地址:上海市宝山区蕰川路1398号,电话021-56498266(总机)。我的职位:翻译(俄语)。

    按工作计划我们需要办理签证赴俄罗斯现场工作,这本来是非常正常的工作安排,而流氓头子党委书记就利用了这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表演了一出造谣及栽赃我有艾滋病的闹剧。

         20087月我被公司管理层告知要想办理赴俄签证必须提前体检,而体检的项目里包括“艾滋病检测”。当时在场的几个同事大哗,哪有这样的规定呀?而公司一再强调这是俄罗斯方面的规定,凡是申请俄罗斯签证的必须持有没有艾滋病的检测报告,不然就不受理你的签证申请;还说指定体检的医院是“上海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地点:上海金浜路15号(原哈密路1701号)。我记得,当时整个办公室都很疑惑,我就拨打了俄罗斯驻上海领事馆的电话询问相关规定,领事馆人员回答说“这是你们国家(指中国)的医院规定的,不是我们说的”,还说“我们(指俄罗斯)没法指定你们国家的医院,都是你们自己国家(指中国)指定的”。你看看这不就对不上号了!!我当时就感到奇怪,怎么公司高层说的话和俄领馆说的话完全相反! 我收到检测报告后去领馆递交材料的时候人家果然拒收这个艾滋病检测报告,还拒收了健康证和一张很大的X光肺片;签证官甚至连看都没一些这些体检材料,因为俄罗斯方面根本没有要求过任何体检,因此这份检测报告和健康证至今还在我自己手里,而没有作为申请材料被俄领馆留存。

    当时一个“奇怪”就挡住了,也没往纵深想一想。被恶警非法绑架后我恍然大悟了。这根本就是一次借题发挥,党委书记后妈早就跟公司的人造谣我有艾滋病等病,只是她一面之辞没有说服力,于是她就勾结公司和医院的各级党组织内的一些流氓头子借着我出国的机会组织了一次强制体检,大有不检出点毛病不罢休的势头,还把这不合理的强制检查栽赃到俄罗斯领事馆的头上,其实造谣、栽赃的事实早就暴露了,只是我在被绑架之后才反思出流氓头子暴露的过程。

    体检时抽了两大管血,可见检测项目之多,除了“艾滋病”项以外,还有“梅毒初筛”“乙肝表面抗原”“丙肝抗体”“结核抗体”,甚至还有一些毒品的检测,如“吗啡MOP”“安非他命AMP”“可卡因COC”“大麻THC”“甲基安非他命MET”,大概还栽赃过我吸毒?当时,都说是必检项目,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后妈流氓头子栽赃的项目,她栽赃我得的病还真不少哈!就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呢。

    有人感兴趣的话可以打电话去公司问问,核实一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这么一出闹剧。能查到俄罗斯领事馆(上海)电话录音的也可以查一下,看我当时是不是打过这样的电话,他们当时是不是这样回答的。也可以去那家医院咨询一下,有没有强制检测艾滋病这一说法,还是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才检的。反正可以核实的环节是很多的。

 

三、             跟我工作过的所有公司造谣我有乙肝,并栽赃

 

    本人凭借过硬的专业素质和优秀的道德品质,曾经独立入职过多家大公司工作。但是,在十多年时间里不论我在哪个城市,自己找到哪家公司去工作,潘晶都能找到我并暗中勾结上一些败坏分子打我饭碗。这样长期反复的造谣、迫害不是一般的坏人能做到的。在每次打饭碗之前必定跟公司造谣我有乙肝、肺结核等病;因此,我在每家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或者刚开始工作时都会被要求体检,而且特别强调“乙肝”是必检项目,还要拍X光片。

    还有更严重的,有些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拿到我的体检报告,一看我是完全健康的,当着我的面就会说一句话“你怎么可能没病呢?”我通常回答“你希望我有什么病?”周围的人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这样的对话不止一次。我当时真的把这当成个笑话。

    被恶警绑架后我重新反思了这些“笑话”。人事经理为什么连医院的报告单都怀疑呢,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消息来源是比医院更权威的人和部门。现在看起来消息来源已经一目了然了,就是党委书记后妈潘晶散布的我有乙肝的谣言,人事经理们出于对政府、党组织的信任才对谣言深信不疑。这类型的人事经理,比如:中国南玻集团宜昌南玻硅材料有限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郭建辉(www.csgholding.com);与郭建辉发出相同问题的人力资源部经理还有几个,就不一一列举了。

 

四、             关于私生子的谣言

 

关黑监狱期间,恶警要求我跟我爸谈,我坚决要求回家再谈,既然是家务事为什么要在黑监狱里谈?恶警都想再劝劝我,我爸推着恶警就出去了,那意思就让我在拘留所呆满24小时。关黑监狱24小时后恶警哄骗我说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有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的吗?恶警一再要求我说出“自愿”去精神病院,我坚决不说;而我爸却急躁的说:“不用跟她(指我)说,两个人(恶警)一架就绑上囚车了!”这样的亲爹也算是丧尽天良了吧! 

在劫持往精神病院的囚车上,我承诺交出我的全部房产、存款、后半生收入的80%,虽然是我的辛苦钱但是给流氓头子后妈随便用。出乎我意料我爸还加了条件,要求我把后妈潘晶的孙子王毅认为干儿子。王毅:小名乐乐,弱智、斜眼、12岁。

用非法手段绑架我榨干我的全部财产后,后还要丢给我一个终身的包袱让我一辈子逃不出他们一伙人的手心,谈到这里我爸满意了、同意我回家静养了。囚车到达精神病院以后医生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问我爸:“你把自己孩子送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呢?”我爸:“我说了不算。”医生:“你说了算。”多可笑,医生怎么治我爸说了算???这也暴露的太明显了吧。

    乐乐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后妈潘晶的儿子王明海是盗窃惯犯,乐乐的亲生母亲在生下乐乐一个月后就去坐台当妓女了,后来跟一个毒贩亡命天涯了,王明海现在的老婆胡群是家庭妇女,胡群的姐姐是二奶,给一个包工头当二奶,你看看,潘晶的这些后代里哪有一个好人,所以谁也不养小孩。潘晶64岁了还有这么大生活负担:儿子王明海品行不端,盗窃成性,;傻孙子乐乐可能终生都不能独立生活;潘晶家的人多数是人渣,司机很多,车祸不断,有些是流氓成性的,很难在社会上立足,但是这些也都有潘晶的原因吧。

    其实,这里也暴露了一个谣言,就是潘晶曾经造谣乐乐是我生的,到处造谣说我不养自己的孩子,还说她作为后妈帮我养着孩子。其实乐乐跟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也从来不接触乐乐。如果我爸强迫我认了干儿子,只要乐乐一到我家里,潘晶还会四处造谣说是把孩子还给我了,那样就更证实了私生子的谣言,这次非法绑架也有栽赃的目的在,而我爸在巴结潘晶的路上又立了一功!以现代的科技手段,检查DNA完全可以测出是不是亲生的,很容易戳穿潘晶的谣言;因此潘晶竭力避免最能鉴定真伪的技术,直接就采取了绑架栽赃的手段;避而不检DNA,就是昧良心造谣、栽赃,这也是潘晶流氓本性的直接体现吧。

 

五、             关于精神病的谣言

 

    每当有谣言快暴露时潘晶和我爸就会说我是精神病。精神病谣言是流氓头子(党委书记)最后的挡箭牌。

    为了证实这最后的谣言潘晶还勾结狗逼恶警非法绑架我,并把我劫持到精神病院。潘晶的流氓手段和流氓工具还真不少,潘晶迫害无辜完全发自其流氓本性。

 

六、             本人声明:

 

    本人正直,善良,成熟,稳重;作风正派,身体健康、品行端正、人格健全;专业出身,水平足够;大忍之心,大德之士。

    造谣、传谣、信谣的人损德,他们损失的德也没有浪费,都给我了,我成了大德之士。那些现在还在造谣、传谣、信谣的人还在继续给我德,我谢谢你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