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10月29日星期四

有中国特色的《损贼特务》



最近我发现有中共特务到我家里来非法入室、偷(用)洗面奶和薏仁米。洗面奶那么一大瓶,特务来了随手用一点,我怎么能发现呢?那特务把洗面奶挤出来的时候粘了一些在瓶子口上,瓶口的螺纹上沾满了洗面奶,就被我发现了,因为我自己用的时候不会这样用。可能这个特务的卫生习惯不好,不爱干净、比较脏,正好让我发现了这个事实。我家厨房里装薏仁米的塑料罐,本来是有一条透明胶把盖子和瓶子粘连,使盖子和罐子连在一起,特务大概觉得往外倒米的时候比较碍事,就把透明胶撕下来了,又不能随便丢就把透明胶完全按在盖子上了,这个细节让我发现有人动过这罐米了,米少了一截。

以前发现过特务偷咖啡的情况。瓶装的速溶咖啡,我回家的时候不会专门去看一下咖啡少没少一点。第二天早上我喝咖啡的时候,发觉怎么少了一截?!当时就觉得一个“奇怪”就挡住了。现在看来特务到我家里来非法入室、盗窃的行为已经持续很多年了。

大概在2010年吧,那一年我刚刚开始独居此房。秋天时我发觉我的一条长裤不见了,我想是不是来了贼了?就跟我爸骂了几次,后来我爸居然把这条长裤给我拿回来了,我当时好生奇怪,怎么我丢的东西我爸能找回来。我爸说是搬家时拿错了。其实不可能拿错,因为我的衣服是我的码数,跟我爸和潘晶的尺码相差很大的,不可能拿错的。就是《损贼特务》非法入室的时候看见了这条长裤,刚好能穿,就顺手牵羊的偷走了。

我骂损贼都是跟我爸聊天的过程中骂的,并无别人在场。怎么我一骂,特务就知道了呢?还把东西还给我了?经我爸的手还给我了!我爸告密了?!跟谁告密?跟公安告密?跟特务告密?跟公安特务的领导——共产党组织告密?谁知道呢! 

从《损贼特务》偷过的东西来看,洗面奶、薏仁米、咖啡、女长裤,经常到我家里来执行非法入室任务的是个女特务,她穿过偷来的我的长裤,又偷了一些米和咖啡,看来这个女特务住的并不远,跟我住在同一栋楼里,她想吃什么就到我家里来偷一点,呵呵,她还很从容,还在我家里用洗面奶洗了脸!在(共产党)中国偷谁、偷什么都跟公安有关系,不是公安安排的也是公安安排的,因为受害人是公安根据党的“指使”确定的,不是《损贼特务》的个人行为,在中国一切盗窃行为也都是有组织的政府犯罪,《损贼特务》有具体犯罪行为。

我想,除了中国以外别的国家可能没有这样的损贼,谁会为了这点小东西冒险入室盗窃,只有在共产中国,党公安操控的狗特务用《万能钥匙》开锁、非法入室、非法搜查时才会“顺手牵羊”。我想,除了中国以外别的国家也没有这样的特务,因为一般意义上的特务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以获取重要情报为目的的,不会把非法入室、非法搜查变成一种常态,常年这样犯罪的,他们都是有一定目的才做的。只有共产党才会这样做,因为中共本身是流氓组织,他们对人民的犯罪(非法入室、非法搜查等)是一种常态,所以才催生出《损贼特务》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

 
发表评论